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辽宁省的中部,有一座具有2300年悠久历史的古城:辽阳,也是新兴的现代石化轻纺工业基地、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是东北地区最早的城市之一。在辽阳的白塔区东三道街34号院内,有一座闻名遐迩的上帝的圣殿:辽阳基督教堂。这个教堂始建于1888年,其中充满着神的荣耀,也有一段可歌可泣的宣教士先哲的动人故事。

在辽阳博物馆,笔者看到一座名为《李公殉道堂碑》,碑文以简单的约110字向后人展示了为主殉道的李雅各牧师的悲壮见证:

“碑原在辽阳东三道街基督教堂,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立。

李雅各,英国牧师,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到辽阳传教。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中,他被清朝左宝贵的士兵打伤致死。此碑是他死后,其父因丧子而捐资建基督教堂时所立。”

让我们再进一步还原历史。

罗约翰 (1841-1915),英国苏格兰基督教长老会牧师。1882年,到辽阳传教,先后在城内建礼拜堂,当时信教者达2800多人。他被视为创立东北基督教第一人,也是最早的辽阳传播基督教的外国传教牧师。这样,我们可以将辽阳基督教历史往前推到1882年,就是说辽阳的基督教早在138年前即以存在。   

李雅各 (?-1894),英国苏格兰人,苏格兰基督教长老会牧师。1888年,从奉天(沈阳)来到辽阳,临市租房十余间,作学校住宅和礼拜堂之用。后于辽阳东三道街路南买民房,改建礼拜堂。在西三道街路口偏北路西建辽阳基督教福音堂。由苏格兰谢费尔德城买来铸钢钟,礼拜日敲打,声闻全城。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中,清廷调吉林靖边军赴朝鲜增援,路经辽阳时,有七名士兵砸了三道街福音堂的玻璃门窗。李雅各闻讯后,拟去辽阳州衙门交涉。途经福音堂,遇肇事士兵,根据碑文介绍是清朝著名爱国将领、后为国捐躯的左宝贵的士兵误认为李雅各是日本人,遭拳打脚踢,致伤严重,送到辽阳当地医院治疗,当晚死亡。事后李雅各父亲将此事状告到清廷,获政府七千两白银的赔偿。李雅各父亲将此抚恤金全部捐助辽阳教会建基督教礼拜堂。教堂设计者是英国芦佐治工程师。1907年,礼拜堂建成,东墙上镶有李公殉道堂碑以志纪念。也就是现存在辽阳博物馆的那座石碑。

根据碑文,现辽阳基督教堂原名应该是“李公殉道堂”。该堂占地3564平方米,建筑面积1782平方米。教堂具有明显的的中国“大屋顶”式建筑特色。大堂坐北朝南,总体为十字形罗马古圣堂结构,前厅宽敞,正厅可容纳400人同时礼拜。笔者抚摸着教堂从台湾运来的石材和那大青砖、看到那具有民族宫殿特色和西洋风格结合的主堂的屋顶及回廊,不仅慨然:一百三十多年啊!人的生命有限,当年的传福音前辈,有的殉道了、有的已在天国。人不在了,而上帝的圣殿依然巍巍耸立!直到永远!

 “李公殉道堂”即辽阳基督教堂,也是当时的“辽海教区”所在堂,统管现在的辽宁省本溪市、辽中县等多地的教堂。此外,教堂还建有“仁母院”(妇婴医院)、小学、中学,其中包括女子中学等医疗、教育机构,传递了上帝慈爱的福音,影响日益壮大。回顾前辈们为了福音披荆斩棘、不屈不挠,乃至献出生命,多么的不容易!

这些,在1928年出版的《辽阳县志》等辽阳的史籍中具有详细记载,不再赘述。

现在,这里既是辽阳市最早的教堂、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也是辽阳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辽阳市基督教协会所在地,成为辽阳市和辽阳地区各县市镇活动的中心。

此次到辽阳基督教堂拜访,笔者有幸见到了百忙中的辽阳市基督教协会会长王润涛牧师。他表示:作为百余年的老教堂,要继往开来、开拓创新。现在,教会“四进”、防疫措施得当、教牧同工素质提升、牧养会众、加强制度化、规范化等,已经进入又一个发展时期。教会在新时期要一如既往地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有新的作为、新的起点,焕发新的生机。要荣神益人、爱国爱教;要继续按照全国两会的部署,在辽宁省两会的领导下,服从地方政府的指导,调整、规正基督教信仰,重塑基督教会的形象,为福音的兴盛、为教会的发展同心合意、刚强奋勇荣耀三一的真神。

上主耶和华神说:“你们是我的见证。”(以赛亚书 43:10 )阿们!沧桑巨变,历经风雨,百余年的辽阳基督教堂“李公殉道堂”以传道人和信徒前仆后继、对主的忠心、福音的广传,见证了神的荣耀,并赋予了新的生命和新的生机,生生不息,昂然耸立。

辽阳基督教堂,上帝所喜悦的圣殿。“‘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在这地方我必赐平安。’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哈该书 2:9 )阿们!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