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约翰按】雅各弟兄(1969- )谦卑而又温和,你一见他就知道这是经过对付的生命,是随时准备为主舍己的生命,是对圣灵的带领有敏锐感悟的生命。他受过神学训练,又正从事神学教育,并对牧养有很重的负担。2001年9月28日,历经辗转见到他与他的妻子,在温暖的灯光下,款款交谈,细听他的心曲,在他真诚随和的谈吐中不觉夜色已深。他认真反省了自己的信仰经历,对于加拉太书3章3节的真理--"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有着深切的体悟和思索。

  篇末附录节选自荷兰著名神学家巴文克著的《基督教神学》第二十一、二十二章,是关于称义与成圣的经典论述,对于我们的探讨可以作深入的引导。相信对于今天的大陆教会和海内外的华人教会会有极大助益。

    问:对于这样的采访您意下如何?

  答:过去的经历尤其是失败的经历需要圣灵的医治,需要时间,不是一下子就能说清楚的。但很愿意就着我信主后受律法主义捆绑的经历来谈一谈。

  问:能否先谈一谈您重生的经历?我知道您过去很是受儒家和气功的影响。

  答:最初接触基督教是在大学二年级下学期,"六四"前,听说参加基督教的聚会可以得到,就去参加了。去了之后,看到大家一起背诵主祷文,我没有参与,觉得这样子挺愚昧,而自己又年轻又有知识,不会像他们一样。这真是一种无知的自高自大。

  虽然对信仰轻视,但当时有些东西还是深深震撼了我,那就是有人信主后的巨变。我曾听人做见证说自己以前如何如何吸毒,但一信了之后又如何变成了新人,再也不吸毒了之事。看到那人今天神采奕奕的样子,我真是难以相信他以前是吸毒的。

  后来,我又到别人家里听圣诗,别人也向我传福音。那时正在寻求阶段,心里想寻求一种从外边来的帮助,因为渐渐觉得自己的力量靠不住。当然,那时也正在忙着自我修行,说到底还是想借己力来超越,获得心灵的满足。有几种途径自己曾为之认真付出过代价。我练气功,也攻读哲学,接触歌德、尼采的东西,把这些当作进入真理的途径。其实,自己对这些并没有认真研读,只不过为我所用而已。有人对我传福音,当时我是看了什么就拿什么来抵挡。后来,看了儒家,读《论语集注》,就拿《论语》来抵挡福音。还看了刘小枫的"诗化哲学",也受浪漫主义的影响。正如所说的是"各样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自大之事"(林后10:5)。

  问:后来您的信仰经历中有神秘主义倾向,和这个有没有关系?

  答:有。信主后我曾过分追求体验,追求所谓文化之外的东西,恰恰是受文化的捆绑。

  不过,当时读《论语》可是读得热泪盈眶,把伦理当成了真理,渴望在生活的每一个层面都遵守,但却越来越发现两千多年前的话语难以解释今天面临的难题,也难以满足今天的需要。尤其《集注》里边对于一句话就有那么多种的解释,叫人莫衷一是,难以遵守。再去读《庄子》,就觉得庄子和孔子之入世又完全不同,而是出世、逍遥。"出"还是"入"?真是无所适从。

  感谢主的怜悯。一位弟兄每年都会有一两次向我传福音,讲主的爱。他送我两本书,其中一本《认识真理》,我一读了觉得很有道理,很多问题就一个个突破了。于是再读时,就觉得真是向我说话。这里边说的和孔子说得太不相同了!孔子承认自己有很多是他不知道的,但的话语里边有权柄,有令人不得不遵守的权柄,我被深深折服了。"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耶和华的训词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耶和华的道理洁净,存到永远;耶和华的典章真实,全然公义。都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极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诗19:7-10)。读到这里,神的话语活了,我很感动。

  当然,的关怀具体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我感受到神的大爱,也看到人的光景。我跪下认罪悔改,生命一下子就被改变了。刚信主时,我得释放很明显。

  问:刚信主就这么火热,有没有走偏?

