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信心?基督徒到底如何在世上过信心生活?为什么我们很多信徒的信心是人本而不是神本的?这实在是生死攸关的大问题,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却常常忽略。在此我们编发了两篇剖析、反思信心的好文章,以飨读者。第一篇乃作者惠寄,第二篇节选自“生命季刊”——

  信心和信仰常被混为一谈。在一般文字性的识辩中,信心较为主观和个人性,而信仰则是比较偏倚于客观的归依和群体的肯定。通常来说,在宗教的领域里,二者常是通用的。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加以分辨。其实,信心一词对古代或现代人来说人见人殊。从宗教的观点来说,信心当然是个人心灵和理智之事,关系到人的思想和心灵的行为状态。但它不纯属个人,或纯个人的诉求和定夺,与他人无关。从基督教的教义和信仰基础来看,信心和信仰却绝不以任何人的思维、情感、意志为本根,要以神和神的启示为起点。为此,信心虽说是个人思维、立场和宗教委身的体验,它绝非个人之事,而是人对神和神的创造与启示的响应状态。正面的响应状态叫做信,负面的响应叫做不信或“不信的恶心”,就这么简单。

  然而,在神学的范畴里,信心一旦经过思考、分析、反省和剖思,就不这么简单了。因为它不单关系到人的立场,宗教和信仰的委身,它也的确是人的思想、行为和存在的总和,更是存在的确据和实底。难怪《希伯来书》的作者会直截了当地说,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十一1),真叫人费解。本文的目的乃以哲理为架构,本乎教牧关切,在神学范畴里,来剖析信心的元素、本质、意义、功能和效应。希望可以藉此对我们所持守的道和所坚信的信仰,有更清晰整合性的了解和识辩,好让我们在日常生活和教会生活中,显得更为充实、真诚。

一、信心原素的厘清

  从观点来说,信心的根源是神,信心的根基是神的道。没有神和神的道,必然没有信心,也根本不需要信心。然而有了神和神的道,仍要有神圣灵的积极作为和人的偕同响应,才会产生信心,?就是神学上所?的「与神协同」(Divine concurrence)。这么说来,很明显,信心绝非出于人,亦非人的创意,更非靠人成全,诚如保罗所说:信道是由听道而来,而听道是由神的话而来(罗十7)。因为一切都是出于神、依靠神,亦必将归于神(罗十一36)。是神先将?的道赐给我们,又借着圣灵的感动和运作,让我们离开偶像,归向那位又真又活的神(帖前一9)。为此,从神这方面来说,信心全是神的恩赐,是神本乎?的怜悯将?的道,借着启示,道成肉身,文字记载和真理宣扬,将?的话传给了人,让人因此听到?恩典的呼召和寻觅,悔改认罪,归向真神。

  但从人这方面来看,信心乃是人在神临在时,接受这临在恩赐的正确回应。人的回应,神学上根据以三种形态来说明,传统亦称这三种响应形态为信心的三种元素,就是知信(Noticia),认信(Assensus)和信靠(Fiducia),这就是信心在理性上,感性上和意志上运作的成果。也就是圣灵借着神和神的道的传扬,开启了人的心智,使他豁然开通,思想更新来认识神和神的启示。又因此发现以往信念的错谬、虚谎、心灵的愚顽和黑暗,在神面前得着光照。进一步的,感性也随着这种领悟而得着感召并哀恸忧伤、欢喜认同真理和真道的指责及导引,扎心、惭愧、认劝归顺、悔恨既往,向往真理;最后能欢欢喜喜、完完全全地投靠在神和神的话语中,无条件地接受神的公义断决,弃恶归真,也因此得着重生更新,被迁到神爱子的国度里(西一13)。

  在神学上,「知信」和「认信」都是源理性和感性范畴里的反应形态,统称为理知和感知。?种信心一般是受制于物理和事态中的短暂性信念。这种信心虽因事实胜于雄辩的劝服而接受时空里的感受和实理,但因时空的极限,很容易会因时异地迁而动摇,信心也可能消失无迹。所以说,理知和感知虽是不辩的事实,但不能持久。这也就是为什么传统教会,对灵恩运动和灵恩教会的运作方针,多有非议的原因。认知和感知除了需要意志性的投入和委身,还得需要道的栽种和建造来成全。

