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传统与传承的研究过程中,我们必会清楚看见,一个新的运动或活动,他想要成为传统,第一,他必须是根据神的道,否则他会成为一个传统外面的传统,或者说是极端的传统与异端的传统。第二,这个运动或活动要学习、吸收前人的传统,然后才是发展、发挥,这样你自己也就融进了这个传统,成为传统的一部分,这才是一个传统中的传统。为这个缘故,我们需要顺服与谦卑。顺服在前辈们优良的传统里,谦卑认真地学习传统里的一切。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传承与承传了。我们不是直接的领受神的启示,不然的话,我们认为自己直接领受了神特殊启示,就会陷入灵性上、逻辑上、信仰上,以及事奉上的危险。在《》里我们清楚可以看见,圣灵是直接地、个别地启示给先知与使徒,所以教会也就建立在使徒与先知的根基上(弗2:20)。而这根基乃是指使徒与先知们所领受的启示——真理的道。因此,当66卷《》启示完整的时候,我们同众教会一道宣认:《》的启示已经完成,不再有新的启示。但是圣灵的光照还会继续下去,所以我们中间也许有些人蒙受特别的光照,以致于对《》真理比别人看得更清楚,然后将所领受的与人分享和传给下一代。基于这个原理,我们青年人首先要继承前一辈以及整个教会历史中的优良传统。让我们回到《•提摩太后书》之中看看保罗与提摩太之间的传承与承传关系,以及传承的具体内涵。请读以下经文:

  1:1-2  奉神旨意,照着在基督耶稣里生命的应许,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我亲爱的儿子提摩太,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神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与你。

  1:5  想到你心里无伪之信,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罗以和你母亲友尼基心里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里。

  1:6  为此我提醒你,使你将神借我按手所给你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

  1:13-14  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用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爱心,常常守着。从前所交托你的善道,你要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牢牢地守着。

  2:1-2  我儿啊,你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

  2:15  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3:10-12  但你已经服从了我的教训,品行,志向,信心,宽容,爱心,忍耐,以及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所遭遇的逼迫,苦给。我所忍受是何等的逼迫;但从这一切苦给中,主都把我救出来了。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

  3:14-17  但你所学习的,所确信的,要存在心里;因为你知道是跟谁学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这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4:6-8  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将以上经文进行归纳,我们不难发现保罗至少有五个方面的传统传承给提摩太。一是信仰的传承(1:1-2,5),二是职份的传承(1:6),三是教义的传承(1:13-14),四是解经的传承(2:15,3:14-16),五是美德的传承(3:1-3、3:10-12)。

一、信仰的传承

  仔细阅读《使徒行传》14章8-20节,16章1-5节,然后比较1章1-2节和5节,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提摩太与保罗,提摩太与其母亲、外祖母的信仰传承关系。在解经学上,这里有两种观点,其一是认为提摩太是由他的母亲与外祖母带领信主的,因为《使徒行传》16章1-2节与《提摩太后书》1章5节的经文来支持说:“保罗来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里有一个门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犹太妇人的儿子……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称赞他”。“想到你心里无伪之信,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罗以和你母亲友尼基心里的,我深信也住在你的心里”。其二是认为提摩太由保罗带领归主,摩根在他的《使徒行传》解经书中就比较赞成这个观点,我们可以合理的推测说:当保罗第二次到达路司得,就是他被石头打的地方,他身上的伤痕依旧在,痛苦的往事仍存于记忆中,难以磨灭。在路司得,他却遇见了提摩太。许多时候,神的仆人在离开一地数年之后,重回到他当年争战、流血,受苦之地,却意外地发现那里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提摩太是何时成为门徒呢?我们无法武断回答这问题,但很可能他是保罗上一次到路司得传道时成为门徒的。保罗也曾经是少年人,亲眼目睹一位名叫司提反的圣徒被人用石头打死,他还替那些扔石头的人看管衣服。他曾听到司提反临终的祷告,看见他脸上的荣光,那印象永远嵌印在他的内心和生命里,他到了路司得,也经历了司提反所受的遭遇,或许也有另一个少年在场,看到他被石头打得半死的景象,如今他重返石击之处,发现了提摩太;从那一刻开始;年老的保罗和年轻的提摩太之间发展出一段罕见而美丽的友谊。提摩太被称为保罗福音所生的真儿子(提前1:1-2,提后1:1-2),且与他并肩作战,可见保罗在路司得被石击的经历,为他绽放出美丽的果实。

