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机主教是天主教最高级的主教。他由教宗任命,分掌罗马教廷各部及世界各重要教区的领导权。并享有选举教宗及参与教宗召开的重大会议,商讨和决定教会的重大事宜。

虽然早在元代,天主教就已传入中国。但几百年来,中国教区的红衣主教都由西方人担任。直到二十纪中叶,中国教区才诞生了首位华籍红衣主教——田耕莘,这是天主教在教制上实现中国化的重要一步。

田耕莘,字聘三。1890(光绪十六年)生于山东省阳谷县张秋镇。田耕莘自幼家贫,父亲在他年幼时去世,并在临终前接受了福音。田耕莘只好随福若瑟神父居住阳谷县坡里庄圣堂,在此接受了启蒙教育。1901年,11岁的田耕莘在兖州修院领洗归入主的名下。之后,他先后在阳谷坡里庄小修道院、大修道院研读。1918年6月9日在兖州主教座堂——天主圣神堂晋铎,成为神父。

田耕莘开始了宣教工作。他所在的教区位于巨野、鱼台、汶上等地,经济条件一般。田神父为了维持教会生计,节衣缩食。他常穿破旧的衣服,以窝窝头为食。他能与当地人打成一片,消除了信仰不同的隔阂,从而促进了福音的传播。

1929年,田耕莘进入圣言会,受训二年,在此他发圣愿,终生为圣言会士。1931年到嘉祥、郓城等地宣教。1934年(一说1933年),被罗马教廷任命为山东省阳谷监牧,阳谷教区当时有司铎12人,信徒13700人。

当时,罗马教廷首任宗座驻华代表刚恒毅来到中国,他冲破了法国保教权的阻力,大力推动天主教的中国化,虽然利玛窦、卫匡国等教会先贤在天主教中国化上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但中西礼仪之争的恶果以及近代法国保教权的影响,导致中国天主教与中国社会、文化的关系日益紧张。而在教会制度上中国神职人员更是长期被排除在主教职权之外。刚恒毅来华后,提出中国神职人员只要资格相符就可在教会担任职务,成为主教也没任何问题。在刚恒毅的举荐下,1926年10月28日,教宗庇护十一世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教堂亲自祝圣这6名中国主教,这是罗文藻主教后,200多年来的头一遭。

正是这样的时代背景,让田耕莘有了担任主教的可能。1939年,他升任阳谷宗座代牧、领衔主教。是年11月29日,田耕莘在圣彼得大教堂由教宗庇护十二世祝圣为主教。1940年12月,田主教在阳谷教区朝城县创立了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这是当时少有的,由国人建立的修会。是田主教在实践中国化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修女会成立后,田耕莘虽为教区各项建设日夜忙碌,但仍不忘定期来此教学,他身教胜于言教,以纯朴、勤诚之行,以及主命唯从的精神教育了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的修女们。1942年,田耕莘奉调山东省青岛教区主教。

1945年平安夜,教宗任命田耕莘为远东首任枢机主教。并于次年2月18日,在圣彼得大教堂行加冠礼,此时,田耕莘为了提高中国教会在普世教会的地位,于是向教宗进言,建议早日成立中国圣统制,不久,就得到教宗批准,同年4月11日,田耕莘被教宗任命为北平总主教,自此中国天主教成立圣统制。

田耕莘回国后,创立上智编译馆, 出版教会新书,又在辅仁大学设立圣多玛斯哲学院。1959年12月4日,新教宗任命田耕莘为台北教区总主教,田耕莘荣膺此任。田枢机于1960年3月1日抵台赴任,在台湾,他成立若瑟修院、多玛斯神哲院及耕莘医院,并协助辅仁大学复校,任学校董事长。

1962年10月11日,第二届梵蒂冈大公会议开幕,田耕莘率领中国主教团参加大会。次年,教宗若望二十三归天国,田枢机再度参与选举教宗,选出教宗保禄六世。1967年7月24日一生致力于天主教中国化的首位中华红衣主教田耕莘在中华圣母传教修女会圣马尔定医院安息主怀。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