  神学称意志性的投入和委身为投靠(Trust)。信心投靠乃属于一种含有特殊意义的投靠。信心的投靠因素不单是意志的抉择和行动,更是由这行动的对象来决定行动的意义和价值。换句话说,信心不但要有投靠的抉择和行动,更要清楚投靠什么、投靠谁。

  在基督教的真理里,基督徒投靠的对象有二:神的真理和神本身。前者称为命题性或真道性的信仰,后者称为生命性或关联性的活泼信仰。也就是信仰的真理内容和信仰的生命内容。简单地说,就是知道所信的是什么,也知道所信的是谁;肯为自己的信仰作??,付出生命的代价,至死不渝,更肯为自己所信的救主,活下去。不单不畏死,更能为主活。

  据云苏联解体时,高层共党领袖相继轻生,原因无非:他们可以为主义理论舍命轻生(Something worth dying for),但竟不觉得有生存意义(Nothing to live for)。舍生但不就义,何等可惜,因凡非为真理之理的投靠,或还可值得为之死,但绝不值得为之活。因死者往矣,活者路远,遥不可及。惟基督教的信仰,因有真确真理为命题信仰,更有永活救主耶稣为生命主宰,这种信仰的投靠可让人肯为?死,但更可乐为?而活,因为?活着,我们亦要活着,可以好好事奉?(约十四19,约十二24~26)。有这种信靠,我?才能如同保罗一样地高呼:因为我活着,就是基督,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是爱我,为我舍己(腓一21,加二20)。

二、信心的本质:神的道

  在哲理的分析中,我们不难发现,任何有永恒意义和价值的事物,都得与真理有直接关联。人之所以不能无信,乃因为神已将永恒放在人的心里(传三11),人的永恒成了不灭的动力,催促人追求真理。虽然真理在事务和事理的体现是事实。但人也知道,真理的具体体现未必就是真理。就是如此人仍常会不计任何代价来追求事实和真相。人也常因追求事实真相蒙骗受冤或自欺欺人。若用康德的假设理念架构(postulative structure)来说,人的这种行为不但可以确定人信真理的存在,也?明了为何人会乐意屈服于这些假设真理。

  从基督教的观点来看,真理不但是在于永存的神,更是在于这位永恒的神已将自己启示给人。为此,我们说,信心的本质不是事实经验或对事实的确信或投靠,而是神所启示不变的道。因这道是出于永在的神,是神的印证。这道在基督里成了肉身,活在人中间,也借着基督所救赎的教会传递出来,得着保守。正为这缘故,神学以教会为信心(信仰)的守卫者,存有信心真理(Deposit of faith),亦称教会为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三15)。

  在教会里,人不但可以听到福音,得着福音的信心(Fides evangelica),成了神的儿女,还可以因此得着喂养,信心增长和得着成全。为此真信心不但本于道,还得被栽在教会里,又得在教会圣徒的团契中承关照、保守和修剪。圣灵也借着这道使我们的信心得洁净。?样一?,信仰就会不断地纯化,生活也因此得着更新和成全,满有见证。
 
三、信心的意义和功能

  从神学的观点来看,信心的意义乃是全人性的委身和投靠,在真理里与真理的结联和合一。这是回归,是一种本体性的回归。这种回归并非泛神论(Pantheism)或泛在神论(Panentheism)的回归,犹如人之修道成仙,得道成佛。相反地,?是本位性的回归。这也正是基督教真理的要诀;基督的道成肉身并非让人可以借着?而肉身成道,而是因?得救成人,回归到神的怀抱,做神的儿女。对基督的信仰促成了人在存在中可肯定的下列数种基本的意义和功能。

   1.神的完美和人的完美受造与蒙赎

  哲学上关于恶的难题(problem of evil),只有在基督教的信仰里方可得着正确的解答和诠释。没有对神的道的真确信仰,就不会有对存在的真正识辨。在基督教的信仰里,善是存在,罪只是虚妄,是善的或缺,恶全无存在的实质。完善的神的创造和作为,尽是完善。

  人的存在和人的经历都可?应是完善无疵。这些完美也在基督耶稣的救恩和蒙恩者的生命和生活里得着成全的颂赞。是的,人的生命多有悲剧,生活道路也是崎岖坎坷,但生命乃是可慕可享。因为日光在阴霾中照得更鲜艳;良善在苦毒中显得更有力。对一位在基督里信靠神的人,凡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旨意被召的人(罗八28)。在信心里,我们看到了神的创造和救赎是何等完美。