  其实从传承的角度来了解以上的两种见解,都应当被接受才是,不论提摩太是由保罗领其归主,或由其父母带领归主,这都是对信仰传承的肯定,诚如张永信在他教牧书信注释里所说的:“提摩太实在是有美好的信仰传统,以致他亦身受其益,得着这份对神的真信心”。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是由谁带领信主,如果你的信仰是由父母传下来的话,你需要反省自己的信仰,是遗传性的信仰还是传统性的信仰。如果你是由其他人带领你信主的话,你需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来13:7-8),你就可以分别他的信仰是活泼性的还是静止性的。但愿你我的信仰都有一个美好的传承和传统。

二、职份的传承

  “为此我提醒你,使你将神藉我按手给你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提后1:6)“你不要轻忽所得的恩赐,就是从前藉着预言,在众长老按手的时候赐给你的”(提前4:4)。从这两节经文中,我们可以肯定的说:提摩太的职份是经由保罗与众长老藉按手之礼而传承的。但是当我们论到职份的传承时,我们要非常的谨慎,因为天主教落入了权威传统的错谬里,皆因他们在教会论中对使徒性理解的偏差所造成。事实上使徒性包含着两个方面,其一、教义上的使徒性,也就是教会是建立在使徒与先知的根基上(弗2:20,太16:16-20),这根基乃指使徒与先知的教训——真理的道,教会既然建立在使徒的教训上,那么一切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除了基督以外,教会还能教导什么呢?基督就是使徒教训的总纲和本质,保罗岂不是说,除了基督与他钉十架以外,不知道别的吗(林前2:2)。说教会的根基是使徒的教训,就是指教会的根基是独一的基督(林前3:11)。其二、职份上的传承(组织上的传递),职份上的传承是非常的重要,我们却不是从天主教的这种错谬解经体系来理解,天主教认为教会职份的使徒性当然毫不干扰的继续下去,正如使徒时代的光景,他们特别强调自己的牧职是受使徒按立,不断地承继而来,这种观点就是所谓的“使徒统绪”,是一种使徒世袭性的体制,并为东正教、圣公会所主张,根源乃在于当使徒以及使徒们的直接门生都去世后,那些被认为真理和使徒教训的护卫者,特为谨慎地将教会和真理教导无伪的、真诚的教导后世的人,藉着按手的交接仪式将教导真理的职份交于他们,这样,他们就自然成为了这些职份的继承人。传统的教义也藉着他们继承性保留了下去。但在教会历史的沿革过程中,因着福音的广传,继承圣职的人不断增加,所以继承沿革也由独系而成为多层体系,为了避免假象,保守纯真,主教体系也自然产生。宗教改革后,真理的护卫不重于职份性的传统,乃重于真理教导性的传统权威。为此,使徒的承袭传统也由袭承性转向了传统性,在承袭性的三重意义:教会性,教义性和主教性中,也自然的只偏重于教会性和教义性了,主教性的承袭意义也自然不再被视为绝对性的必须了,所以,从《》真理来看,现在的教会自然是早期教会的延续,它继承了真教会的基本质素,在教义真理上来看,它也继承了使徒们的教训,所以在双重意义上,现今的教会是继承了使徒的传统,它虽未能确认它的真实使徒世袭性,但却带着真实的使徒性。因此主教职份,当然不是使徒的职份,主教性也自然不是使徒性了,为此,真正使徒的传统乃在纯真教义和真理的传统,在于本体和真道的传递,而不在于职份和体制。
从这种文脉的理解中,我们来了解提摩太从保罗与众长老那里获得职份对于我们今天的中国教会、温州教会有什么意义与教训呢?我们知道,教会组织与职份都是至关重要的,这是神在教会中所设立的,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所以他赐下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与教师(弗4:11-12,林前12:28)。但是对《》的整全性的理解中,我们清楚看到,不是职份制定功用,而是功用制定了职份,所以提摩太的被按立乃是因为他有蒙召的经历、有教导的恩赐、有热情的事奉,为这个缘故,我们中国教会的传道人当清楚知道,我们虽然没有接受牧师的职份、教师的职份……,但我们因具有教导的恩赐,事奉的火热,忠诚宣扬上帝的真理心态,我们仍然是走在使徒的传统中,但是进一步的说:若是有一天,教会把这个职份给我们的话,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因为在没有职份的时候你是谦卑的、忠心的、热情的,在有职份的状态中,你仍然是谦卑的、忠心的、热情的,我们本就是神的仆人。

