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圣公会宣布了一项提案,该提案允许会众为同性结合提供祝福,但维持对婚姻的传统定义。

1月18日,英国圣公会公布一份声明,宣布主教们计划提出“感恩、奉献和上帝祝福同性伴侣的祷告”,又及“敦促他们负责的所有会众毫无保留地、喜乐地欢迎同性伴侣”。

在这份会在2月份付诸主教大会讨论的提案之下,同性伴侣依然不可以在英国圣公会所属的教堂中结婚,但被允许在结成民事婚姻或民事伴侣关系后参加奉献、感恩或上帝祝福的祷告仪式。

英国圣公会称这些祝福“在不改变教会对于神圣成婚教义的情况下,为同性伴侣提供了尽可能充分的牧养规定”。

声明称,是否举行这些祝福仪式全凭自愿。

声明援引了《约翰一书》4:16的内容,其中有写道“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声明也部分称,“根据今天概述的历史性计划,同性伴侣将首次可以去到教堂,为他们的民事婚姻或民事伙伴关系感恩,接受上帝的祝福”。

在进一步改变中,英国圣公会现有的要求神职人员在异性恋婚姻外保持独身的教牧指导《人类性问题》(Issues in Human Sexuality)将被取代。

这一宣布,发生在主教团在1月17日举行会议、讨论过去六年来为绕婚姻、性、关系和性别认同等问题进行的“生活在爱与信仰中”(Living in Love and Faith)思辨进程之后。

伦敦主教萨拉·穆拉利(Sarah Mullally)主持了领导思辨和决策过程的主教小组,她说:“我想向所有参与让我们走到这一步过程的人致以衷心的感谢。我知道对于辩论的所有各方的很多人而言,代价高昂且痛苦,还触及到深刻的个人问题和坚定的信仰。我们被我们所听所见的事物感动。尽管主教们和更广泛教会在这些问题上继续存有分歧,但非常清楚的是,尽管有着各种分歧,我们强烈希望继续在基督里分享我们的生活。”

约克大主教斯蒂芬·科特雷尔(Stephen Cottrel)说:“我代表我个人和我的主教同仁,对(LGBT)人群和他们所爱的人被教会对待的方式表示深切的悲痛和哀叹,教会最应该承认每个人都是宝贵的,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受造的。我们深深地致歉和惭愧,希望能借此机会本着我们的信仰所教导的悔改精神重新开始。”

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说:“我想感谢整个英国圣公会过去六年参与了这一深具祷告和神学基础的思辨过程的人士们。这份回应反应出英国圣公会在性、关系和婚姻问题上的多样性观点。我为着这种多样性感到高兴,我欢迎在我们教会的生活中以这种方式反映多样性。对于我们今天提出的建议对某些人而言太过于,而对另一些人而言还远远不够,我不抱幻想,但我希望我们达成的协议可以以慷慨精神被接受,寻求共同利益。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它能为英国圣公会提供一种方式,公开且明确地对所有基督徒,尤其是LGBTQI人士们说,你们是受欢迎的,是基督肢体中一个看重和宝贵的部分。”

在回应这份声明时,“圣公会信徒未来”(Anglican Futures)的主任苏西·利夫(Susie Leafe)称该声明“可悲又可预测”,因为她质疑那些因为良心而不能提供这种祷告的神职人员会落下什么样的规定。

她说:“庆祝‘平等的民事婚姻’不会破坏‘神圣成婚’的想法是可笑的。圣公会信徒未来已经在向信实的圣公会信徒提供实际的牧养支持了。在他们重新评估自己与英国圣公会主教们的关系时,这一宣布可能会招来更多询问。”

基督教关注的首席执行官、主教大会前平信徒成员安德鲁·威廉姆斯(Andrea Williams)称,这一宣布等同于“英国圣公会的举手投降”。

她说:“基督教教导我们,性表达只保留给一男一女之间的婚姻。其他任何形式的性关系都是不道德的。圣经斥其为罪。英国圣公会现在正在鼓励庆祝不道德的性行为。这是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会作为英国圣公会衰落和堕落的一个转折点载入史册…除非这些提议能在主教大会遭到信徒们的果断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