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2 篇
  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
  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
  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
  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
  那时他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
  说,我已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了。
  受膏者说,我要传圣旨。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
  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
  你必用铁杖打破他们。你必将他们如同窑匠的瓦器摔碎。
  现在你们君王应当醒悟。你们世上的审判官该受管教。
  当存畏惧事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
  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

  钥节:'说,我已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6节)。

  诗篇第二篇与第一篇许多人都认为是一篇。第一篇论到了个人的蒙福之路,第二篇则论到国家的蒙福之路,即一个国家和他们的人民若抵挡永世的君王必在道中灭亡。若说这一篇是预言弥赛亚受苦的诗,倒不如说是预言列国妄想逼迫基督的诗。因为他们自以为是成功,谁知却是为自己编织的网罗。我们从1-4节即可看到此景,也为使徒行传四章25-29节所印证(从这里也可得知本篇的作者乃是大卫)。

  头三节经文就象一处戏的序幕一样,把我们带进一个十分紧张的剧情中。本篇以万民敌挡耶和华并?的受膏者开始,向我们一幕幕展开这位受膏者原来是谁……耶和华又派?到世上作什么……最后要给?成就什么……。因此,我们可以说本篇乃是从创立世界以前的永恒,一直论到世界末了以后的永恒,以及在这之间--历史的过程中有关受膏者的一切事情。

  我们先来看第6节:'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这也是本篇的钥节,我们要思想一下,这句话是谁说的?乃是握有至高主权的上帝所说,?不单是'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的上帝,也是全能的、至高无上的上帝说的,信实的上帝必不说谎,在?也没有难成的事。当?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就是立了,绝无半点含糊之意,并且是'已经立'了,这'已经'是何时呢?我相信,乃是?在永世--创立世界以前,就已立了。?立谁作君王呢?你想:除了?的爱子,谁配被?立为永世的君王?那时,即在永恒中,除了三位一体的上帝存在,还有谁存在呢?保罗清楚地说到:'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造的,无论是……一概都是藉着?造的,又是为?造的。?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而立'(西一15-17)。自有永有的父神--圣父,自永远生了子神--圣子,又与子神自永远共发了圣灵。圣父为爱子并藉着爱子创造了万有--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造的,又是为?造的。神的创造并非是一个偶然的举动,乃是?在创立世界以前早已预定、计划、安排妥的,也是在那时早已立?的儿子为承受万有并治理万有的大君王。(参来一2-3)当彼拉多问耶稣说:'这样,你是王吗?'耶稣清楚地回答说:'你说我是王(你说的是)。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参约十八37,太二十七11,可十五2,路二十三3)。这里的'生'是指什么时候?是指创立世界以前由父所'生'呢?还是道成肉身时由玛利亚而'生'呢?如果是指道成肉身讲的,那后面一句'也为此来到世间'还有何意义呢?若这一句才是指?藉着童贞女马利亚,被圣灵感孕,道成肉身,来到世间,那前一句的'而生',明显是指创立世界以前,由父所生了。虽然这两个动词'生'和'来'都是为着后面的目的子句--为真理作见证,但也暗示并表明了?是统治并掌管万有的大君王。约翰福音的这段经文,主要也是彼拉多和耶稣论到?是否是犹太人的王,耶稣的回答包括了对控罪的否认和承认。?否认?是犹太人心目中属世的政治意义上的王--'你说我是王';但?承认并肯定了?是不属这世界的和平的君王--你说的是。?接着说,'我也是为此而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意思也是说,我为父自永恒就生为真理的本体,我也以永世君王的身份来到世间为真理作见证,今天也照样在你--彼拉多面前为真理作见证(参提前六13)。'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十八36),说明耶稣已经有一个超越这属世国度的国度,而这个国绝不是要等?从死里复活才拥有的,从道成肉身到从死里复活,乃是一步步渐进式地表明?就是这国度的君王,也是掌管万有的万王之王。?的王权乃是'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就已被立'(箴八23)。并且是永恒之父所立。