三、教义的传承

  《提摩太后书》1章1-13节经文中的“纯正话语的规模”。这乃是神学教育的规范,不但是保罗自己宣道与神学院教导的规范,也是他交付同工宣道与教导的规范。当保罗嘱咐提摩太要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之先,保罗已将纯正话语的规模交付了他,换言之,保罗的事奉中不但有真理的内容可讲,而且他已将从神领受的真理以纯正的话语、严谨的思维组成一个规模或系统了,继而将这系统性的教导交付了年轻的提摩太。并恳切地劝勉他要用在基督里的信心与爱心常常守着,并要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牢牢地守着,更要将这些系统性的教训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这正是神学教育的根据,这也宣道传统的依据,更是神学传承的根源与楷模。

  让我们思想一下,保罗若不是将他所领受的真理,作系统性的思考、整理和保存下来的话,他怎能会保证他所交付的人不走样呢?从保罗著作十三卷文献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真是用心良苦啊!因为真理的教义在他精心细工,句斟字酌中成了形,不然我们就没有今日的《》,更没有今日的神学和系统神所带给我们对神真理的纯正和关键性的认识了。

  在此,我们自然而然的会想到中国教会的神学教育、温州教会的神学教育。姑且不论中国教会神学教育的情况,让我们首先来一起关注温州教会的神学教育,有目共睹,我们温州教会虽有一百五十年左右的历史,但至今仍没有创办一间神学院,所以我们温州教会今天还未形成学院传统与学术氛围。我想这与教会领袖眼光的短浅有关,在我们这里只有小打小闹,从没有长远之计的举动,在我们这里只有教堂越建越亮,从没有投资培养人才的行动,以致于目前为止我们还未有送一位到国外去攻读基督教方面的博士,据我所知就是到海外去读神学的也寥寥无几,不久前,我们中间的一位姊妹到新加坡神学院继续修读她的硕士学位,却不是教会所差派所支持出去的,而是她个人的、家庭的行动。基于这些原因,温州教会虽有一年制,二年制的培训班七八间,却没有一间具规模、上档次,够上学院或神学院的资格,我们这一代需要反省,我们这一代需要努力,我们这一代更需要付诸于行动,要么将自己献上接受正轨的神学教育,今后成为温州教会神学院的老师或创办者,要么出钱出力去帮助其他人去国外读书。让我们万众一心,凝聚一切的力量为温州教会拥有自己的神学院而努力。另一方面,我们又不能放下我们现在所做的各项培训事工,我们需要勤奋思考,谦卑好学,我们需要彼此接纳,共同配搭,我们需要团体精神,精兵风范,我们更需要彼此切磋,共同计划,将培训事工做得有档次,上轨道,有一朝一日将会有学制统一、图书共用的多间理想神学培训中心在我市崛起。

