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恒蜿蜒小径,加利利起伏山岗,约旦河滚滚流水,橄榄山遥望圣城,尽在眼前。”这是摘录的《我今重踏耶稣足迹》的一段文字,随其领略巴勒斯坦的美好风光。

在古老的从前,由尼罗河口径地中海岸往东北画一条线,通过巴勒斯坦,再往东南沿两河流域而下,直画到波斯湾口,这条半圆弧线所走过的土地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新月地带”——这肥沃的土地孕育了争彩夺艳的建筑、数学、诗歌、艺术与文化。而巴勒斯坦则地处肥沃新月地带的西南翼,虽面积狭小,却是亚、非、欧三洲的交通枢纽,位置重要,有“世界中心”之称。

耶路撒冷,地中海上帝垂怜之地,数十亿虔诚教徒朝圣的地方。战火纷飞的“暴风眼”,城头变换大旗,带着洗尽铅华的美丽和斜阳中的哀伤,静静穿越3000年的历史尘埃。不断沦陷,不断复原,被争夺被洗劫,永远不可被征服。

耶利米哀歌2章15节写道:难道人说称为全美的,称为全地所喜悦的,就是这城吗?这城就是巴勒斯坦中心的大卫之城——耶路撒冷,也成为希伯来人一切思想与活动的中心,并成为和平、公义、美丽、安全、神圣的象征。在基督教的时代中,这城的人口、华丽、声誉达到最高峰。这里黑门山的西南麓,众水由山麓涌出来的声音,在城内到处都听得见。

耶路撒冷城之西、东、南三面因有山谷而易于守卫,只建一墙便可固守。若由雅法门启程,沿着大卫街缓步下去,直到圣殿区的西部……哭墙雕刻在我记忆深处,它在历史中生存3000年,承载了哀痛、悲伤、分离、流亡,战火,更承载了犹太人对和平的渴望和追求,他们心中的伤痛永远不会磨灭,一切,都刻在了哭墙上。

犹太人的哭诉从古延续至今,它记载着犹太人的哀伤,将会一直一直延续到未来。站在哭墙下,那种强大的气场,把你牢牢地吸附在历史的空气中;那种无形的力量,将你的内心紧紧地牵扯;那种震撼的美丽,使你说不出片言只字。

还有圣殿山,苦难14站……太多的记忆、太多的战火留下深深的痕迹。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有故事。 

伯利恒位于耶路撒冷南约十公里。伯利恒是个山城,马路都蜿蜒而陡峭,顺着山坡修建。大小车辆在陡峭的马路上穿梭。十分奇特。没有斑马线。偶尔穿到马路对面去拍摄伯利恒市景,行驶的车辆都缓缓减速或停下,很友善。城里很少绿色很少绿树很少植被,一片土黄一片干燥。

伯利恒的马槽成了基督的摇篮。现在圣诞教堂外,就是著名的马槽广场。

耶路撒冷的夜色让这个城市充满了许多迷情。隐约的、淳厚的、深悄的、浓烈的,让我的心再生出种种遐想来,甚至有些如梦如幻。

窗外被一片炫目的华灯所笼罩,在五颜六色景观灯的照耀下,那把象征开启和平之门的大钥匙映画出耶路撒冷风格迥异的影子……

有人说,耶路撒冷的独特之处并不在于那些被无数次推倒和重建的建筑,而是千百年来络绎不绝前来朝圣的人潮。当你拥抱尘埃,默诵那些传世经典来到耶路撒冷,找到了与经文的人物、地点一一对应的遗迹,心里又会升腾起怎样的感动呢?

世界上有太多古老的城市了;而耶路撒冷,就这么一座。

(本文作者系90后基督徒,喜欢文字、音乐、做饭与思考人生。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