  圣父自永远生了子,又立?为承受万有的永世之君王,并为?创造了诸世界,?就常用?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参来一2-3),而一切受造之物都理当在?面前俯伏敬拜。可是受造之物--'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第一个不肯敬拜这位永世的君王,因骄傲而背叛?,所以被摔倒在地,使它倒在属世的君王面前(参结二十八11-17,赛十四12-14),变成了丑陋的魔鬼。第二个是受造之物--人--亚当受了魔鬼的诱惑,在伊甸园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违背了神与人立的工作之约,悖逆?,不顺服?,所以,也被逐出伊甸园,进入了悲惨与愁苦的光景中,永远与神隔绝。从此以后,罪人即落在了魔鬼的权势下,魔鬼也常藉着罪来激起人的骄傲,继续反叛上帝,反叛这位自永世即被父神立定的万王之王。特别是属世的君王,他们不甘愿把神赐给他们的权柄再交给神,而神又早已在创世记第三章15节就对魔鬼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三15)。从那时起,魔鬼撒但就极力敌挡万王之王为女子所生的这一工作,因为它清楚知道万王之王--受膏君出现的日子,就是它的头被击碎的日子,虽然它不能知道什么时候是它的末日,但它知道这日子是一天一天迫近了,它绞尽脑汁惟一的办法,就是动员它所有的爪牙--属世的君王以及跟随它的万民、臣宰,而这些爪牙也为了极力保住自己的权力,所以他们就一齐起来了。

一、世上谋算虚妄的事

  '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1-3)。

  现在,也许你看得出世人所做的是何等的傻事。神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可是他们'各邦'、'万民'、'各国的君王'以及他们的'大臣宰相',个个都是放纵、不服从神的政权,反抗他们的创造者,以至于世界混乱不安,人心败坏,无神主义猖獗,等等。所有这一切的'争闹'、'谋算'、'一齐起来'、'商议',其目的都是想做什么呢?原来是要以他们的实际行动,热心、积极、竭尽全力地来'抵挡耶和华并?的受膏者'。'受膏者'希伯来文是弥赛亚,希腊文是基督,所以抵挡耶和华的受膏者就是抵挡耶稣基督。这些人真是愚昧无知,竟然想靠着他们'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的'大能力来'挣开'那具有无限能力的三位一体之上帝的约束,他们想以这种群体性的有限能力'脱去'三位一体上帝的绳索,第三节两次所用的'他们'就是指三位一体的上帝。'挣开……捆绑,脱去……绳索'意思是即不想遵守神的律法、诫命、典章,又常作一些背叛神的事情,还想逃脱上帝的审判和刑罚。他们简直是在做白日梦,这样的举动,实在是象一个愚昧的孩童拿鸡蛋去砸碌碡一样。诗篇第一篇已经说了不遵行耶和华律法的要'象糠秕被风吹散',又说'恶人的道路却必灭亡',他们竟然不服气。

  从创世记三章15节开始直到今天,他们依然如故。他们的总教练--魔鬼撒但一手操纵,为了敌挡耶和华的受膏者--女人的后裔,首先使该隐杀了他的弟弟亚伯,动员全世界的人讥笑挪亚造方舟,设试探使亚伯拉罕撒谎又娶小老婆,激怒以扫杀雅各,诱惑犹大玷污儿媳,派波提乏的妻子引诱约瑟,为了杀死摩西,竟使法老下令杀死以色列所有的男孩,让扫罗王一生怀恨逼迫大卫;并将抵挡受膏者的秘方传给了希律家族,当基督来到世上时,他又发动群众喊着说'我们不愿意这个人作我们的王'(路十九14)。'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可十五13)……。几千年来,他们用尽了各种方法,防不胜防,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在基督道成肉身时,它的怒气已达极点。这一次,它以为它的计划和安排是历代以来最高的智慧,所培训的罗马帝国也是历代以来最强大的,并有祭司长和公会的所有成员协助,此时那大龙--魔鬼觉得已万无一失,只等妇人--教会生下那男孩将?吞吃(启十二4b)。他们(魔鬼)洋洋得意地认为,这次他们(撒但)完全可以挣开上帝的约束,脱去上帝的绳索。就在他们(或说它)胜卷在握,以为万事大吉之时,我们来看天上的情形。

二、天上的神必发笑

  '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那时他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了'(4-6)。

