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死神学(The Death of Theology)在廿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盛行一时,危害教会信仰不浅,在西方神学中现已败落暂时消失,但在华人圈内,仍偶有出现。本文就基督徒思维特解析神死理念思维架构,并予以适当的信仰响应,以肯定基督徒信仰的真谛并宣告永活的神。

基督徒思维的特性

  一个成熟的基督徒应具有好的信心基础,也应具有正确的思维运作。所以,当基督徒宣信基督时,他是由世界转向了基督,并站在一个崭新的立场。在这种绝断性的决定行动中,神的恩典改变了他的生命、神的圣灵更新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使他完完全全的归服于神。从本质上来说,他虽一点也没有改变;但从认知的观点上来看,他与神,与人的关系都经历了断然性的剧变。他不仅不再与神为敌,也不再对神所创造的万物采取敌对的立场。他的心思意念在神的真道里得着更新而变化了。正如保罗的经历一样,他虽曾是受嘉许的法利赛学者,但他却从一个宗教的狂热者变成了一位基督教界奇特的思想家;甚至有人称他为「学问太大而癫狂的人」(徒26:24)。当然,说这话的腓斯都所指的并不是保罗的学问;而是指保罗在基督里的信仰叫他大大的癫狂了。基督徒既在思想上作了一个断然的决定,也自然的会存有高度的评判基础和创作思维;这也就是说,他面对既往和现在,都会要有高度的评判意识。他再也不是以奴才的姿态来事奉神,因他在基督里得着了真正的自由,从罪恶死亡和遗传世俗的捆绑中得了释放。为此,他会带着评判性的眼光来看世态真相,也会因此享受了神的恩宠和同在。对基督徒而言:我们原是上帝的工作,在基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是上帝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所以,基督徒蒙救赎的思维必会体验神的心意和神所喜悦的事;基督徒的认知也就因此得以更新。

  其实,基督徒的思维还有另一方面的特点:创作性,就是神的儿女在基督里重新有份于神的创作。所以,当基督徒面对神所创造的大自然时,他不需怀着敌意性的心态来制服大自然。相反的,他能体会神的创造目的,并能将大自然带回到神的救赎体制中。如此一来,基督徒就成了神恩赐的导管,也成了眷护神创造的仆役,其结果必会让大自然借着信徒善良的管理和经管,将神的荣美显明出来。

  1. 基督徒的思维使命

  基督徒的思维包括了评判性和创造性的运作。基督徒评判性的思维是在蒙救赎的范畴里评估他所面对的世界和实体。这种运作也包括了他对信仰的评估。因此,基督徒既然有份于神的自由,他也就在这自由中断绝了遗传习俗的捆锁而步入神的真实中。这正是基督徒思维的使命。

  在基督徒面对事物实体的评估过程中,他也必会评估他的信仰系统。换句话说,他会对信心根基作当有的评估和批判。这正是一种信仰的两难窘境。从哲理上来说,我们虽不能本乎信心来评估我们的信仰,但却可本着纯正的信仰来评估我们的信心。这也正是保罗所显明福音的真谛---本于信,也以致于信。所以基督徒应本着信仰的「背正」特性来操作他的思维以完成思维的评判和创作性任务。

  当我们认清信仰是一种绝对的投入,而信仰的命题是认识论的先设命题时,那么除了接受信仰的真实外,还能怎样衡量信仰的确实性呢?当我们站在神面前宣称我们对?的效忠,并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是我们应分作的」时,这种信仰的委身已成了我们对日常信心运作应有和谨慎的评估了。

  2. 神死神学思维的解析

  神死神学的思维(虽其影响早己衰残)是评估思维和创作思维面对神观念时的运作反应。这些人对基督教在西方和其它文化界影响的失策极感不满。当他们看到同僚们为响应时代需求而将基督教平俗化失败后,他们更要将信仰的平俗化推向信仰的世俗化。其实,若暂且撇开神死神学的后果不谈,我们可以从分析这种神学方法的核心看到神死神学的思维路线:它竟是已从其原意的「向神坦诚」(Honest to God)转向了对基督教信仰的叛变。

  正如斯托伯所说:若神死神学只是拒绝下列几种所谓基督徒的神学信念,那我们尚可虚心接受。那就是:文化产品的神;本体论哲学里的神;宗教假设命题的神;为解释信仰难题而提出的「鸿沟桥梁」的神以及宗教天良的神。注一 其实这些神本就不是基督教信仰中的神。宣称这些神死了实在是多余的,因为他们本来就不存在,也不是所启示的神。更可悲的是这些神死神学家以「向神坦诚」为口号表露出他们信仰的低贱。当他们以高傲的理性来否定那卑贱的信念时,这正表露了他们信仰的愚昧:就是在未能肯定所信的是谁之前,先肯定了信仰理性的权威;继而再以这理性创作了一些虚无的神,认定它就是基督徒的神,最后再站在审判者的立场来判决?。这不但是无谓的阴谋,更是荒唐至极。

  3. 基督徒信仰响应

  我认为信仰的再思和评估本就是基督徒应尽的本份。因为唯有如此我们才不会困囿在固执的荒唐中。我们应经常考验信仰的「投入或委身」因素(fiducia),使它能与信仰的感性达成「皆同」因素(assensus)平衡。因为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当你看见我的日子就必死」。所以判决和宣称神已死的神学其实是判决了人性的死亡。

  神选民蒙召的目的是为了要宣称那召我们出黑暗进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也就是要澄清对神的观念和对这位真神应有的态度。如今神呼召我们离弃传统的神来归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这位活人的神。为此,我们宣称神是绝对无限,?是万物的创造者也是万有的眷顾者,?在万有之上也在万有之中管理万有,?又差?的儿子耶稣基督来救赎罪人,并将万有交付在?手下。?高高在上也住在我们中间,与?的儿女亲切的现存性同在。?是活着并长远活在?的荣耀里。所以我们是向这样的一位真神誓约绝对的忠贞。

结论

  基督教神学的方法和导向是神的启示,这是一位蒙救赎者理性的正常操练基础。在这种基础下操练,我们思维才能明智的发挥其应有的评判和创作的特性,并完成神所托付的信仰使命。我们也可藉此操练并有份于神正直的评判和无限的创作来面对世界的挑战,来「清理」和「重整」我们的家园(王下20:1)注2。人的毛病常是对神、对人常存过分的评判论断,这也正是神死神学家们的弊病。神学的目的是呼唤我们将评判的锋芒转向自己和自己的信念病症,如此我们才能真正的面对信仰的实体,并以谦逊的心来享受神威严的同在。所以当我们认识了我们所信的是谁时,我们就自然会体验到神不是死了,而是永远活着!这正是今日我们对那位又真又活上帝的信仰宣告,也是对「神死神学」的反驳和宣判。

  1:Henry Stob.  Theological Reflection, Grand Rapids;Eerdrmans,1981。
  2: 本节英译「put your house in order」指办当办的事,或作应有的交代;含有清理门户之意。意义深远,令人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