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影响力的基督徒作家兼讲道士陆可铎(Max Lucado)透露,称其年轻时也是性侵受害者。之后他在谈到女性和性侵时,总是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对此他已经在自己的事工中做过多次公开忏悔。

根据基督教广播网(CBN)的报道,12月13日,陆可铎在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举办的有关性侵问题的福音派峰会上表示:“我的名字也列在那些性侵受害者的名单上。作为一个年轻人,在我的少年时代,对我实行性侵的不是教会成员或家庭成员,而是一个社区领袖。”

陆可铎只是本次峰会众多发言人之一,这些人讲述了自己遭受性侵和性骚扰的经历。他表示,自己在峰会上讲述自己经历的决定是“简单快速”做出来的,因为他想帮助其他人学习如何“重新获得平衡,走出这段经历。”

这位德克萨斯州的牧师表示,他从本次活动中吸取了教训,还对自己没有尽可能严肃对待性侵的谈话表示遗憾。

陆可铎表示:“我还希望可以将我的名字加入到一份名单中,该名单正是为今天那些感觉自己要更多地做个人忏悔的人所准备的。我在倾听那些性侵受害者的发言时,我就想:‘我与她进行了一次谈话,我本可以做得更好些的’。或者我想起了很多很多年之前,在我加入足球队的时候,我曾经遭遇过更衣室内的调戏。作为一名高级牧师,我对性侵采取了屈尊俯就的态度,所以我要寻求主的宽恕。”

陆可铎还鼓励男性倾听女性所分享的故事,表示:“现在,是时候从这个句子开始咖啡桌谈话了:‘帮助我理解今天和这个时代女性的感受是如何的’。”

“帮助我理解,如果不携带一瓶梅斯罐(canister of mace,一种自卫性喷雾)就无法进行慢跑是怎样一种感觉。帮助我理解,无意中听到一群男人在聊女性体重或胸围大小是怎样一种感觉。帮助我理解,董事会会议室总感觉寡不敌众是怎样一种感觉。帮助我理解,无法挣脱的胸贴胸是怎样一种感觉。帮助我理解,因为我的上级都是男性而害怕提交工作场所投诉是怎样一种感觉。帮助我理解,成为嘘声、口哨声和黄色笑话的目标是怎样一种感觉。这些,请帮助我理解。”

峰会上其他的发言者还有基督徒作家兼演说家贝丝·摩尔(Beth Moore);反人口贩运事工团A21和基督徒女性领导计划(Christian women’s leadership program Propel)的创始人、柳溪社区教会(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第一位女性教导牧师南希·碧琪(Nancy Beach);“一百万个指纹”(One Million Thumbprints)的创立者贝琳达·鲍曼(Belinda Bauman)。

虽然卢卡多在这次峰会上第一次揭露自己是性侵受害者,但之前他就写过一篇专栏文章,呼吁信仰领袖认真对待教会内部的性侵指控。

在文中,他指出:“我希望能够解决我们很多人在生活中某些方面所面临的问题。而当领导者让我失望时,我又该如何应对这种伤害呢?”

陆可铎提醒到:“更深一步来说,我们是在以对上帝的信仰进行冒险;如果不是上帝的存在,那么至少也会是他的善良。上帝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要明白的是(我们也必须努力弄清楚),对于向属上帝的子民施加痛苦的牧师,上帝会有很严厉的话语。”

“无论肇事者是天主教牧师、新教牧师、犹太教拉比,亦或是福音派领袖,争斗都是真实存在的。当那些承诺养育我灵魂的人受伤时,当那些致力于照顾我的人想利用我时,我又是如何回应的呢?”

虽然牧师与所有人一样,也会跌倒和犯罪。但同时,他们必须牢记,他们可是有着“神圣的职责和高尚的呼召的”。

陆可铎有补充:“还有,要让所有的信徒都知道,对于每一个违背信任的神职人员,都会有成千上万的人秘密地守护他。对于每一个跌倒的宗教领袖,都有会成千上万的人忠实地、细心地、有爱心地服侍着他。现在还不是让他们扫地出门的时候。”

“世上没有完美的牧师,除了一个人之外。在基督教信仰中,我们发现耶稣基督才是完美的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