四、解经的传承

  当我们谈到二位学者对同段经文持有不同见解,甚至是背道而驰的观点时,当怎样行呢?第一,我们应当很谦卑,因为我们是被造的,有限的,理性被玷污过的人,虽然我们曾蒙救赎过,又在圣灵光照下去了解《》还是可能有错误,所以我们也需要特别谨慎。第二,我们也理当尊重教会历史不断在圣灵保守中的传统,我们不是说传统就没有错误的可能,我们乃是说圣灵在教会历史传统中所留下的脚踪,我们需要去学习,去注意。经过长时间的考验,我们会看见哪些是符合《》原来的意思,要去继承、去发扬;留意哪些是不符合《》原意的,以免再去重复那些错误;观察哪些是遗传的东西,免得成为我们这一代的捆绑与绊脚石。

  对一位解释《》的人来说:释经者应有一种正确的神学假定,也就是纯正话语的规模(提后1:13,罗16:17)来作为思维的基础和规范。因为释经者不可能也不应以空白的思维状态来从事他的释经工作,所以当我们提到神学假定的时候,也许有人会立刻质疑这个提案,或者以归纳法的释经原则来驳斥,或者以神学的方法论来批判,其实我们必须先得承认不论是逻辑上的演绎法与归纳法,它们本身都是有先设的,有假定的,都是以信心为基础去运作的。为这缘故,凯波尔说:要作一个好的神学家,必先作一个好的解经家,这话果真属实,人没有权力将其神学强加于《》上,相反的,人必须从《》来取得他的神学思想,照样,一个人若作一个好的解经家,也必须先作一个好的神学家,因为《》是自承一贯的合一体,它在这里所教导的并不能与在那里所教导的相冲突,《》中的反合性都是表面而非实际的冲突。《》是它自己不可错谬的解释者。《》中的每一部分必须根据全体来解释。可见,总原则解经(哲理神学的解经)是何等的重要,加尔文先生就是这样的学者,他是一位解经家,也是一位神学家,加尔文在他还未写全部《》各卷注释之先已引用了六、七千次《》里面很重要论点来把整个神学系统建立起来,他先写下了《基督教要义》这套巨著,然后他才开始一卷一卷的解经,一生完成了六十五卷的《》注释书(只有启示录没有写注释)。

  同时,释经者还应具有一个学生的心态,而不是学者的心态,当你翻开《》时,你是以神儿女的身份、以神仆人的心境来等候神,像撒母耳在神面前一样:我主!请说,仆人敬听。因此他不是考查者,更不是批判者,乃是一位善良忠心有见识的管家,敬虔的受教者,“从库里拿出新旧约的东西来”(太13:52),他的任务是肯定《》本身语言和资料的真确性,以及对经文文脉性的了解和历代以来教会对经文的领受。他的使命乃是从他忠心研究和查考中看重神话语对当代子民的教导和信息供应。解释《》的原则虽然不少,但基本原则和方法就是历代以来教会对《》信仰告白:《》是永生神的话,是生命的道,是神交付于教会永恒救恩的道,是超时也是及时,《》的中心信息是神在耶稣里为全人类所成就的救赎恩惠,在这恩典里,神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新族类,为要宣扬他的荣耀和美德(彼前2:9)。纵观温州教会释经历史,从没有《》到手抄《》,一直到如今约四十年历史中,我看到温州教会,经过了无释经时期,串珠释经讲道时期,伴偶释经时期,灵意释经时期,字义造就释经时期,历史文法释经时期,从而进入归正神学的总原则释经时期,这种释经法是在历史文法释经学的基础上强调总原则的把握,整全性的思考,信息性的应用,将神学、解经、教义、历史熔为一炉,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神的道是活泼的,大有功效的,在21世纪中将推动温州教会向下扎根,向上结果。神的话是灵,是生命,在21世纪中将喂养温州教会不断的成长,长成满有基督的身量,愿我们每一位青年弟兄姊妹都踌躇满志,咬紧牙根,奋发图强地来追求神的话语,进入优良释经历史传统中。

五、美德的传承

  “但你已经服从了我的教训、品知、志向、信心、宽容、爱心、忍耐,以及……苦难……”(3:10-12) 这是美德的传承,在这种传统里我们看见使徒不单是一个能言会道,也是一个殷切的行动者,给我们留下事奉的榜样,以下我们简单来分析三种美德传承。

