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英国第二次全面实施隔离封闭期间,政府强迫关闭教堂,基督教领袖正在寻求司法审查。

来自不同教派和传统的122名教会领袖说,禁止公开礼拜是“非法的”,因为它侵犯了宪法第9条规定的权利,包括基督徒在社区礼拜、教导、实践和遵守中表明其宗教或信仰的权利。

他们还将对在威尔士举行为期三周的“防火”封锁期间而关闭教会提出质疑,该活动已经于119日结束。

目前在英格兰强制实行的第二次封闭中,礼拜场所只允许举行葬礼、个人祈祷、广播服务和提供正式的日托服务或重要的社会服务而开放。

得到英国基督教法律中心(Christian Legal Centre)支持的教会领袖们辩称,允许礼拜场所只为世俗目的而非属灵层面目的而开放显然是不合理的要求。他们还表示,政府未能解释为什么允许礼拜场所开放会有导致新冠病毒传播的风险。

他们在声明中写道:“英国和威尔士政府现在已经连续两次采取了封锁措施,完全禁止公众集体敬拜,并将此视作违法,而在公众场合共同敬拜可是申诉人及其教徒宗教生活的核心方面。”

“在没有认真考虑不那么苛刻的限制,由于采取这些措施,政府已为此付出可怕的人力成本,并且作为一揽子措施的一部分,这些措施却允许在礼拜场所进行世俗活动。”

带头发起这项法律挑战的埃德·奥莫巴(Ade Omooba)牧师说:“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对这一关键问题进行司法审查,在这紧要关头,我们必须争取到能在本国教堂做礼拜的自由。我们呼吁政府认识到教会事工的重要性和教会与政教分立的原则。”

他补充说,教会“不能被降级为一个社会服务机构”。纵观我们历史,教会还从来没有关闭过——不论是在战争、瘟疫或饥荒期间。相反,这里一直是承载人们希望和暂时安息之地。”

主教迈克尔·纳齐尔·阿里(Michael Nazir-Ali)说,在与教会领袖咨询过后,人们对这种“缺乏根据”做法普遍感到“不安”。

他说:“教会领袖认识到这一流行病的严重性,政府必须就防止病毒传播,特别是向弱势群体传播采取必要措施,并提出最佳的科学建议。”

“这项任务必须与教会古老的自由保持密切关注,这来之不易的自由是在历史长河中,通过卓绝斗争而获得的。这些自由包括信仰、言论和敬拜的自由。礼拜自由的原则需要维护,教会一直在努力维护建筑物内和信徒之间的安全。”

他补充说:“教会领袖认为集体敬拜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额外崇拜,而是对信徒的心智和精神健康至关重要,特别是对于孤独和脆弱的人。”

其他曾公开反对关闭教会的基督教领袖:包括英国圣公会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威尔比(Justin Welby)和英国天主教领袖文森特·尼柯尔斯(Vincent Nichols)枢机

在继今年早些时候实施的第一次封闭后,1500多名教会领袖联名签署了一封致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公开信,规劝他不要再次关闭教堂。

前首相特雷莎·梅在议会表示担忧,在隔离期间关闭教会可能会开创一个危险的先例。她说:“我所担心的是,如今政府将会众在公众场合的敬拜行为定为非法行为是‘好心办坏事’,且为将来可能会被一个恶意政府滥权开创了一个先例,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首席科学顾问克里斯·惠蒂(Professor Chris Whitty)教授和帕特里克·瓦兰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上周坦承,他们“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证明关闭教会做法是正确的。

他们说:“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非常精确的科学。”

英国女王的前牧师加文·阿申登博士(Dr Gavin Ashenden)说:“单方面关闭教会和取消信仰权利的情况反映出我国过去千年的历史。这一时期不时有政府试图控制、限制和禁止基督教信徒的行为。从1170年坎特伯雷大主教遇刺,到16世纪新教徒和天主教异见者被处决,基督徒一直不停为敬拜权而战,并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安排他们天国的事务和公民事务。教会领袖作为他们的继任者,有责任确保我们忠于他们的记忆和牺牲精神,以及我们这一代人忠诚于我们的上帝和自己的良心。这种忠诚品质使我们有礼有节并坚决地反对任何政府采取以下行为:随意关闭教堂的大门,禁止参加圣礼,以及禁止我们对上帝和彼此间负有的共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