2016年的美国大选出乎许多人意料,特朗普大幅度赢得希拉里让选势出现逆转。随后各种选民的数据分析中,许多人认为是保守派的基督徒产生了影响。数据显示,在所有投票者中,白人福音派信徒也就是所谓的白人重生基督徒占总投票人数的26%,其中81%选择了特朗普,只有16%投了希拉里。

有不少广泛的报道也是基于民调,称发现布什和罗姆尼赢得78%的白人福音派/重生的基督徒,因此得出特朗普得到了更高比例的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才导致特朗普赢得大选的结果。

大选之后,有不少基督徒领袖开始反思选择特朗普是挽救还是伤害了福音派。有重要的福音派领袖认为这是美国保守基督徒的应变力和实用主义,但有一些人认为是这是福音派的挫败。

上周,美国著名民调机构、位于加州的福音派调查公司巴纳公布的一项最新全国民意调查给出新的分析对之前广泛报道特朗普比2004年的布什和2012年罗姆尼从福音派得到更高比例支持的观点提出质疑。

据基督邮报报道,该民调显示,占总选民7%的福音派中有79%的人投票给特朗普特朗普实际上并没有比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罗姆尼赢得更多福音派的支持,并且还发现特朗普最重要的支持实际上来自“名义上的基督徒”该民调分析后给出的结论值得注目:特朗普得到福音派79%的支持率实际上标志着“自鲍勃·多尔在1996年输给比尔·克林顿以来,福音派对一位共和党候选人最低的支持水平”。

这是基于巴纳的一项全国性的在线调查的结果,共有1281名成年人参与调查,其中包括在114日、116日和119日至16日接受采访的1134名登记选民。调查有正负4个百分点的误差幅度

巴纳集团对比往年的民调:2012年,巴纳发现81%的福音派支持罗姆尼2016年,18%的福音派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结论是特朗普2016年赢得的福音派支持比例并不比罗姆尼高。

巴纳的创始人乔治·巴纳(George Barna)在一份声明中说:“其中一个误断是他们主张这次选举中福音派的投票率破记录。虽然他们的投票率高,但并非破记录,事实上,对两位候选人品格的担忧使福音派一直未选任何一位候选人,直到非常后期,而且他们中投票给自由派候选人的人数高于往常比例。”

比起许多其他的民调组织,巴纳作为一家的福音派调查公司,其对福音派的标准要更深刻,其中受访者必须满足其列出的九个资格才能称为福音派。对于不太符合福音派标准的基督徒,他们被归类为非福音派重生基督徒或“名义上的基督徒”

据巴纳表示,名义上的基督徒“是认为自己是基督徒,但未对耶稣做出个人的承诺,而这种承诺在他们今天的生活中非常重要,或者相信死后他们会去天堂,因为他们承认自己的罪,并接受耶稣基督为他们的救主”。非基督徒被划分为其他两类——非基督徒(其他信仰)或怀疑论者(不可知论者,无神论者)。

研究发现,名义上的基督徒可以说是特朗普战胜希拉里最重要的人群。

巴纳指出:“这些人——认为自己是基督徒,通常去教会,但没有重生——自1996年以来在每次选举中都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平均而言,58%的名义基督徒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这一趋势在今年打破,希拉里·克林顿在该群体中只获得47%的投票,而特朗普获得49%。鉴于名义基督徒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信仰团体,这样的变化为这位共和党人改变了游戏规则。”

不过,巴纳也指出,此次大选中选民的倾斜的确与信仰倾斜有关,“大数据的分析目标集中在选民的信仰倾斜上。竞选中的关键问题,如最高法院提名,堕胎和宗教自由,着与选民的宗教观点和热情密切相关。众多教会和宗教联盟举行祈祷集会和禁食守夜。不管你喜欢与否,在这次选举中,人们信仰的重要性处于前沿或中心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