  '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表示神鄙视这些微薄无力的阴谋,因为他们一切的计谋在耶和华面前都是赤露敞开的。'9.11'事件之后,美国的战斗机在阿富汗上空盘旋,'9.11'事件的幕后人--拉登到底藏在哪里?他们的犯罪组织都藏在哪里?欲炸却恨无目标。堆如大山的情报信,不知哪一条可靠,半年过去了,不但不知拉登的下落,这一仗打的是胜是败也不知道。

  但我们的上帝并不如此。地上虽喧闹,神在天上却若无其事,人们虽然在地上极力的反对并抵挡,但神的旨意已定,必要成就(启十一15,赛九6-7)。不仅仅是他们在哪里、在做什么,就是他们心里隐密的思念,上帝都一清二楚。他们本以为成功地把基督钉在了十字架上,万万没有想到,上帝就用这方法败坏了他们的作为,拯救了?的选民。基督钉在十字架上时,最后说:'成了'(约十九30),也就说明他们几千年来的抵挡工作,反而为上帝完成?预定的计划预备了道路。'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做什么呢'(但四35)?既然如此,世人为什么还如此虚妄呢?所以,除非人遵行且顺从神的主权,否则决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有自由而没有主权,就成了无政府状态的国家;有主权而没有自由,则成了奴役国家;只有在上帝的主权内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因此,我们生活的目的,并不是去寻找你自己的自由,而是要用正当的方法寻找你的神,服在?的主权下心才安息。正如巴文克说:'人心如果不在神里面是得不到安息的。'一位运动员,除非遵从教练所授的技能,否则他就无法熟练地运用其技巧来参与竞赛,学生必须遵从老师的教导,学徒听命于师父,同样,真理的自由是听命且行在神的主权中。

  神向他们发笑,证明神有权柄刑罚一切作恶的人。到'那时',也就是上帝所预定的时候,'他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请注意'已经'二字,神'已经'了,有谁能加以反对呢?再想一想:那些跟着撒但曾逼迫过耶稣基督的人,当他们听到这句话时会怎么样?有的会象犹大那样说:'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太二十七4),然后就上吊自杀, 肚腹崩裂,肠子都流出来了(参徒一18);有的会象后来的彼拉多成为疯子,天天喊着要把他手上的血洗去(据历史的传说)。综观整个世界历史,那些抵挡耶和华并?的受膏者的人,其下场都是如何呢?该隐流离漂荡在地上(参创四10-14);扫罗残死战场(撒上三十一1-6);押沙龙吊死树上(撒下十八9);尼布甲尼撒王由于向天上的神自高,把圣殿内洁净的器皿掳到巴比伦,所以神让他的后代伯沙撒王看见墙上有手出现并写字:'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使他惊惶失措,当天晚上丧失了生命(但五17-30)……。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牛认识主人,驴认识主人的槽,以色列却不认识神'(赛一3)。盼望这些牛驴不如的东西能象玷污了儿媳的犹大那样说'她比我更有义'(创三十八26),能象把耶稣送上十字架的犹太人那样战战兢兢地问:'我们当怎样行?'(徒二37),能象狱中的狱卒那样问保罗'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呢'(徒十六30)?旧约中记载以利沙的仆人看见敌人的车马军兵围困了城,仆人对神人说:'哀哉!我主啊!我们怎样行才好呢?'神人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以利沙祷告说:'耶和华啊!求你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他就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以利沙(参王下六15-17)。弟兄姊妹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我们也要像以利沙那样为他们祷告,求神开他们的眼目,能看到神永远的主权,认识永世的君王。若他们继续怙恶不悛,神不但向这些愚昧人发笑,还要显出?的烈怒,使他们无法承当。

  总之,凡是与神为敌的,好比以卵击石,他们正当声势汹汹之时,但神要嗤笑他们,在烈怒中斥责他们,并且毁灭他们。'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已从死里复活,?已坐在大卫的宝座上(路一32-33),?不但是永世的君王,也是万王之王,今日正坐在神的右边--属天的锡安山上(来十二22),不多几日?要再来审判列国,'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因为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的脚下'(林前十五24-25)。

三、圣子来世宣告圣旨

  '受膏者说,我要传圣旨。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你必用铁杖打破他们。你必将他们如同窑匠的瓦器摔碎'(7-9)。

