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从基督教网络媒体看见,某些省市地区的教会又一次因疫情防控需要,相继执行了“双暂停”。对某些地区的教会而言,应该是自“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以来的第三次“双暂停”。在这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三次“双暂停”已给一些地区的教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主要表现在前两次“双暂停”解除后(这次大多数已“双暂停”的教会应该还未复堂),某些教会出席教堂主日礼拜的人数骤减。这些教会的一些信徒因为较长时间停止聚会,和“双暂停”期间未得到应有的喂养而软弱了,甚至一些信徒因此放弃了信仰。

教会面对这一年多来的疫情冲击中,应该作出深刻的反思。笔者看见,各地方教会之所以受到疫情或重或轻的冲击,主要原因是教会在传统上形成了“三个中心”。这“三个中心”也禁锢了教会的发展,严重地削减了教会承受“外患”冲击的能力。笔者认为,教会要增强承受“外患”冲击的能力和在教会增长上要有的新突破,必须走出这“三个中心”:

一、以教堂为中心的敬拜。

当前,国内大多数教会只在教堂内开展集体敬拜活动,并且也只是教导信徒“不可停止聚会”;且将这里的“聚会”完全理解为教堂里的聚会,只一味地强调信徒应该坚持去教堂敬拜神。这种做法,让信徒错误地认为敬拜神必须是在教堂里,除了上教堂,再没有敬拜。因此,形成了“以教堂为中心的敬拜”。就像耶稣时代,撒玛利亚人认为敬拜神必须“在这山上”(基利心山上),犹太人认为应当“在耶路撒冷”(约4:20)。然而,耶稣告诉人们,“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约4:21、23)。

从圣经看,敬拜神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圣殿、会堂、家庭里(林前16:19;西4:14)、旅店的客房(路22:11)、山上(路9:28-35)、荒野(路9:10-17)、水边(路5:1-3),甚至在监牢里(徒16:24-25)。现代,随着广播和网络走进寻常百姓的家,又有了新的崇拜模式,即空中敬拜和线上(网络)敬拜。

敬拜神也是在不同群体之中:个人的敬拜(创47:31;路2:20)、小组的敬拜(路19:37)、群体的敬拜(徒2:47;启19:5),以及天使的敬拜(路2:13)。 

有教会牧者指出,“敬拜是神与人之间的对话,而且不断在信徒的生活中进行着。敬拜也是向神献祭,献上基督徒的一生和整个人,是向那位启示自己的三一神所作的回应。”

可见,敬拜应该是信徒随时随地的亲近神,是信徒从心里向神发现的赞叹和颂扬。从而,教会应该走出仅仅局限于教堂内的集体崇拜,即走出以教堂为中心的敬拜。帮助信徒建立个人与神之间的关系,随时随地进行个人的敬拜;教导和帮助信徒建立家庭祭坛,日常有家庭敬拜;建立或巩固小组和团契,让信徒有固定的小组或团契敬拜。正确地教导和引导信徒活出一个敬拜神的人生,让信仰扎根在信徒的生命里。 这样,信徒的属灵生命才能够健康成长,才能够经受来自外部环境的冲击,才能够经受住火般的试验。

二、以教牧为中心的牧养。

当前,国内绝大部分教会,在牧养上,应该是由教牧人员唱独脚戏,甚至绝大部分教会的教牧人员与行政管理人员是同一班人马,教牧人员既要为信众提供灵粮,又要管理会众的“饭食”。并且,国内教会还存在一个极大的问题,就是牧者严重紧缺。一般一间四五百人的堂会,可能只有一二位牧师,包括牧师在内也只有五六位教牧同工。教会的牧养(包括管理)都是以教牧为中心。

这种以教牧为中心的牧养和管理,也仅仅只能满足教会主日崇拜和周间教堂内举行的查经(实属讲经)、祷告等集会的需求;有的堂会也许还难以满足信徒这方面的需求。

信徒一个星期去教堂里听一个小时的道,少数信徒在周间某一个晚上再去教堂听一个小时的讲经。这种一个礼拜只吃一餐大餐,少数信徒在周间只加一餐小餐的灵粮供应,是难以让信徒的生命得到健康成长的!