  答:我虽然信了主,但阴翳时常侵袭我。当阴翳一来我就祷告--自己终于找到了归宿,以前可是瞎摸瞎撞啊。于是跟同学传福音。有一位同学介绍我去参加聚会,我去了心里很是高兴,有回家的温暖感。因为有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人来追求同样的真理,不像学《论语》时是"孤家寡人"了。同时,在日常生活中我也实在经历了神的恩典。在自己的患难中有好几次经历了主的同在。那时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后,自己的包曾被盗过,客户的订单不能交付等等,但都借着祷告走过来了,跟主的关系也更加接近。经历到实在的恩典,一走在路上想起来就热泪盈眶。只要是主要我做的,我都愿意做。

  至于当时的问题,有这样一些:首先就是参加聚会很火热,但一不参加了就心里很空,就像很饿的孩子得不到供应。也有很多问题自己解决不了,觉得有自己的价值观,可面对实际问题时,不知从何处下手。读,发现上边有更高的要求,更高的呼召,我要求自己进一步做到,做不到就有负罪感。要撇下一切跟随主,要舍己,否则就不配作主的门徒,这对我是很大的挑战。在生活中,在作客户业务中,我也有很多的压力,一遇到问题解决不了就禁食祷告。

  问:当时您的祷告生活怎么样?

  答:祷告对于我是个大问题。祷告的操练确实不够深入,一祷告就几分钟,话很少;话少了,就用主祷文来祷告,用箴言3:5-7节来默想。

  问:是不是因为对真理的得着很宝贵,所以在生活中就想做一个很好的基督徒来报答主,但实际上又做不到?

  答:有这种倾向。你知道我以前是追求聪明智慧,追求谋略和纵横术,信主后发现这些都靠不住。上一句话对我不啻当头棒喝??"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伯28:28)。我当然渴慕活出合神心意的生活来,在行为上想更多遵守主的话语,有一种规条上的倾向。不可停止聚会,遵守安息日等话,使我礼拜天不去聚会就心里不安。一次洽谈业务,正好安排在礼拜天上午,我因为没去参加礼拜就坐立不安;洽谈结束后就赶紧跑去,好在下午还有聚会。

  "旧约"命令不吃猪肉,怎么办?我把"旧约"的律法作教条式的理解,希望靠着遵守就得到平安。我曾经找一个弟兄问怎么看"旧约"的律法,他说这已经是恩典时代,要在恩典中生活,以此来开导我。但我还是没怎么理解。

  问:后来,您学神学时的毕业论文就写中的律法观吧?

  答:是的。我在写论文前就想要找个对自己的灵命有实际帮助的题目,就研究了保罗书信中律法观和"新约"中的律法观,来探讨律法和恩典、福音的关系,才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问:能否谈一下如何认识清楚的?

  答:对于律法和恩典的关系,教会生活中有三种看法:一是律法主义倾向,认为"旧约"的律法还是要守,安息日会就特别强调这一方面,今天的中国教会这种倾向很明显,很多人依旧想靠行为称义;另一种倾向就是反律主义的,不要任何规矩,导致了在恩典中就可以放纵的倾向,其实这是一种自己为自己而活,为自己选择伦理价值的倾向,很轻视"旧约";第三种不是中间道路,而是超越这两者,在神的恩典中来重视律法的道路。

  问:那时您受律法主义的捆绑到什么地步?

  答:坦率地说,那个时候我追求律法到一个地步,在自己的生活中总是怕得罪神,自己的整个生活有半年多每天早上害怕起床去上班,因为我不知道怎样把信仰和生活联系起来,也不知道怎样保证在生活中不犯罪。就只好凭着信心,不思不想,也从不考虑到明天。没信主时,自己有很多做法使自己的公司收益还可以,信主后知道自己的一些做法不合乎神的心意,当时决定无论如何要顺服主;但一到了现实生活中具体的压力面前自己就不知该怎么办了。许多业务可以谈成我不去谈成,不谈成了,整个公司不单我一个人,有那么多合伙人、员工怎么办?这些工作上的痛苦,有时靠主得胜,但有时也失败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就求主能保守我今天能过去,不要犯罪;一考虑明天就很软弱,在自己的挣扎中感到很困乏,有很多问题又想着自己能解决。后来到一个地步,对以前犯的罪感到很恐惧,时时觉得自己要失丧了。恩典和因信称义的信息,就是直到今天,教会中对这方面的信息还是很含糊。

  后来,感谢主的怜悯,我有了感动:专心服事主,脱离周围环境,走一条新路。

  问:今天很多基督徒到任何一个环境中都不满意,不适应,于是就觉得这是主呼召他走专职服事的道路;什么都干不了了,就到教会中来。您怎么看?

  答:如果一个基督徒在一个环境中有很大的试探,很容易犯罪,自己的灵性又不足以应付,我觉得可以离开这样的环境。尤其对于初信主的人来说,灵命的成长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不是这种情况,这不过是自己的懒惰和不适应,最好求神给自己以力量来承担,积极寻求主的引导,神引导做的就顺服(林前7:20)。

  问:您自己还有工作时每天从不订计划,认为是出于人意的。今天呢?