  现在正是宣告的日子。说:'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 (赛五十五6)。在旧约时代,神透过?的先知们宣告悔改的信息,这些作恶的人却一个一个的都把先知们给杀了,后来耶稣基督亲自来到地上传悔改赦罪之道,他们却把?钉在十字架上。耶稣为了提醒他们,给他们讲一个比喻说:'有个家主,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里面挖了一个压酒池,盖了一座楼,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了。收果子的时候近了,就打发仆人,到园户那里去收果子。园户拿住仆人。打了一个,杀了一个,用石头打死一个。主人又打发别的仆人去,比先前更多。园户还是照样待他们。后来打发他的儿子到他们那里去,意思说,他们必尊敬我的儿子。不料,园户看见他儿子,就彼此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来吧,我们杀他,占他的产业。他们就拿住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园主来的时候,要怎样处治这些园户呢?他们说,要下毒手除灭那些恶人,将葡萄园另租给那按着时候交果子的园户。耶稣说,经上写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所以我告诉你们,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咂得稀烂。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听见他的比喻,就看出他是指着他们说的。他们想要捉拿他,只是怕众人,因为众人以他为先知'(太二十一33-46)。当他们知道耶稣所说是指着他们时,他们不但不悔改,反倒想捉拿耶稣,他们真是一群睁眼瞎子。耶稣明明地告诉了他们,他们还是照旧去行,把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由于?是永世的君王,所以政权、势力不能得胜?,由于?是生命的主,所以死亡也不能拘禁?。在?死后的第三天,?照着众先知的预言从死里复活了。?的复活如同圣旨一样向世人宣告:'我是道路、真理、生命,我是那永世的君王,我就是那上帝永生之子。'

  在加尔文的眼中甚至认为那些称基督为'永生上帝的儿子'的人是基督教的叛徒,因为我们得救所需要的乃是'上帝的永生儿子'。(《加尔文的思想与著述》二十六章末)。他这样强调并非没有重大理由,因为有需多人传讲,基督是在亚当以先被造的,不是自有永有的上帝自永远所生的独生子。然而基督从死里复活,正是显明了这一点,众先知预言的应验,也说明了历世历代的众先知就是?的代表和见证人。逼迫?的代表就是逼迫?,逼迫亚伯、大卫等人就是逼迫基督。'受膏者说,我要传圣旨。'这'受膏者'就是主耶稣,这里的'说',不仅仅是指?一生所讲的道,而是自创始记三章15节,一直到?从死里复活的整个工作。'我要传圣旨',这圣旨并不象许多解经家所认为是基督的复活,这圣旨乃是:'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7节)。虽有人根据使徒行传十三章33节:'神已经向我们这作儿女的应验,叫耶稣复活了。正如诗篇第二篇上记着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因此,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是指?的复活。这样的解释是肤浅的,'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并不是指基督的复活而说,而是以?自己从死里复活的实事宣告并显明了'?是神的儿子',同时也宣告了这儿子乃是'今日'所生。这'今日'是何日?奥古斯丁说:神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在?只有现在--永恒。所以这'今日'就是神的永恒大日,'我今日生你'意思就是说,我自永远所生的儿子。刘焕俊牧师说:''我今日生你'的意思是上帝设立耶稣为永远的王'(使徒行传注释十三章33节)。罗马书一章4清楚地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也是永世所立的君王。不但如此,耶稣在世的时候,父神也三次为?作见证说:'你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7,可一11,路三22);'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太十七5,可九7,路九35);'父啊,愿你荣耀你的名。当时就有声音从天上来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约二十28)。

