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你当听,当存智慧,好在正道上引导你的心。”
                            ??箴23:19

  在人的思想领域存在着一种有趣的钟摆现象,这种钟摆现象在时间里呈现出一种蜿蜒的路径。人对一未确定事物的认识过程往往会有这样的一个钟摆的过程。因为有待人认识的事物是无限个,所以这种钟摆现象总是存在于人的思想领域,伴随着人成长的整个过程。

一、历史中的钟摆现象

  假设在客观上神为人定了一条合乎他心意的真理路线(图中的Z线)。这路线是神原定的旨意,是最正确的路线,是最理想的路线,是唯一真理的标准路线。又假设神在人心中设定了认识真理路线并与真理产生共鸣的功能。由于我们一般认为这两个假设是成立的,所以我们一般会认为:当人信主后,人便会随着神真理的路径成长和行事。但在事实上并非绝对如此,因为人不是孤立的人,是存在于社会的人,而社会是复杂的,是各种因素相互作用、激荡的一个场所,所以身处这样一个社会的人在思想与做法上每时每刻都受着社会环境各种因素的冲击。再因为人对真理的认识是一个程度不断深化的过程。这样的人在这种冲击下与真理标准产生一定程度的偏差是难免的。而且由于这种偏差的角度变化可能是很小的,所以一下子难以被人察觉,但经过一定的时间后,这种微小角度的偏差便会变得明显,从而画出一条远离真理中轴的路径(见图1)。当这种偏差因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明显并达到
         
图1   

                            
   图2

  一个极点时,人会察觉到偏差的存在,一旦偏差被人察觉,人便会反思偏差产生的原因,接着修正自己的方向,归回真理中轴。由于这种归回是合乎真理的,所以它会越来越多地得到实践效果的支持,从而使这种归回的力量和倾向在归回过程中一再被加强(我们可称之为归回的惯性)。由于这种归回的“惯性”作用,人在回到真理中轴后不能立即停下,所以又产生不被自己察觉的反向偏差,从而走向另一个偏离的极点。(见图2)这种“从一个极点到另一个极点”的钟摆现象普遍存在于人对事物的认识过程中。人也是在这种钟摆式的认识过程中渐渐成长的。

  这种钟摆现象不仅存在于个人的思想领域的变化中,也存在于团体与组织中甚至于整个社会的文化变化中。由于人是社会的最基本要素,所以由人组成的团体??教会也会因此而具有一定的钟摆现象。其中团体中的领导者的钟摆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团体的倾向。

二、钟摆的原因和结果

  造成这种钟摆的原因是:第一,人是从无知到有知,并且人的有知是有限度的认识。没有一个人完全认识了一切的真理,测透了神的丰富。所以,对于人来说,人总有一些未知的领域。第二,人活在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在这种多元文化的社会充满了各种思潮,各种观念。有正确的也有错误的。有限的人在这种多元文化的冲击下,难免在一定程度上与真理的中轴路线有所偏差。因为人对很多思潮与观念不能彻底地认识清楚,有时只能凭着现有的知识和直觉进行识别和接受。这种认识的不彻底性和非理性使人难免在一定程度上与真理中轴产生偏差。第三,由于这种偏差的起始角度可能很小,所以一开始很难被人察觉。但当这种偏差大到一个程度变得明显时,人的内心藉着《》会感知到这种偏差,从而反思偏差产生的原因,最后归回真理中轴。由于这种归回是合乎真理的,所以它会越来越多地得到实践的支持,从而使这种归回的惯性在归回过程中一再被加强。第四,由于这个归回惯性的作用,当这种归回到了真理中轴时,它的倾向尚未消除,反而可能正是它的倾向力最强的时候。这种惯性使得他冲出真理中轴,产生又一次的反向偏离过程。当这一种反向的偏离达到一定程度,变得很明显时,它又会被人所察觉。这时人便会反思偏差产生的原因,接着修正自己的方向,再一次归回真理中轴。(如图3)
 
图3


  当人对不确定事物的认识经过一个回合的这种钟摆过程后,在理论上可能会出现下面三种结果。这三种结果是:1、继续钟摆2、继续钟摆,但钟摆的幅度有所减小,3、停止钟摆。

  第一种情况是因为人没有反思以前所犯的错误,以致于重新犯以前犯过的错误。在这种情况下人对一事物的认识总是在不断的钟摆过程中。第二种情况是人对以前的错误有所反思,有所警觉,但这种反思和警觉还不够,以致这种反向偏差的归回,由于惯性的作用,又在一定程度上冲出真理中轴,但这种倾向有所减少,从而使下面的一个回合的钟摆有弱化的趋势,钟摆的幅度变小,经过几个回合的钟摆过程,它会越来越靠近真理中轴。第三种情况是人对以前所犯的错误进行了彻底的反思,以致于在反向偏差归回的过程中能调节好归回的惯性和力度,使这种归回最终吻合于真理中轴。(如图3)

三、钟摆的幅度

  历史中的钟摆现象是有一定的幅度限制的。我们可以把钟摆的幅度分为四种程度:
 
                               图4


  图中,Z是真理中轴线,A是僵化线,B是极端线,C是异端线。最理想的当然是人始终都沿着真理中轴线行事。在Z线与A线之间的都属理想状态。当人的偏差到了A线与B线之间的时候,我们可称之为观念上的僵化状态。这种状态会对人的工作和成长产生一定程度的阻碍和损害。当人的偏差到了B线与C线之间的时候,我们可称之为思想上的极端状态。这种状态会对人的工作和成长产生较大影响和损害。当人的偏差到了C线以外时,我们可称之为异端思想。这种思想是偏离了基要真理,是让人丧命的思想。

