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是以刊载新闻和时事评论为主的定期向大众发行的出版物。它是向公众传播信息的重要载体,具有引导社会舆论的功能。

中国最早的报纸是西汉时期的“邸报”。“邸报”又称“邸抄”(亦作邸钞),除此之外还有“朝报”、“杂报”等名称。它是朝廷用于传达朝政文书和政治情报的文抄。不过当时“报纸”的阅读群体主要是官员,真正面向大众的报纸,还是近代的事。

目前学术一致公认,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报纸,是英国传教士马礼逊于1815年8月5日在米怜的协助下,在马六甲创办的《察世俗每月统计传》(Chinese Monthly Magazine)。

马礼逊是英国伦敦会的传教士,他于1807年来到中国澳门,是近代第一个来华的新教传教士。不过当时清政府施行百年禁教,传教士都无法进入中国内地,于是马礼逊、米怜等传教士决定通过文字事工的方法,在华传播基督信仰。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了中国第一张报纸。

《察世俗每月统计传》每期五至七页,约2000字,初印500册,后增至1000册,免费在南洋华侨中散发,于1821年停刊,共出80多期。全年合订一卷,还印有全面目录、序文和封面,便于读者保存。封面正中标报名,左下角署有“博爱者纂”(“博爱者”是米怜的笔名)。采用中国书本式,雕版印刷,如同中国的线装书。这份报纸在华人社会中,具有一定的影响。

作为传教士所办的报纸,主要内容当然是以介绍基督教教义,马礼逊、米怜等编辑在刊头,开宗明义地指出“无中生有者乃神也,神乃一,自然而然。当始神创造天地人万物,此乃根本之道理”。

但是为了消除传福音的阻碍,马礼逊、米怜还在其中传播西方的科学文化知识以及当时世界上所发生的一些大事。“既然万处万人皆由神而原被造化,自然学者不可止察一所地方之各物,单问一种人风俗,乃需勤问及万世万处万种人,方可比较辩明是非真假矣”,“察世俗书,必载道理各等也。神理、人道、国俗、天文、地理、偶遇,都必有些。”比如在在《全地各国纪略》这个总题下,分别介绍了欧洲、亚洲、美洲、非洲各洲国家的概况,涉及各洲国家的京城、人口、人种、政制、物产、语言等各方面内容,详略不一,一般一国只写百字上下。

国人可以通过这份报纸,了解到一些国际时事以及学到不少有用的知识,《察世俗每月统计传》为国人打开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户。

《察世俗每月统计传》作为中国近代第一份中文报纸,其影响是广博而深远的,在近代中国的印刷、出版、新闻、传教以至中外文化交流等,都有极重要的历史意义。它不仅对基督教在华人中的传播,对中西文化的交流,而且在中国近代报刊发表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