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乃简略的介绍哲理神学之运作。主要的目的乃是盼望信徒能视理性和理性的运作为神的恩赐,并能以平和的心态来面对信和未信者所出的问题;更能从不信的疑惑,进入因信的怀疑,最后才能本乎正确的信仰和信心,为我们信仰的原委作些正面的责疑——

  哲学一词常人闻之,崇敬畏惧不一,多有误解。哲理神学一词,更受非议。人常认为既为神学,何与哲理一词相配并称?从信心和信仰观点来看,二者应有水火之别,不可相融。其实不论哲学或哲理神学一经略微解析,就可有助明晰。其效小则可以避嫌,大则可以致用,这就是本篇短文的目的。

  所谓哲学,广义来说乃是指一切智能的理性、感性,意知运作之结果,是人类知识追寻和应用之根基。狭义而论则为人类对存在,宇宙和人生观的立场和应用,都是人类存在和思维的独特品味和实际效用之结晶;集前人思想知识之总和推及后人,让人享受,应用和发展,是为人思维立场的导向和目的。而哲理神学本乃神学范畴里的一门学科,其重点要义乃在以哲学推理方法,本乎信仰立场来反思存在以及基于启示的信仰要义;也就是对个人的信仰系统所作的理性交代,是基督教神学界方法论解析和运作时的必然要诀。其目的无非是为要讲述信仰体系,作些信仰交代,也就是为自己及未信者提供合理合情的信仰原委,以达致知劝服效能,和超越存在现象和情调情感以及意志执着领域之真实。换句话说就是要将启示的绝对性放在人的相对思维运作中,以造成一些权衡性作用,好达到理知的平衡状态(Cognitive Consonance)。这样才能对事实真理可有正观、达观。分述于下:

一、存在和存在意识的肯定和识辨

  对一般人来说,存在必定是一种具体事实。其实未必,因为凡具体者就都会重于实体和现象。然而一切具体,都在存在和物质的结联中,虽“实”而未必都是“真”。 因为凡属实者必为物,物存则在,而物灭仍可有所存。故曰存在必在存在意识的理解下才能肯定为真。

  举爱为例:爱必会有所赠所予,这样才有领受所赠、感受所爱。这么一来,有一天赠物就是消毁了,真爱尤可有所存。因为爱的真切虽在具体赠授过程中肯定了“实”,但竟已在识辨和认知中肯定其“真”。这是唯物唯心的要诀之一;也是一种实际性的哲理分析和综合,是哲学的初步运作。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哲学乃思维运作的基本表现,目的乃是要从存在的体验和观察步入存在的意识。再借着存在和存在意识的识辨,借着由具体和短哲的“实”,将思维带到抽象永恒存在里的“真”去,使人可以在真和实的替代和识辨中,从相对看到绝对;又以绝对的“真”为基础来体验和实践“实”的功能; 这样就可以在“真”里逮着了“实”,使“实”在人的理性思维中成了永远和不变的“真”!

二、哲学的基本运作和功能

  哲学的基本运作包括思维运作的三种特点:分析、反思和创作。

  1. 哲理思维的分析功能

  人的思维一旦接触了存在实物,就必然会有认知性的反应(Cognitive Reaction)。认知反应的功能乃在于对实物有所分解和整合,使人可以清晰明了实物。这就是分析功能的特点:能以认知将事物在的实物加以解析、评判、散发和演绎,好为认知的下一步内聚和整合运作,作些前提性的准备。这是评判和解析的要诀。

  2. 哲理思维运作的整合功能

  思维的积极运作乃是能将认知解析和评判的结果,在新的立场和信念下重新整合,以形成崭新理念和推进思维,使思维可在这种聚汇综合的过程中得着建立,肯定和充实。哲理思维的整合功能造成了知识的推广和推进,是文化和文明的动力。

  3. 哲理运作的反思功能

  反省(Reflection)和反思(Rethinking)是思维运作的一些特别运作:包括了自我绝对思想的肯定和重整。人就是藉此坚定了立场和信念。 这样,人的行为才能稳定自在、不易动摇。人更可借着反思和再反思、反省和再反省促进思维和信念的健全和完整。

三、哲学思维的先决条件

  为了达到上段所述的运作和效能,哲学思维需具有下列几种条件:

  1. 真诚和忠实的求智心态

  对一般人来说,哲学纯为天资高、智能过人者所拥有。但从广义来看,智能虽与天赋和知识的获得与运用有密切关系,但智巧之别甚为明显,不需赘述。当人对人生经验存有认真态度,能付代价又能对事实和生命真理的挑战,有诚信忠实的自我反省和深入检讨时,哲学思维就起步了。当人能饮水而思源、见事而探理、遇难而索因、有所作为、能有评判、凡事求全、求美,就是走上了哲学思维之道。