  1、受苦的心志

  “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象基督的精兵。”(提后2:3)“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邦,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邦”(提后2:9),“我为这福音奉派作传道的,作使徒,为这个缘故,我也要受这些苦难,然而我不以为耻……”(提后1:11-12)“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林后11:23-33)“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可悲的……”(林后12:10) 不需要我多说什么,我们只要细读这些经文就可以看神仆人保罗的事奉风范——受苦的心志,彼得也教导我们说:要将受苦的心志当作兵器(参 彼前4:1)。苏格拉底说:没有受过苦难考验的人是不配活在世上的。对我们基督徒,尤其是事奉的基督工人更是如此,所以在事奉上你不要将自己的苦难看得很特别,甚至将它个别化,其实,你们所受的苦难原是人共受的,神的儿子耶稣来到世界也没有特权——可以取消受苦的机会,为这缘故,我们还说什么难?我们还说什么苦?我们不再软弱,我们不再灰心,我们不再绝望,但愿我们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你看,生性懦弱、胆怯的提摩太也为主的缘故毅然走向监牢,背起自己的十字架。

  2、信心的传统

  “但你已经服从了我的……信心……”(提后2:10) 仔细观察保罗一生的传道生活、福音事工,你知道吗?他的踪迹已经踏遍了亚欧非三大陆地,将福音带给困苦忧伤、失丧的人们。大布道家葛培理比较于保罗的福音事工,不禁赞叹地说:“我们当今时代,交通便利,科技发展,却没有将福音带到全世界,而保罗当时就已经将福音传到遥远的西班牙”。试问:保罗福音事工经费和个人生活费用一生大约需要多少开支?有谁来作他们的经济后盾?《》中虽然没有提到这个情况,但保罗在经上某处说:我并不是因缺乏说这话,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我知道怎样处丰富,也知道怎样处卑贱……(腓4:13-20)“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林后6:10),看到这些经文,想起唐老师常带着笑脸所说的话:“我们国际神学院很富有,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钱”。我的心在我里面似乎在提醒我说:这是使徒们的事奉传统,这是温州教会前辈们的传道生活,这也应当成为我们的事奉传统。戴德生说:我们因神的呼召来作神要我们做的工作,相信神必会供应!这正是信心之旅的座右铭,来!放下重担,踏上福音征途,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摆在面前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的右边(来11:2)。

  3、爱心的榜样

  “但你已经服从了我的爱心……”(提后3:10)“……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徒20:21-24)“我在基督说真话,并不谎言,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骨肉之亲……”(罗9:1-3) 从这些经文的字里行间我再次看见传道人保罗的背影。那是父亲的背影(帖前2:11),他沉重的步履不禁使我们回忆起他一生勤奋地穿梭在地中海的三大州中间,寻找迷羊,为拯救失丧者,流下多少的汗水、泪水、血水。那是母亲乳养婴孩的背影(帖前2:7),那是工匠制作帐棚的身影(徒20:34)。保罗这样做,为了什么?是为名吗?不是。是为利吗?不是。活着只是为了爱,为了回应神的爱,为了爱灵魂所以他如此作,为了爱……他将自己的一生当作活祭献给神,圣火一直催逼着、燃烧着他的生命,基督馨香之气从这个祭物上飘散到四方。只因有了爱,什么都可以给予、舍去。戴德生正是走在这个传统中间,晚年的时候迸出一首千古长青的诗:“假使我有一千镑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使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你看如今,戴德生第五代曾孙戴绍曾仍然委身于世界华人福音工作,今天,你我还在这里闲站吗?

  透过对《提摩太后书》关于传统与传承这个命题的演绎、勾勒、梳理,我们当代的青年基督徒与青年同工必从中看到传承的重要性以及传承的具体内容。现在,让我们一同踏上回归之路,回归《》,回归教会历史,回归正确的教会论,追溯我们的属灵传统,追忆我们信仰脉络。让我们一同回顾历史,因历史是我们传统的根据与导师;珍惜现在,因现在是我们工作的良机与生存意义的体现;前瞻未来,因为未来是我们希望与奋斗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