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吹来寒意,也惹得落叶纷飞。你看落叶没有方向的漂泊,似一个个流浪的孩子。大自然总有它的造化之功,落叶迈入泥土之时,就是它创造奇迹的时候。一片片落叶悄悄地潜入泥土,经过一个冬天的潜藏、发酵,它们就变成了肥料,肥沃的土壤继续滋养着大树。等到来年春天,枯涩的大树又是新枝嫩芽,一片翠绿。人吃五谷而滋养身心,人的排泄物却是可以滋养土壤。土壤在大粪的滋润下,变得肥沃而丰饶。一片片秧苗的绿意盎然,正预示着土壤的丰美。

你看那大山,大树翠绿,枝繁叶茂;野草活泼,撒满了一个山坡的绿色地毯;鲜花的金黄,火红,还有淡淡的天蓝色,在草丛中影影绰绰,似梦幻的花园。这是大山的作物多样性。在这里,小鸟找到了栖息的家园,袋鼠有了温暖的家乡,蟋蟀也在这里安息,这真是大自然的杰作。

你看我们农家的田野,也需要农作物的多样性。休戚与共,相依相偎,就像人类的和睦共处。

湛蓝的天空,鸟儿在自由翱翔,像天使在舞蹈。

广阔的大地,绿色的植被,随风摇曳的蒲公英,像天女散花。

农民在田野里播种,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是因为丰收,因为土地的肥沃,因为大地母亲丰美的恩赐。

孩子在花丛中,在树林间自由奔跑,像一个个快乐的小精灵。

今年干旱无雨,农民田地歉收,一片荒芜景象。看着地里的庄稼长得如此瘦弱,像个生病的孩子,农民不禁落下伤心的眼泪。土地是慈善的,它总是愿意给农民施与丰收的恩赐。但是,土地有时也表现出特别的表情。干旱,洪涝与病虫害!每逢遇到这些,就是农民的灾难。是土地在发怒,还是土地要给农民一些历练的功课?这是一个谜!这是属于土地的千古之谜!农民或哀伤或哭泣或抱怨。但,没有一个农民是消沉黯然的。所有的农民都在绝境中奋然前进。没有放弃土地,没有厌弃土地,依然对土地满含深情,依然对土地心存感恩。这就是属于农民的可爱之处。

作为农民,在与土地相处的这么多年里,他们已经懂得依偎在土地的怀抱里,享受土地延绵的恩赐。在土地面前,他只知道奉献、付出与舍己。他们从来不会在土地面前耍任何心机。因为,土地是没有错误的!是的,土地完全纯良,土地完全圣洁。这是一个资深农民的心声。农民是如此单纯的信赖着土地的一切。在土地的耕耘与劳作中,他们的脸庞也留下了霜痕与斑驳。在城市人看来,那是衰老的痕迹。可是,在庄稼人眼里,这样的斑驳与苍老,却是属于一个农民的荣耀。

同样的道理,我们基督徒可以从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渊源中得到关于信仰启迪:望着困境与挫折,我们伤情落寞。不过,在夜晚祷告的时候,我们依然向上主感恩——“喜乐,丰收时,我要感恩。创伤,挫折时,我仍要感恩。纵然苦涩泪水眼中流出,我还要唱一首感恩的歌!”凡事感恩,这是老一辈信徒教给我们的人生秘诀与信仰奥秘。也许,顺境中的感恩,是理所当然的。可是,逆境中的感恩,却可以衍生为一种意志,一种内涵,一种灵魂的情愫。

就像使徒保罗,就算在监牢里面也能唱出美妙的赞美诗歌,以至于上帝使得牢房震动、牢门大开,施行了奇妙的拯救。手戴手铐、脚戴脚镣的保罗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点苦难和一点信心竟可以成为上帝福音的契机与突破口。深受重大苦难的约伯,即使在肉体破败不堪,濒临死亡的时候,依然没有对上帝心生怨怼,仍然发出由衷的感恩赞美。他所说出的千古名言被历代信徒所传颂,那就是:“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1:21)、“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约42:5)

而哈巴谷先知在一无所有、面临非常绝境时发出的对上帝的感恩赞美,更是令我们感动万千:“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哈3:17-19)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