  2. 个人处境的领悟和体会

  人人的背景、处境和思维异别不一。生活的本身不但是一种经验,更为重要的是人能有领悟和体会。一般文化的研究常认定环境变动愈大,人的思维反应就会愈剧,思维的运作和启发亦会愈多。其实从人性的观点来看,人的存在未必纯是被动。 人虽活在极限中,但人的极限,不论其先天性或后天性,只是人的附属状况和条件。因此,人也未必是纯粹被动。 其实,人思维和行为的主动性一般多于其被动性。人性中虽有怠惰成份,但人的尚上、求全和寻美意志永远是他思维的导向和启发。人的“肯”常是“能”的领班。人只要对生活和处境有所领悟体会,哲学思维即会上路。生命的体验造成人生经验的事实和充实,为哲学思维提供了不竭的思考材料。

  3. 通识和渊博思维的训练

  通识人皆有之,亦供人备使用。人只要对自然天体,物质存在,生命演变,人情世故等肯观察索集,就会启发思考,续而激励思想,训练思维,日日进深而趋向完全。通识的广博帮助我们不闭门造车,亦可防止我们面壁虚构。相反的,它可能使我们在尽力搜集各方观点后,处事为人,汇聚主流,达理顾全,中庸大方。

四、哲学思维的方法途径

  哲学就是科学的理论基础和系统架构,它也为各项科学探讨提供原型的方法途径(Methodological Paradigm)。哲学思维的方法简述于下:

  1. 原则化和抽象化过程

  所谓原则化就是弃别以求同,抽象化乃是弃实以求真。俗谓哲学是识树见林,以全替大、能将所集的知识甄别归类,异中见同,同中识殊,以达全观之效。这样一来,思维才不必附属于具体物界,也不会停留和困圄于事物感观之中。因为事物一旦经过原则化的整理,原理即立,观念亦进而成了概念,再经思考可成理念。这也就是教育及哲理中所谓的抽象化过程(Abstraction process). 只有这样知识才会真正成为个人产业,难被丢失。

  2. 周遍化和理解化过程(Comprehensive Process)   
 
  哲学思维的整全运作也称为周遍化,这就是理解(或称周解)过程,也就是周解知识(Comprehension)的前奏。人的一般知识必会遵遁下列步骤层次推进:由认而识,由识而辨,由辨而知,由知而会意,由会意而周解,这五个步骤。知识一旦达到周解层面,人就会有解读和诠释技能。哲学思维也都是遵遁这些层次。这是哲学知识实用的前提,助人在面对事物时,能理解事理,知识思维也可以应用自如了。

  在此我们也该注意周遍知识的另一特点。在哲学思维的运作和委身上,人一旦有了周遍知识那幺就可以不需在面对某种信息时,追求信息的完全甚解。因为周解知识的维妙可以使人不必在各样事上细察秋毫。因为在哲学思维的前提下,人对某种学科的周遍性认识使他能以类推方式 和周遍原则去理解各事。

  3. 美术化过程

  美本就是周、全之最,也是艺、术之极。美的真实和意象无形无体,不能言喻,只可共知意会。在哲学上,审美标准虽是见人见智,但美的本体竟是无辩真确,不能否认。人在哲学思维运作过程中由被动而主动,续而由主动而“他” 动。这个“他动”的“他”乃是有位格的?、也是真理的绝对标准。这么一来,思维在顺服美的呼召和导诱时,乃是从对“实”的追求,进到对“真”的追求。在伦理道德上,也能由对“价”的追求,转遇到对“值”的追求,最后再而转到对理和对道的追求,慢慢地走向追求永恒真实和绝对真理。这正是哲学思维的终极关切:格物而至于致知。但这一切的一切还得由神学的方法论为基础来肯定和应用。

  这就将我们带入了哲理神学的讨论思考范畴里了。

五、哲理神学的探讨

  一般来说哲理神学可分为三个主要部份:宗教哲学、道德哲学和护教哲学。中世纪西洋士林哲学或经院哲学视哲学为神学的使女(Ancila Theologiae),乃定哲学之任务是为设定教义信仰,阐解教义和护道抗异。就为这个缘故哲理神学的要诀也可在这三个范畴里来理解。

  其实神学和哲学最大的不同乃在于“神本”和“人本”先设要诀的区别。神学的基本要诀是启示,基本方法是信心信仰,基本表现是领受、体会、感恩和顺服。另一方面,哲学的基本要诀是探索,基本方法是思考,基本表现是运作,成就、持重、自是和把握。正为这缘故,二者虽相近却常有水火不容的予盾和冲突。

  从哲理神学一词的含意中,我们可以看到这词乃企图将神学和哲学结联,而重点放在神学,不在哲理。在此哲理只是一个中介,不是主体。简单说来,哲理神学乃是以哲理的思维来思考神的启示和神的作为。这就是圣安瑟伦原理的因信求知原则(Fides Quaerens Intellectum)之应用。