  既然耶稣基督是神独一的爱子,那么?就不会留下一样好处不给?的爱子。所以?就对圣子耶稣说:'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因为这一切不仅是藉着爱子造的,也是为爱子造的(参西一16)。将这一切赐给他是理所当然的。并将权柄赐给这位永世的大君王说:'你必用铁杖打破他们。你必将他们如同窑匠的瓦器摔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永世的君王,早已在永恒当中就领受了与父神同等的权柄,?的统治是宇宙性的,?有掌握全世界的权柄,?的百姓包括各方各族的人民。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肤色,都要在?的权下,被一视同仁。?的疆界要扩至地极。但?却没有仗势欺人,反倒俯就我们,来到这卑微的世界。正如保罗所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凡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5-8)。在临死的时候,?还为这些恶人--抵挡?的人代求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二十三34)。?只所以不用?的权柄惩罚这些作恶的人,为的是要拯救他们,为要成就父神的旨意,成就永远赎罪的事。如果这些恶人继续顽梗、刚愎,不肯悔改,当?第二次再来时,?就要带着刑杖打破他们。到那时,那位'心里柔和谦卑'的主耶稣,要成为严厉的审判官,牧者安慰的杖,要变成刑罚的铁杖。那些自以为是真正的统治者,在?的铁杖面前只不过是泥造的器皿,是脆弱且易碎的瓦器。外邦、万民、世上的君王、臣宰联合起来,是没有用的。他们一同商议要抵挡耶和华并?的受膏者,一心要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却不知他们正好履行了'神的定旨先见'(徒二23)。圣子耶稣向恶人宣告,他们的谋算永不能改变神的旨意,他们敌挡神永恒的计划,终必归于幻灭,永不得逞。因为耶稣基督不但是神的儿子及统治的君王,也是将来的审判者(诗二8-9)。不久?要再来,粉碎一切邦国如同陶匠摔碎无用的瓦器一样。直到今天?还没有来,你们不要'以为?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彼后三9)。是要藉着?忠心的传道人,透过传讲?的道来领人悔改。'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彼后三10),那时'天上就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十一15)。到那时,他们这些作恶的人'必站立不住','乃象糠秕被风吹散',一直吹到硫磺烧着的火湖里。到那时'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二11)。

四、圣灵降临劝人省悟

  '现在你们君王应当醒悟。你们世上的审判官该受管教。当存畏惧事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10-12)。

  主耶稣宣布圣旨后,为使圣旨绝对有效,?就升天,并求父赐下圣灵来,在人心中工作,'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十六8)。因此圣灵说:'现在你们君王应当醒悟。你们世上的审判官该受管教。'这就是圣灵的劝告,?呼吁世上的君王当省悟,受管教,意思是藉着传道的工夫来领他们悔改。保罗站在亚略巴古当中对雅典人说:'世人蒙昧无知的时侯,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徒十七30)。如今,圣灵仍在继续差遣传道人在各地传道,为的是让他们能认识神,并'当存畏惧侍奉耶和华'。

  外邦哪,当停止争闹;万民哪,不要再谋算虚妄的事了;世上的君王哪,不要再召集你们的臣宰,来开会研究如何限制基督教了。想一想,犹太人当年喊着说'钉死他,钉死他',直到今天,他们的结果如何?四世纪的罗马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为了纪念其摧残杀害基督徒的'勋业',303年建了二个碑石,以为他已把整个基督教摧毁了,但仅仅30年后基督教便成了国教。到今天他本人已归入尘土,但是基督徒和基督教却更加兴旺。还有尼禄王残害基督教,他和他的国其结果又如何?从前在罗马帝国曾有三十多个皇帝及他们的部下都热心逼迫基督教,他们均有当得的结局;有一位因行凶而变成颠狂,有一位被自己的儿子所杀,一位眼睛瞎了,一位被绞刑勒毙,一位被敌人俘掳了,死得很惨,一位害了一种怪病,全身奇臭而永洗不净,有两位自杀,有五位被亲族所杀,另有五位死得极其凄苦,有八位均在战场上阵亡,或为敌人所害。历史上曾有多少人想烧毁并消灭基督教,结果他们都一代一代的死去,而基督教却越发兴盛。正如耶稣所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太十六18)。

  历史中的残局都在陈明,神的忿怒委实可怕。地震、饥荒、战争、瘟疫、疾病以及种种灾难,所有这一切,都是神的管教,都是?对世人的提醒,好使作恶的人省悟。如果圣灵今天正在你心中对你说话,你就应当悔改,来到永世的君王面前向?投降,承认自己的罪,求?的赦免。从今以后'当存畏惧侍奉耶和华',又当对?赐给你的救恩而感谢神、荣耀神,并以?为乐。又当知道'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十31),'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四17a),所以本篇11节说'又当存战兢而快乐'。