  答:上说到神的灵是"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赛11:2),约书亚攻打艾城,神教导他们怎么用"引蛇出洞"的计谋(书8:4-7)。我们也当然要寻求计划和谋略,只要是在神的灵引导之下。

  问:在您的信仰经历中,您说自己曾经很轻视理性,很追求神秘体验?

  答:由不信到信,转折很大,体验性很强。读经时的体验当时对我灵命的成长有很突出的重要性。经历很喜乐,没有什么能拿来换。结果后来就发展到读经、祷告都不能离开体验和感觉的地步。因为没受过一定的神学装备,读经时只注重片面的字句,不强调对整体的把握,尤其对很多伦理问题无所适从,不知从何下手。而且,当时我成长的环境,大家都鼓励我重视体验,轻视理性。那时候,看《基督教要义》,只是看了一些,当时最感兴趣的还是见证,海外华人信主的见证很吸引我。

  读神学后,很多人关心我,怕我越读书会导致信仰越不清楚,送给我宋尚节的传记,我读到宋博士重生得救的经历,他怎么见到异象,经历有如此大的改变,我也开始来追求。也在思考读神学是不是有用?那时候又受到灵恩派很大的影响。再加上当时读神学的环境,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借知识来抵挡福音,把信仰当成是敲门砖,我不赞同,就强烈反对,结果就变成了不愿意读书、不重视学识的地步。因为我所见到的很多有"知识"的老师讲得很玄奥,借着知识自高自大,用理性抵挡真理,甚至于否定信心。

  现在,我才明白环境可以使人偏激,故意走向反面就到了轻视知识,认为生命和知识是分开的地步。个人经历的问题不能解决就禁食祷告好久,一件事很难胜过就祷告,会大喊大叫,喊了自己也有意识;有时会说舌音,说完了觉得情绪很释放。人说这就是方言,我觉得方言在中更多指的是外国话。今天,我还是持保守的看法,因为所谓说方言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对灵命的成长也形成了干扰。

  离开学神学的环境之后,在一个温暖的团契中,得到有属灵生命师长的教导,我内心的愤懑和偏激才被治愈,才形成了平衡的灵性观,灵性与知识才取得了平衡。

  问:真是感谢神对您奇妙的带领。在您信仰中有没有被书误导的经历?

  答:读倪托生的《属灵人》,把灵性与物质对立,给我带来了刻苦己身的禁欲主义的倾向;看他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他把十架和宝血分开,认为宝血是对付罪,十架是对付罪根,有点太分开了。其实,十架救恩是一个整体事件。

  问:您信仰生活中的禁欲主义、神秘主义倾向跟什么有关?

  答:固然与偏激的神学观念有关,实际上也和没信主前的经历有关,比如练气功,有很多"意守",很多修炼动作,追求达到某种境界,人的一生要不断超越等等, 身心就追求这种东西,很容易被魔鬼钻空子,不知不觉就被灵界的某些势力辖制了。这种心态也使我想借着某种操练来达到属灵的果效,讨上帝的喜悦。没达到就内心不安。

  另外,人的罪恶本性本来就有靠行为称义的倾向。路德说:靠信心称义的道理比靠行为称义的道理更难被人接受。诚然。

  问:您服事的机会和面现在都比较广阔了,那么您觉得今天中国教会有什么样的问题?

  答:第一,中国教会需要经历神话语活泼的大能,向使徒时代的教会来学习。今天我们教会实在是死气沉沉,难有突破;不管"三自"还是家庭教会。家庭教会以前缺少异象,管理混乱,问题也很严重;第二,教会需要系统真理的装备,平信徒的教育很必要;第三,当前的神学背景下,教会怎样走向合一?我们的真理是共性的,事工上是否有更多的合作?第四,目前,"三自"教会中肆无忌惮违背使"三自"内部有分化,越来越多的弟兄姊妹在寻求新路;家庭教会越来越被认可。但双方面如何才能走出不让主的教会受亏损的道路呢?

  当然,不管怎样,当我们靠自己时就会受到当头棒喝。让我们靠主刚强壮胆!

  问:路漫漫其修远兮,让我们秉承真理而求索。

  答:谢谢您的采访。我的思路可能不是很清楚,因为很多问题是一下子提出来的。但愿能对有同样问题的弟兄姊妹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