  1. 哲理神学的起点

  哲理神学的起点是神的启示和神的作为。这个信念和假设很明显的指明神是一切的根源,也是一切的动力的源头。神是自有永有,神的作为也都是自由作为。为此,神学的研究对象不像道学或哲学的研究对象: 神学是思考和研究神的启示和作为,不是研究神的本体。既然如此,哲理神学的起点就先肯定了两种极限:a. 研究对象(启示)的极限性 b. 研究技能(人思维技能)的极限性。有了这种信念假设人才不会钻牛角尖,误入歧途,越思越糊。

  所谓启示的积极性就是指出启示既是出于神,那么在神启示的当时,神亦隐藏了自己,再说,神启示的也只是神只将?乐意人知道、有关救恩的事启示给人。人不需,也不该在启示以外寻求其它真理,以为只有明显的事才是属于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基于这个出发点,神学研究才会有真实的意义。

  此外,当我们肯定了神学研究技能的极限性时,我们才能存感恩的心殷勤的来运用我们的理性来尽反省、再思和重整的本分和事务,坚定信仰,说服理性。

  2. 哲理神学的方法

  哲理神学的思考研究对象既然是神的启示,那么其研究方法必然是心灵里的信心。在此,人是被动中的主动。启示始于神的主动,激发人的受造心灵,神又以道触发人的信心,导诱人开始信心的追求。在哲理神学的前提下,人的信心探索是有导向性的探索,是一种探索(Quest)不是一种寻索(Search)。前者是已有方向目的,有如叩门的心态;后者源于自发,有如海里捞针,虽知有针,但不知何处可寻。这正是神学和哲学相异的差距。

  在此重述信心乃是基于神在创造时和恩眷中所赐于人的道种,信心只能在圣灵的浇权和感动下才会萌芽生长。

  3. 哲理神学的目的

  哲学思维过程的目的离不了智能和智能的追求。但哲理神学的目的乃是要得着敬畏和因为敬畏神而来的智能。哲学的至终目的是知识和知识的应用,而神学的的至终目的却是认识神、神的启示而顺服神、敬畏神、享受神。为此,在哲理神学的运作中,信心追求理解,而理解的本身是理解的极限,使人可以在这极限中以感叹和顺服的心不断追求探索,顺服道的推动和诱导,使人更亲近神,愿为神的仆人,也能因此肯奴役于人。

  正为这缘故我们可以肯定信靠真神。从事神学思考的人是尊重神的启示,又能敬重自己的本位,能尽神所给予的人位份和本份来善用神的恩赐,在救恩的范畴里,作忠心善良有见识的管家,作神的事。

六、哲学与神学的关系

  哲理神学大致可分为宗教哲学、道德哲学和护道学三大类别。三者都重于理性的运作和推论,旨在以哲学的方法来分析和阐明某种思想或信念。 三者中除了护道学外,其它二者皆重于道学性的思考过于神学性思考。 因为宗教哲学和道德哲学的论题,都未必需要有信仰理念的先设,唯有护道学是始于信仰,依赖信仰,又终于信仰的恩维推论形式。为此, 终归来说,护道学才是真正的归属哲理神学一种学说。 详细一点来说,哲理神学里的护道学就是本乎信仰的思考,在其反思考教义和信仰过程中,能详细的为信仰原委竭尽应有的交代。简单的说,哲理神学就是哲学思维和神学思维在理性里的会合。田立克将哲学和神学的关系形容为并现关联(Correlational)而提议以并现关联法(Method of Correlation)来探讨宗教和信仰问题。

  其实哲学和神学的关系大致可以分为三种: 1) 相辅相成性关系; 2) 相抵相敌性关系; 3) 并现共存性关系。相辅相敌二者意义其明无需赘述,唯并现共存关系需为略解。

  所谓并现共存者(Correlation)乃指二者关系虽会呈现因果性的互联,但关系只是现象性,有其一必有其二,二者不能缺一,然二者不为因果,亦不能有替代的关系。形如宗教与信仰,道与理,法与律等关系。这个理念原于田立克(Paul Tillich)。 田氏认定哲学的功用其实只是为了分析现象,归纳事实,以求事理要诀;但他们的谈论无非是要寻求答案。这些答案,根据田立克:惟有在神学里才能找到,也只能由神学来提供。总归来说,这就是说由哲学提出问题,让神学来提供答案。这就是哲学和神学应有的关系,那里有哲学和哲学的探索,那里就得有神学和神学的答案。在这种的思维架构中,哲学和神学之间,二者并非齐平,而是互为问和答,解和释。

七、结尾的话

  本文乃简略的介绍哲理神学之运作。主要的目的乃是盼望信徒能视理性和理性的运作为神的恩赐,并能以平和的心态来面对信和未信者所出的问题;更能从不信的疑惑,进入因信的怀疑,最后才能本乎正确的信仰和信心,为我们信仰的原委作些正面的责疑。这样我们才能作个堂堂正正的信徒,在信仰的反思、反省、再思和重整中,为我们心中的信仰和盼望的原委,作些正面的交代,欢欢乐乐地来事奉神。

                      2004年4月29日。美国国际神学研究院(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