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妈血洗韩国”,是今年2月韩国网友对韩国疫情爆发经过的总结。因为大邱新天地一位大妈信徒感染后到处跑来跑去,又参加新天地上千人的聚会,这些人又到处跑来跑去,最终让韩国本已经在下降的疫情急剧爆发。

“新天地”来自韩国,是对韩国正统的基督教破坏力最大的异端之一。它的全称是“新天地基督教证据帐幕圣殿”,简称:“新天地基督教会”或干脆叫“新天地”。虽然“新天地”自称是教会,但被正统基督教看做是邪教。教主李万熙自称是圣灵保惠师的化身,也是与耶稣有着同等尊荣的神的特使。最终,8月1日凌晨1时,韩国水原地方法院对邪教“新天地”的会长因涉嫌妨碍政府防疫工作等罪名李万熙签发逮捕令,随后被批捕。

如今,韩国疫情二度爆发。据“奋斗在韩国”8月17日的报道,韩国三天新冠感染新增人数近600人,继本月13日以来,韩国新增确诊病例已经连续四日保持三位数,其中以首尔·京畿教会为中心的地区社会感染占据了大比例。

此次的爆发和首尔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有关。亚洲新闻称其为“伪基督教教会”,报道说:伪基督教教会“爱心第一教会”(Sarang Jeil)位于首都北区,现已成为另一个新冠疫情的蔓延源头。”因为其负责牧师全光勋不仅仅在教会界很有争议,而且其异端言论已经让非基督徒都瞠目结舌。

全光勋牧师虽然身份是身份是“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简称韩基总)代表会长,在韩国教会界是一个另类,甚至他的很多言论爆出之后,基督教界表示这些都是异端言论、一位居住在韩国的中国基督徒W姐妹分享说:这个自称是牧师的全光勋并不是真正的牧师,言论都是邪教性质的,并且他几个月前海成立了自己的团体,让大家不要相信耶稣和上帝;最近疫情开始爆发后带着信徒走上街头搞聚会,叫嚣“相信我,就不会感染病毒”的疯狂言论,还说“信我就有饭吃,不信就饿肚子”,而且对着天喊:“上帝啊,你不要动,你要动的话,你就死定了!”因为他的各种夸张言论,所以上了新闻,震惊了很多韩国人。

8月17上午12时的数据显示,和首尔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相关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增加了100人以上,累计达到319人。在2000个接受核酸检测的人中已出现315名确诊者。该教会的正式成员达至少4000人。

在这次之前,最大的集体感染事例是新天地大邱教会造成的5214人感染。

8月17日,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第一统筹官金康立在政府世宗大厦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虽然现在的首尔·京畿让人想到2月-3月的大邱·庆北,但是从感染情况和防疫应对方面来看,比当时更危险。”

因为之前大邱·庆北地区的流行传播规模较大,但是以单一团体成员为中心发生的集体感染,并且患者大部分为年轻人,致命率较低,但是最近首都圈为中心流行开的新冠病毒传染路径来看,是各种地区和设施发生集体感染,而且发生在礼拜和机会等非特定性接触,并且多处于60岁以上的高龄层,因此处于更加危险的状况。

8月16日,首尔·京畿地区开始实施禁止教徒间聚会和团体聚餐的行政命令。

此次出现的首尔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集体感染事例,和其负责牧师全光勋不顾政府劝阻,在上周六联合保守团体举行了光复节集会——“八一五建国节国民大会”有关,当时参加人数逾1万人次,庆祝解放日并对总统文在寅的政府提出批评。由于参与人数巨多,人与人之间已经密集到无法保持社会距离。而且集会现场,扒开口罩透气或将口罩扯到下巴处的情况时有发生,有点人直接摘下了口罩坐在地上跟别人分享食物。

首尔卫生当局警告说,正是因为有成千上万的人在集会中密切接触,疫情可能全面扩散。韩国卫生部部长金刚立(Kim Ganglip)呼吁该教会的所有成员积极接受检测。

8月18日,“奋斗在韩国”爆出,全光勋牧师被确诊新冠肺炎后,于昨晚7点30分左右乘坐救护车前往首尔诊疗所。此过程中他并未科学佩戴口罩保护身边人士,反而将口罩挂在下巴上,笑嘻嘻地打着电话。
韩国CBS广播“金正贤的新闻秀”17日公开了从一名70多岁确诊者A的子女B收到的举报内容也是令人震惊,因为全光勋和他所带领的首尔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蛊惑信徒,阻止集会人员不要去保健所,也不要接受检查。

国务总理丁世均表示:“在上周末光复节集会中,部分需要接受诊断检查的教徒一同参加了活动,因此疫情进一步扩散,这是严重危害国民生命健康的行为。”首尔市代理市长徐正协表示“全光勋牧师既是负有责任的防疫主体,又是居家隔离对象,但其违反居家隔离规定,并散布虚假事实,故意推迟信徒们接受诊断检查。这分明是威胁集体安全和生命的犯法行为。在追究其违反传染病预防法的嫌疑之前,我们将先告发全光勋牧师及爱心第一教会的相关者。”

亚洲新闻报道说,首尔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的不配合引起了强烈的民愤。网上出现了一份请愿书,要求以涉嫌“以宗教为幌子破坏社会安全”逮捕全光勋牧师。网上请愿书的签署者认为,全光勋牧师让国家为防疫所付出的努力化为泡影,且没有任何悔改之意。

因其行为违反政府疫情禁令,随后在被警方拘留,后因健康原因被保释,于4月20日被释放。但是警方对其下达了“不得参加违法集会和示威,只停留在居住地”等命令。但8月15日他的行为再度违反保释规定,这种在疫情再度爆发之际仍旧不顾公共福祉的态度,让首尔政府十分愤怒,并决定取消这次集会的中心人员——全光勋牧师的保释,立刻进行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