四、钟摆的必然性

  由于人类社会文化的多元性和人理性的有限性都是不可避免的事实,所以钟摆现象也就有了必然性。它是普遍存在于人的思想领域的。在个人层面上讲,因着人对特定事物的经验和知识的积累,人对某种特定事物的认识经过一个回合的钟摆过程之后虽然会有所平衡,但因为人的认识对象不只是一个特定的事物,而是无数个事物(包括现有的事物和潜在的事物)。所以人成长的过程始终都将有这种钟摆现象。在代际更替的层面上讲,由于老的一代过去,新的一代在某些特定的问题上又会面对前人已经面对过的问题。虽然从前人那里得到的间接的知识和经验的教导会对新的一代有所提醒和帮助,但毕竟这种间接的认识没有直接的认识深刻。这样对于新的一代人问题仍旧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只有通过新一代人自己亲身实践去解决。这样就又会产生钟摆现象。

  从以上几个方面来看,这种钟摆式的认识过程是人不可避免的,是必然性的,在一定程度内也是可接受的。

五、对钟摆现象我们应存何态度?

  钟摆的现象在历史中是有它的必然性的,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可以放任其偏离真理。因为钟摆若超过一定幅度是有害的,甚至是致命的。所以,我们要在承认不可避免钟摆的事实上尽量做到控制钟摆,使钟摆的幅度最小化。这样可以免去许多的损失和阻碍使得个人与教会都能顺着真理的路线健康的成长。

  要做到控制钟摆现象和把钟摆的幅度最小化,笔者个人认为最起码要具备以下三方面的条件。一是要强调《》的至上性;二是要有不断的反思和修正;三是要有开放的态度。

  第一,控制钟摆现象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我们对真理认识清晰。如果我们对真理的路线都认识不清的话,又如何能发现偏差呢?又何以谈修正偏差呢?所以,对真理的清晰认识是控制钟摆的前提。只有在一个明确的真理标准的参照下,我们才能进行反思和修正。那么这个真理标准是什么呢?我想就是《》。因为他是真理自己的启示,绝无错误。这个客观标准的地位是任何人的知识体系所不能替代的,包括神学体系。(笔者在这里不是要贬低神学的价值,而是说就真理的原初性、客观性来说,只有《》才能充当这个角色。)因为人对真理认知的有限性使人的知识体系具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这样的体系不是我们所要的真理中轴。唯有第一性的、客观性的、原初性的《》才能担当真理中轴的角色。这里还要特别指出的就是,人很容易认为自己对《》的认识就是《》的本意,从而用自己的认识代替了《》作为客观的真理标准,这样的做法也是很危险的。我们只有高举《》,不过于高看自己的认识成果,经常性地深刻反思自己对《》的认识,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持认识与客观真理的一致,使我们主观的认识具有最大的客观性。

  第二,不断反思和修正。当我们有了一个客观的真理中轴时,我们还需要做的就是:当钟摆发生后,要尽快、尽早感知到偏差。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对现有的思想和观念进行反思。这样的反思会使我们对偏差非常敏感。一旦微小的偏差发生,很快便能察觉,并进行修正。这是一种警醒的态度,是一种守望者的态度。

  第三,开放的态度对于偏差的发现和修正都有重要的作用。人一般都具有一种自我认定的倾向。所谓的“自我认定”是指当一件事情被成功地处理时,人会认定这种经验,并有意无意地把它运用到下一次的同类事物的处理中。自我认定的结果可以减少力量消耗,简便快捷的处理事情。但它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被处理的对象及其环境确实与那一次成功的处理时是相同的。如果环境和处理的对象变化了,但处理者还没意识到这种变化,继续用这种自我认定的方式去处理时,这种处理可能就会不成功。这种自我认定在个人经验层面上发生,也在传统中发生。如果一个个人,或者一个团体,没有开放的态度,认为自己所认定的就是正确的(特别在处事方式上),不愿多听别人的意见,不愿多反思现状,就会在观念上僵化,缺乏创造力和活力,变得死板,从而不能适应不断变化着的环境和对象的要求。严重时还会走向极端,甚至异端。所以,开放的态度对经常性的反思和修正是很重要的。人只有在不拘泥于前人的成就,人的传统,也不拘泥于自己过去对真理的认识和成果,多听别人的意见,甚至是反对的意见,并且在听别人意见时不存偏见,按着时代的需要不断地反思自己的认识、前人的传统和他人的意见,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克服观念上的僵化,才会让人有活力有创造力,才能回应时代给我们的新的不断的挑战。但这种开放的态度也是必须有不断地反思和慎思明辨作为基础的。它不仅是对自己的观念进行彻底的反思,也是对外来的思想观念进行彻底的思辨。不然就成了乱开放,乱接纳了,严重时会被引向极端,甚至异端。然而,这样的慎思明辨又是以《》为标准进行的。总而言之,真理标准、慎思明辨、开放态度,这三者之间是彼此关联的一个整体。当我们以《》为至高权威,在实践中不拘泥于前人和自己的成果,在面对时代的挑战时不断反思、随时警醒,对各种思潮、观念慎思明辨,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持与真理中轴的一致,看自己看得合乎中道,行事合乎正道,不偏左右,做事恰到好处,不过度、过分。

  人经常在孤立的真理和孤立的恩典之间钟摆,在没有行为的信心和没有信心的行为之间钟摆,在两个极端中间钟摆。人经常只知分析不知综合,只知割裂不知统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见局部不见整体。这样片面、零碎的认识是导致许多错误的原因。愿我们都能谦卑自己,时常思念自己的有限,因而俯伏于真理之下,凡事依从事理行,努力保持自己与真理最大限度的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