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词汇“主日上午基督教”长久以来使教会领袖和那些迫切想把耶稣的好消息传播给外部世界的人很泄气。圣所和办公地点之间无连接的情况可能从未如此严峻,而且在一个越来越世俗化的社会,甚至是一个敌视基督教的社会,情况完全可能会愈演愈劣。

对于凯萨琳·李芮·阿斯多夫(Katherine Leary Alsdorf)前硅谷高管,现为提摩太·凯勒(Tim Keller)的纽约救赎主长老会信仰和工作中心的创始人,答案在于让主日坐在会所椅子上的会友不仅有能力在工作中分享信仰,也有能力在工作本身卓尔不群。她说,实际上,后者为前者创造机会。

星期一,阿斯多夫在伦敦当代基督教学院(London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Christianity)发表讲话,她引述多萝西·赛耶斯(Dorothy Sayers),她是一位知名的小说家、编剧,而且是牛津大学的第一批女性毕业生。1941年出版的杂文集《Letters to a Diminished Church: Passionate Arguments for the Relevance of Christian Doctrine》里,赛耶斯说:“只有一种基督徒工作,就是善工,做得好的。”

“如果我们身处世界的机构里,能做到重视工作本身,尽力做好,我认为这就是对福音一个了不起的见证,”阿斯多夫说道,“我们希望看到人们尽心工作,因为这是值得的……我们所做的工作实际上事关上帝的国度。”

当然,国度也看似人们亲身来认识上帝,但阿斯多夫知悉过于刻意传福音的危险,她本人在年逾40时同事和她分享信仰后才成为基督徒的。“我们若是传授一套传福音策略说你们工作的主要目的就是传福音,那么大家会感觉被利用。”她说。大家都想因他们的独特而为人所知、被人认可,不只作为写在“邀请到教会人员名单”的一个人,重要的是在我们分享信仰的迫切渴望中,我们不会把同事单单作为谈话的靶心。

我们并非要专注于传福音的策略和方法,努力把耶稣编入我们站在饮水机旁的谈话里,而是应该要在工作场所里建立真诚的关系。“建立了真诚的关系后,我们再谈论我们喜乐的来源、盼望的来源,以及每天让我们起来的动力。”阿斯多夫说。

并非那些在世俗行业工作的人有所误解。一位教会领袖注意到,牧师对于会众在周间的工作少有兴趣,更关心的是他们对教会有何贡献。门训课程通常不注重职场,尽管职场是大部分去教会礼拜的人花时间最多的地方。

大家都认同的是,教会的整体目的实际上是服务那些在“世界”工作的人,而非倒过来。因此,教会不是以公司金字塔的方式运作,公司金字塔是多数人服务顶部的少数人,教会应该倒过来,把全时间的教会工人留在底部。给出的建议是这样的。“虽然这更不稳定,但更激动人心。”一位教会领袖说道。

阿斯多夫同意这一点。“上帝在建造教会,这个教会远远大于一所教会的四堵墙,”她说,“它关乎人们在他们所处环境里的兴盛……世界需要个人在机构里,那里已有变化的动原,还有开始创业和发挥影响力的人。”

这不是卑贱的任务。“你们在战场的前线,但若是没有军营,你什么也做不了。”阿斯多夫说。教会必须促使并装备他们的成员在职场中卓有成效。“我们呼吁大家出到世界中去,但不是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去到巴比伦,身为但以理……从意义上,(那是)一项挑战。在一个不认识耶稣的地方作福音的使者,那里一定有反对之声。”

上帝召我们进入群体,而且教会是群体的一部分。应该支持职场人士“在外出而作、归来而息的规律中,(确保)他们的供应充足、体力充沛,如此他们可以回到世界中去争战。”阿斯多夫说。

一场激烈的讨论还有其他主题,包括如何勉励不想传福音但对这个义务也有负担的职场人士,还有庆祝微小的每日见证,述说上帝在每日生活中的良善。

然而, 阿斯多夫总结时,谈到基督徒有一个绝佳的机会,胜过职场中“适者生存”的文化,这种文化里,同事互相排挤,争取往上爬。

“在上帝的经济里,兴盛不是一场零和游戏。”她说道。

“不是‘你兴盛建立在我衰微的基础上’,或者‘我兴盛建立在你衰微的基础上’。这并不像体育竞争,一个队必须赢,而另一个队必须输。它更像一支交响乐,大家都有投入,大家都兴盛,从而更为辉煌和美妙。”       

本文由义工翻译 原文作者Carey Lodge 阅读原文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