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太 18﹕12-20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教会也有教会的纪律。当有人违反了国家法律的时候,他就要受国法的制裁!有人违反了家规,小孩子不守规矩,他就要受父母的管教。同样的,当一个基督徒,一个天国的公民、一个神家的儿女,违反了神家的规矩,触犯了天国的律法,教会也有责任,也有权柄制裁他,管教他。

    一个国家的执法官员,(一个当官的,一个总统,)如果不秉公行义,依法办事,反而看人情面子,行贿受贿,贪赃枉法,那么这国家一定是天下大乱,不可收拾,像台湾一样。一个家中的父母,如果一味地纵容溺爱儿女,不严加管教,那么这个家庭中的孩子一定是无法无天,任性妄为。同样的,如果一个教会不是纪律严明,按照神的公义,秉公办事,那么这个教会也会乌烟瘴气,一片混乱,人人为所欲为!

    今天我们要查考的主题是:教会的纪律。我们一起看看圣经,查考神的话语,看看当一个基督徒,自称是信主耶稣的,神的儿女,当他犯罪,而且硬着颈项不肯悔改的时候,一个神家的孩子不听话,一个天国的子民违反神的律法,不肯悔改的时候,我们应当怎么办呢?神的教会应当如何替天行道,来执行教会的纪律,来惩治那个不肯悔改的弟兄呢?教会的纪律,这篇信息一共有七点。

    一.    执行教会纪律的动机 

    为什么要执行教会纪律?马太福音 18:12-14节:“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由它去?才掉了一只,还有九十九只吗。是吗?不!)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一只迷路的羊么。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你们在天上的父,也是这样不愿意这小子里失丧一个。”我们在天上的父不愿他的儿女当中有一个走迷了路,有一个偏离了正道。

    从这段经文,我们可以看出:执行教会纪律动机,是不是报复?我和你关系不好,把你赶走?是不是?不是报仇,而是挽救!我们应当以好牧人(就是耶稣基督)的心为心,他不愿有一只羊走迷,他宁可撇下那九十九只,到旷野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那一只迷失的羊,找到那一只,他的欢喜较比那九十九只没有迷失的欢喜更大,他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所以我再说一次,当我们执行教会纪律的时候,我们应当以耶稣基督,就是天上的好牧人的心为心,我们的动机不是要报复,不是要整人,不是仇恨,而是出于爱心,我们要挽救那个犯罪的弟兄,我们要找回那只迷失的羊!这是执行教会纪律动机!

    二.执行教会纪律的步骤

    马太福音 18:15-17“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怎么办?)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有三个步骤。第一步:私了。就是私下解决。你的弟兄得罪你,15节,你的弟兄犯罪,这是你们个人之间的私怨,“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不是当众,而是私下)指出他的错来;(弟兄阿,你得罪了我,你做错了,这件事你亏欠了。)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不是背后,注意阿,不是背后说长道短,而是当面。也不是当众,(我这个人有话就说,明人不做暗事,当着大家,他做了什么事,不是当众)而是私下。他得罪你,趁着只有你和他在一块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我们指正(犯罪者)的目的:不是要打倒他,报复他,而是要赢得弟兄,挽回弟兄!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我们的目的要得着他,赢得他,挽回他,找回那只迷失的羊。

    正如加 6:1“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注意啊,若有人“偶然”,这个人不是一意孤行,乃是不小心,偶然被过犯所胜,不是他故意要犯,而是他立志为善由得他,行出来由不得他,偶然被过犯所胜,身不由己,他犯罪了。那么你们属灵的人,(属灵的人不是说我们比别人高一等,比别人好,乃是说我们与神同行,以好牧人的心为心,我们了解圣灵的心,)我们就应当用什么样的心?骂他一顿?岂有此理?用什么样的心?温柔的心。好牧人的心,把他挽回过来。但是当我们救人的时候,小心哦,别让别人把你拉下水了。要“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           

    但是当你那么做,你去私了,单独面对他,他不肯认错,反而找借口,推脱责任,甚至耍无赖,怎么办?就放了他么?就算了吗?不!为了爱他的缘故,我们要继续进行第二步。第二步是什么?

    第二步:公证(16节)“他若不听、(不听你的私了,你个人的劝诫,)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

    为什么要带一两个人一起去?因为当一个人硬着心肠,不肯悔改时,这个人可能会很难办:他会强词夺理,他会胡搅蛮缠,他会推脱责任!甚至恼羞成怒,就象扫罗在先知撒母耳面前一样。圣经记载扫罗两次受到先知撒母耳的责备,哪两处?第一次在(撒上13)他抢先撒母耳献祭;第二次(撒上15)他不灭绝亚马力人当灭之物。扫罗这两次犯罪,似乎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