  审判'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 (彼前四17b)?因此,我们要为那些奔在恶路上的人祷告,求神怜悯他们,使他们能够回转归向神,与神和好,顺服神,敬畏神。'当以嘴亲子',希伯来人的风俗亲嘴就是表示恭敬顺从、崇拜、亲爱友好的心情。古代臣仆为要表达效忠他们的新统治者,就以嘴来亲他的手和足。今天当圣灵藉着外召--传道,与内召--重生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当改宗,归向新的统治者--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永世的君王。我们也当与?和好亲嘴,'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清楚地告诉我们:'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约十二48)。'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作工了'(约九4)。必有人问:'我们当行什么,才算作神的工呢?'耶稣回答说:'信神所差来的,这就是作神的工'(约六28-29)。快信靠?吧!'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圣灵也藉着雅各向我们紧急呼吁:'看哪,审判的主站在门前了'(雅五9)。如果世人不听从基督的训诲,这恩典时代就要过去了,当主耶稣的震怒临到时,所有作恶的人都将灭亡;若接受?的救恩,凡来投靠?的人都有是福的。

  最后让我们用一个故事来结束这篇讲道:听说在边区的一个市镇上,有一匹马正拉着一辆四轮货车往前行,忽然,这匹马脱了缰拼命地往前跑,而车内还坐着一个孩童。就在这千钩一发之际,有一位青年人目睹这情景,立刻冒着生命的危险去追那匹马,最后终于把马车稳住了。这孩童获救以后,长大竟成了一个不法之徒。有一天,他因犯了重大刑案而来到法官面前受审,这位囚犯很快认出那位法官原来就是当年拯救他免于一死的青年;基于过去的经历与感受,他恳求法官开恩,可是法官席的判决声压住了他的恳求:'是的,我以前是你的恩人,但今天我是你的法官,我必须判你绞刑。'同样,主耶稣现今还是我们的恩主,等?再来时就是我们的审判主。神的旨意是永不改变的。神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因此,世人都应当向主屈膝,与?和好,免得?发怒,自取灭亡。

  在这首诗篇中我们听到了四种声音:(1)世上恶人的声音;(2)天上圣父的声音;(3)圣子宣告的声音;(4)圣灵劝勉的声音。请问:你是要听谁的声音?既然圣父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既然圣子已宣告了?就是永世的君王,既然圣灵不住地劝我们离开恶道归向上帝,我们就不应当再迟疑。我们就应当'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而来投靠?,因为'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

                  祷 告

  慈悲的天父,我们感谢你,因为正在我们一同与世人作恶的时侯,你救了我们,使我们今天得以学习并明白你的话,远离恶道。也愿你继续怜悯我们中华民族,使我们这个刚硬如同石头一样的民族悔改归向你,使我们的国家能够接受永世的君王--耶稣基督,也求主以你的圣道来治理我们的国家,赐福我们的民族,并在中华大地为我们敞开福音的门,我们这样向你祈求,并非为了我们肉身的安全着想,乃是为使我们的国家免受你的审判和刑罚。

  主啊,求你开他们的眼睛,你够看到你的王权;求你除去这个民族刚硬的石心,为我们换上肉心,接受你作我们的主,我们的王。愿你来统治万民,愿你在我们每一个人心中作王掌权,愿你用各样的智慧使我们的政府和臣民省悟,愿我们能从你的管教当中惊醒。愿我们的国家以嘴亲子,愿我们的国家能存畏惧侍奉耶和华,愿我们的国家能因为在你面前战兢而快乐,愿我们的家、我们的民、我们的国和我们的孩子们都能投靠你而蒙祝福。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参考书目:
  1、《诗篇的讲章》,林政杰博士 著
  2、《诗篇宝库》,桑安柱博士 著
  3、《诗篇注解》,包忠杰牧师 著
  4、《启导本》,海天书楼出版
  5、《加尔文的灵修与祈祷》,改革宗翻译社出版
  6、《基督教要义》,加尔文 著
  7、《基督教神学》,巴文克 著
  8、《使徒行传注释》,刘焕俊 著

(感谢李老师多年来的辛勤栽培和爱心帮助,感谢刘焕俊牧师、雷默牧师、小约翰、腓力及钟晖弟兄对我写作的鼓励;感谢我亲爱的同工们的代祷,使我得以开始动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