从而,教会应该走出这种“以教牧为中心”的牧养和管理模式。那么,如何走出这种模式呢?笔者建议:

一方面,堂会应该效法初期的耶路撒冷教会,作出改革:选拔专门管理“饭食”的行政管理人员,组成“执事会”;让教牧人员,“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6:1-6)。据笔者了解,某地一间教会就是两套班子,即“教牧同工会”和“执事同工会”。平时,执事同工主要负责教会行政事务,教牧同工以牧养为主。只是在教会重大事务上,组成“教牧执事联席会议”,共同商讨和作出决策。

另一方面,组建或巩固小组和团契,选拔和培养小组长,并支持和鼓励有一定信仰根基和生命的平信徒,接受装备,以义工身分参与教会牧养和管理。笔者在五月份撰写的《疫情教堂关门,一牧长感悟建造无形圣殿远重于建筑豪华教堂!》一文中,所提及的那几间没有受到疫情影响的某地堂会,他们就是如此做的。

再者,教会也应当将网络牧养作为教会平时牧养的一大途径,不仅只是作为应对特殊时期的一个临时办法。同时,为信徒提供一些信仰纯正的视频课程或网站,让信徒自牧;也可以向信徒赠送或推荐好的属灵书籍和杂志等,或自办教会周刊,供信徒学习。

总之,教会要在逆境中前行和增长,必须广开牧养渠道,走出“以教牧为中心的牧养”。打破“以教牧为中心的牧养”还有诸多处:一是当某间堂会的牧者软弱或跌倒时,教会依然够能正常运转;二是保证牧者不疲于奔命,不过多出现灵命衰竭;三是为“平信徒”提供事奉的空间,同时,促成教会不断有新的牧者产生。

三、以聚会为中心的信仰。

当前,国内教会因为传统,以及由于教牧人员的严重不足,牧者奔命于教会里的各种聚会,行政管理人员也忙于教内事务,无暇过问社会事务和开展社会关怀(公益慈善事工);同时,一些教会领袖在教会的牧养过程中,也只是强调信徒“不可停止聚会”。从而,导致大多数信徒以为信耶稣就是跑教堂,就是参加教会组织的各种聚会,形成了“以聚会为中心的信仰”。

其实,一方面,基督徒的信仰生活,有读经、祷告、见证、崇拜和团契。当然,这里的崇拜是指教堂里的主日崇拜,团契是指各类的小组聚会或团契活动。虽然,信徒生命的成长,离不开集体的崇拜和团契,但是,也必须要有个人的读经、祷告等灵修生活和与未信者分享福音、见证神的名、见证自己信主后的生命改变。这也告诉信徒,信仰生活,不止是聚会。

另一方面,教会的使命也告诉信徒,信仰也不止是聚会,也就是说不仅只是在聚会期间作个基督徒,散会后就可以我行我素,就可以将信仰放置在一边。《21世纪的宣教——探讨全球使命的5个标志》(《Mission in the 21st century》)一书的编者沃尔斯(Andrew Walls, 1928-,1957–1965年他在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宣教,自1966年起先后在阿伯丁和爱丁堡大学任教)等提出,教会使命有五个主要元素:宣讲福音、培训门徒、爱心服务、社会转化和保育地球。

可见,基督徒不仅只是去口传福音和接受教会的门徒培训,而且还应该极积参与社会管理、社群服务和环境保护。也就是说基督不仅只是听道,更重要的是行道,即活出基督信仰。这样,基督徒的信心才能坚固,生命才能够走向丰盛。正如主耶稣所说,“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太7:24-25)。

从而,教会不仅只是要带领信徒聚会,而且还应当带领信徒去行道。也不仅只是鼓励信徒个人去行道,而且更当组织信徒行道,即为信徒提供行道的平台,为信徒行道创造机会,实现整体行道。某教会每当看到一些地区发生特重大自然灾害时,都会号召信徒捐款捐物,为受灾群众尽一点“邻舍”本份。这样的活动,不仅给受灾人士带去了帮助和慰藉,同时,也建造了信徒的属灵生命,增强了教会牧者、同工的凝聚力!

你的堂会存在以上“三个中心”吗?你是否意识到应带领或建议,你牧养或所在的堂会走出这“三个中心”呢?愿疫情迫使教会“双暂停”,促使教会牧长反思,带领教会走出这“三个中心”,重整教会崇拜、牧养管理和信仰生活的格局,使教会“根基立在磐石上”,经受得住任何外力的冲击,使教会健康增长!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