    第一次,撒上 10:8,撒母耳吩咐扫罗,你要在吉甲等候我七天。等到我来献祭之后,吩咐你当行的。你再行事。扫罗就等等等,等了七天撒母耳还不来。扫罗等不及了,就抢先献祭,就违背了神藉着撒母耳给他的吩咐,违背了神的话语。他刚刚献祭完,撒母耳就来了。“哎呀,你好。感谢主,你终于来了。” 撒母耳问扫罗说:“扫罗,为什么你不听从耶和华的吩咐,为什么你不等我来,等我来了再献祭?(13:8-14 )扫罗说:“嗯,这个吗,非利士人(就是他们的敌人)咄咄逼近,我们的以色列人又逃跑了,而且等了七天你还没来,你迟到了。压力太大,大敌当前,军心涣散,情况窘迫,我恐怕没有好好祷告神,我就迫不得已,帮帮你忙,勉强替你献上燔祭!”你听听多么属灵的借口!我要好好祷告。其实他是违背了神的吩咐。

    第二次,撒上 15:1-3,9,13-15,20-21神藉着撒母耳吩咐扫罗,把亚马力人的牛羊牲畜人口斩尽杀绝,鸡犬不留,全部杀掉。但是扫罗没有听神的吩咐,留下了上好的牛羊,还留下了一个活口就是亚马力王亚甲。留下了亚甲王,扫罗没有把他杀掉。所以当撒母耳来了,扫罗出去迎接,“哎呀,感谢主,耶和华的话我都听从了。”撒母耳说:“扫罗,为什么你不听从耶和华的命令,把那当灭之物灭绝呢?把牛羊人口斩尽杀掉?扫罗两次狡辩,“我听从了,神的话我听从了啊!” 扫罗两次狡辩,第一次是15:13B,“耶和华的话我听从了。” 20节又一次说:“我听了神的话。”这扫罗,他明明违背了神留下了活口,但是他却偏偏强嘴,偏偏说:“我顺服了!我顺服了!”

    先知撒母耳问他说:“那么我耳中听见的‘咩--咩—’‘哞--哞—’羊叫牛鸣,从哪儿来?”人赃俱获,扫罗不能推搪,他只好说:“这、这、这些牛羊是老百姓,是他们留下来的(不是我,而是他们干的)。而且他们老百姓也是一片好心,他们爱惜上好的牛羊,为要献祭与耶和华你的神!”你听听,多么属灵的借口!

    看到没有,这两次,当扫罗犯罪,当他不肯悔改的时候,当神的仆人责备他的时候,他就提出许多冠冕堂皇的借口。由此可见,一个刚硬不悔改的人,最善于狡辩、最善于犟嘴,他会胡搅蛮缠,强词夺理,他可以提出101 个属灵的美好的借口,来遮掩他的罪恶!

    相反,一个谦卑认罪悔改的人,不会推脱自己的罪咎!正如大卫,大卫犯了什么罪?记得吗?他和谁犯奸淫?拔示巴。他又借着亚门人的刀杀了拔示巴的丈夫乌利亚。当先知拿单来责备他,“你为什么藐视耶和华的命令,行他眼中看为恶的事?(你和有夫之妇行淫,又借刀杀了她的丈夫)因此刀剑必不离开你的家。”大卫怎么说?“我那天、我那天心情不好,她洗澡不穿衣服,都怪她。”是不是?他有没有责怪那个女人?没有。当先知拿单来责备他,大卫二话不说,立刻承认:“我得罪耶和华了!”然后马上立刻闭口,他没有为自己分辨!因为他真诚地认罪悔改了。“我错了,我得罪神了。”没理由,没借口。

    而一个不肯认错的人,恰恰相反,他是最会赖皮的!他明明说过的话,到时候又否定;他明明做过的事,到时候又赖掉!像泥鳅一样,见过泥鳅没有?抓过没有?滑溜溜的,一抓就滑掉了,抓不住它!所以要带着二三个见证人一起去,“凭二三见证人的口,句句都可定准,”叫他无可推诿,无法抵赖。

    但是如果经过这第二步,他还是硬着心肠,还是不肯悔改,那么这个人很可能倒打一耙,恼羞成怒,甚至扬言报复:“你搬弄是非,你无中生有,再多管闲事我就收拾你!我要把教会搞黄了。”就像扫罗,记得吗?他不肯悔改,受到责备,就恼羞成怒!甚至他还要杀害那仗义执言的先知撒母耳,他要杀掉那责备他的撒母耳。撒上 16:1-2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既厌弃扫罗作王,(他犯罪不肯悔改,我废掉他)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你去!到耶西家里,膏他的一个儿子作王,取代扫罗!”然后第2节注意到没有?撒母耳说:“我怎能去呢?扫罗若听见,必要杀我。”看见没有?扫罗,一个不肯悔改的人,多么厉害,心狠手辣!他会狡辩、他会找借口、他会耍无赖!甚至必要的时候,还会杀人灭口。碰到这样的人,你是用爱心劝对待他,给他机会悔改,用温柔的心挽回他。但是他不但不听,反而耍无赖甚至扬言要报复,碰到这样无理之人,我们应该怎么办?“太厉害了,老虎屁股摸不得。怎么样?算了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放他一马,由他去吧,别多管闲事!”行不行?能不能放掉他?不!如果你真爱他,就要继续照着神所吩咐的进行第三步。第三步是什么呢?

    第三步:公了(17节)“若是不听他们(这两三个见证人)、就告诉教会;(告诉教会里负责的,长老,监督,牧者,传道人或是两位老师,教会就要出面了来责备他。)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什么意思?看他像外邦人,你怎么对待外邦人,不信主的人?“哼,外邦人?滚!”是不是?我们对外邦人也是客客气气,但是你会不会跟他讲心里话?会不会把教会的事告诉他?把他当作外邦人,就是不把他当作主内的弟兄,教会内的事不会和他分享,还是客客气气的。

    经过这两次的警戒(私了、公证)如果他仍然硬着颈项,不肯悔改,就要把他赶出教会,“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不能再承认他是主内弟兄。这是第三步。

    三.执行教会纪律的权柄

    太18-20节读:“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我要与你们同在!)

    教会是有权柄的,教会是有能力的。这个权柄和这个能力是教会元首(天地的主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所赐给我们的。他说:“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基督的名)聚在那里,我就在那里,我就与他们同在。“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天上也捆绑;在地上所释放的,天上也释放。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求什么,你们在天上的父必定为你们成全!”他又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 28:18-20)

    教会是有权柄的,教会的元首主耶稣已经将天国权柄和能力,赐给了教会,赐给了我们!当然我们不能随便滥用这个神圣的权柄,不能滥用,不能随便,(啊,我有权柄,耶稣与我同在,我们是教会啊,就随便奉主的名,把这个赶走,把那个赶掉。)不能够随便奉主的圣名,为所欲为。不能!我们必须要使用神所赐给我们,就是赐给教会的神圣的权柄,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而且按照主的话语,照着主的吩咐,在他的教会中秉公行义,替天行道,执行教会纪律。按着公义执行教会纪律。这是教会的权柄,是教会的元首耶稣基督给我们的。

    四.执行教会纪律的失误:(有两个可能的失误)

    (一)不该用教会权柄的时候,却滥用权柄,这个叫作冒犯。就是随便奉主名打倒这个,赶出那个这叫冒犯,这是犯罪,是得罪神的。过火了。圣经里面,你想到的例子,冒犯的例子,不该用权柄却滥用权柄的例子在哪里?

    在约三9-10节有个冒犯的好例子!使徒约翰说:“9我曾略略地写信给教会;但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不接待我们。10所以我若去,必要提说他所行的事,就是他用恶言妄论我们。还不以此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且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这丢特腓滥用权柄、不该用权柄滥用权柄,冒犯上帝!他的恶行有四点:

    1)争权夺位。哪里看得出来?他“在教会中好为首”(我说了算,我是大哥大,一言堂)

    2)排斥异己。哪里?他“不接待我们”我们是谁?使徒约翰和同工。请问使徒约翰和他的同工是好同工还是坏同工?好同工。忠心的神的仆人。但是丢特腓竟然不接待。请问如果使徒约翰来到我们教会,你接待不接待?请不请他讲道?但是丢特腓说:“我管你呢!我就不让,不准接待!不准接待约翰,不准接待保罗!”哇,这个人真厉害!

    3)毁谤忠良。他“用恶言妄论我们,无中生有,造谣毁谤。” 用恶言,“这个约翰,他专权。他贪财。那个人,男女关系乱七八糟。这个是属肉体的,那个凭血气。”他用恶言妄论,无中生有,造谣毁谤神忠心的仆人。

    4)压制义人。“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我说不准接待就不准,你接待他?给我滚!把人赶走。)

    不该用权柄的时候,却滥用权柄,他冒犯了神。今天我顺便提一下,在中国,许多农村教会就有这种冒犯的现象。一些农村的土霸王,我们有路霸,有网霸,还有教霸。教会里,我说了算,要听我的,不听我的就把你赶走,不接待。那里“咔嚓”一下,这里拦路一刀。哇!好厉害!这叫冒犯!

    (二)恰恰相反:该用权柄的时候,却游移不决,不用权柄。这个叫作失职。应该执行教会纪律,把犯罪的人赶走,却是“哎呀,别碰他,算了!”不用权柄,没有尽忠职守,这也是犯罪。第一个是过分,第二个是不及。冒犯是过分,失职是不及,不管是偏左还是偏右,都是犯罪。我们看看圣经中一个教会失职的例子:该把人赶走,把犯罪的人赶走,用教会纪律,但是却犹豫不决。哪里?

    在林前 5:1-13。这里使徒保罗写信给哥林多教会,写这段经文,林前第五章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处理一些问题。什么问题?因为在哥林多教会有一个弟兄,犯了罪。什么罪?淫乱。(5:1)“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这是乱伦,而且闹的满城风雨,以至于住在千里之外的保罗(当时保罗在以弗所),都听到这的教会的桃色新闻。这样的罪,跟继母乱伦,不但神不能容忍,而且连不信主的外邦人的舆论和国家的法律都不能容忍,但是哥林多教会竟然不当回事,视若无睹,他们不闻不问!由他去,而且还洋洋得意呢,他们一点都不脸红(我们有爱!教会要有爱心,要包容!为他祷告就行了!我们遮掩这一切!)所以:保罗就写信责备他们(5:2)“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请问保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