   2.价值和意义的真实

  从社会心理学和商业运作的观点来说,“值”是随“价”而来,由价而创,意义也因此而生。只要有人敢叫价,虽是一时有价无市,只要坚持得够久,广告做得够好,人都会因价高而认为值实。买得之后亦会自觉身誉加增,意义亦就因此而生。当然事实未必这么简单,但这种价值观的架构似乎正独霸了现代人的思维,人也不再追求价值和意义了。这正是道德败落的主因,也是没有信仰人生的写照。

  从神学的观点来说,意义决定了价值。意义的本质并不在于意义的理解和诠释,乃在于?意义和真理的结联,因为真理是意义的根源。问题的症结乃在于,我们不否认真理的存在,但我?认为真理的意义需要人的领受才能落实。正为这个缘故,一般人会??的认定解读和诠释强于事实真相,因为没有解读诠释,事实便无意义,也无价值。

  ?么一?,真理就成了一种纯粹被动的存在。这诚然是一种逆理谬论。就因?解读和诠释亦得有一个出发点,事实和解?二者相吻合才会有沟通。当然解读、诠释和理解沟通的达成说明了真理的本身不是被动,而是主动的劝说要素。在解读、诠释和理解里人只是这过程中的配角。真正运作的主角是真理,真正运作的过程和媒介是信心。

  从神学的观点来说,信心是神放在人心灵里的反应技能,其特殊功用是使人开启心窍,接受真理和真理的解读和诠释,让人藉此接近真理,肯定意义,确定价值,充实存在。不然,意义就会模糊,价值不定,存在就成了人的压力和负荷。难怪不信的人生活艰难、前途渺茫、心神慌忙虚妄。

   3.存在的美味和享受

  存在是一种本体性的必然。就因为它是必然就常在无形中成了乏味,让人无奈使人反胃。从哲学的观点来看,除了自存的神以外,任何存在都必有一种无形的限制和困囿。为此,除非有信心的作为,存在而无信心,就会叫人没有盼望,生活枯燥无味。信心让人享受存在和存在的美味。难怪保罗会说,我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加二20),这是信心的体现。

  对基督徒来说,我们就是因信了基督,又在神的性情上有份,就必然能在存在中体验神的大能和善良作为,享受真神。这么一来,我们即使经历了约伯的苦境,仍可高呼: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一21),甚至?虽杀我,我仍要信靠?。信心让人尝到主恩的滋味,更是尝到主自己,让人不但可以得神喜悦,更可以以神为乐(?三十四8;来十一6;罗五11)。

四、信心和信仰的客观表现

  对一般人来说,信心是一种得着和肯定的工具;这是信心和信仰在宗教和心里上的意义。但在神学的范畴里来说,信心绝不是一种工具,而是人应有的一种心境和心灵状态,是人对神的绝对依靠和委身,是毫无保留在神里面的完全投入。神学里的Fiducia(信靠)一词含义极深,有时称为信靠的心或信心(Faducia cordis)乃是信心的核心。可惜这字在宗教性的应用中,慢慢地失去了重心意义,人也因此无形中将信心的重心由信心的本体对象转向信心的个别感受,由神本转向了人本。

  其实对人来说,信心和信仰的表现,是在于行为和德行的表现,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在人面前称义,得人称赞。但神既然不看外貌,神不需要看人的善行来称人为义。为此,信心虽然是必要的,也应当有行为搭配,但毕竟信心本身在神面前已是一种德行,称之为信德(路十三8)。这是神面前的行为,神也正因此称人为义,这也就是因信称义的根据了。说得透彻一点,信心就是对神的投靠(Trust),保罗亦曾称此为信服,而宣称蒙恩是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受苦(腓一29)。

  本文即以对信心和信靠(Fiducia)?一词的剖解作结束。Fuducia在神学上包含信感(apprehensio fiducialis)信惜(Fiducia cordis)和信德(Actus Fidei),祥述于下:

   1.信心的信感意义

  所谓信感,乃指人在神圣灵的恩慈运作中,对神和神的恩赐、作为,有完全的察验和感受、看到神的信实和信实作为,被神的道所逮或掳,也因此对神的启示和所启示的真道和真理有完全的知识和信服,接受神的审判和怜悯。就如亚伯拉罕,信了神和?的应许,神就以此称他为义。这是信仰的基础,也是今日教会和信徒所面临的首要和基本的挑战和考验。因为根基若摇动,义人还能做什么呢(诗篇十一2)?末世教会和神学的病症正是在此。许多时候,教会在面对挑战?急于作些神学研讨和神学建设的回应措施,追根究底还是对自己信仰的根基起了怀疑,借此偷天换日,想以别神的名代替耶和华(诗篇十六4)。这是缺乏信感的明证。真信心叫人随处随在都感悟(Apprehend)神的同在,看见神威严的临在和大能。只有?样我们才能存着敬畏神的心对神忠贞,如同约瑟虽身在独处,仍能说:我岂能做这事得罪耶和华。

   2.信心的惜情意义

  此字之拉丁文Fiducia cordis含有双重意义,一指信在心中,一是指心与信相系无间,前者指信的所在不但在思想中成为思维的中枢,更是超乎思想理智,在人的存在中枢——心灵中,为灵魂的座位。心为人的宗教席位,或决定人与神关系的所在;后者则指人心灵对神和神的道的体贴心态,故在此以信惜为译。当然在文字上,爱与惜有所不同,爱较为真实,惜较为具体,都是真情之表露。一个真正信神的人,是信在心里,也信在口中,乃心口一致如保罗所述:心里相信,口里承认(罗十9~10),不以基督和福音为耻(罗一16,可八38,39);能信真理、惜真理。

  在教牧性的关切中,信心有一种神秘和奇妙的功能。它能叫人情不自禁地在人面前公认主,宣扬主,以主为荣,更以信主为幸。历世以来,信主虽是心灵的事,但信主的人,既已将心归主,竟然可只因为公众前呼求主名的权利,而付出生命的代价。虽然这些人大可不必如此嚣张,何不私下祷告,相应于神。然而,无可否认,他们的生命可以默然爱主,但他们生命里的信心竟然会忍不住,拿出了那真哪哒香膏,打破了,当众膏了主,让人议论、逼迫,仍是守贞到底。这是信惜的表现,是不能隐藏的信仰,是生命在生活上活力的推进,叫大山让路,叫大海分开,是轰轰烈烈的炽火,也是潺潺不息的穿石滴水,为的还不是信,是惜所信,信在心,虽死不渝。如历代信徒的宣信:「我们这是为了信仰!」

   3.信心的德行意义

  前文已述,真信心必有行为,但不需行为的印证,因为信心本身在神面前已是一种蒙悦纳的行为,神学称此为信德(Actus  Fidei)。传统教会亦根据保罗的教导,以信、望、爱为信徒三德之要。其实,信心的德行从人这方面来看,虽为让人知晓,得人称赞,其本质上仍是个人清晰的自悟体会,包括对神的委身、顺服和追随。

  A. 信心的委身

  委身当然是一种主动性的运作。以信心而论,神学上有两种立场和见解——是个人的主格表现(habitus fidei)或个人因领受神信心的赋予而将自己委身于神?前者无形中含有人的本能主动委身,是人拣选了神;后者则以人信心的委身是神的启动,是神拣选了人。人的信心只是在神恩赐运作中的必然感应。从归正神学的立场来说,信心的委身不是出于个人,乃是出于神的恩赐。为此信德乃是神的作为,人无功无德可言。人被神得着,而委身于神,如同被大水冲去,没有挣扎,又如同断奶的婴儿在母亲的怀中。为此,信心的委身和投靠,除了感恩和赞美以外,人还能做什么?有信心的人不会自夸,只夸基督耶稣和?钉十字架(林前二1~5)。

  B. 信心的顺服意义

  信心与顺服是分不开的。信心和顺服都是接受主的正确表现。信心的反义词不是不信,也不是疑惑;而是骄傲、不服和悖逆。始祖亚当夏娃的堕落,历代信徒的失败,无非都因对神的不信和不服,是谓骄傲在败坏之先。信靠的第一步就是放下自己,舍己才能跟从主。其实顺服最少包括了几个要点:

  1)对神的认识。确认神的绝对主权和感受。既然我的生命气息都在乎?,那么怎能对?和?的作为有所质疑。诗人说: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诗篇三十九9)。当主人说: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么(太二十15)?我们只可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着你的意思行(路一38)。当神的儿子道成肉身到世上来的时候,尚且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腓二6~8),又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服(来五8)。若我们真认识神,我们岂不当在神的威严面前,屈身顺服?

  2)对自己的认识。我们的问题除了常与人比较以外,还有不识本位。在生活上,我们常为当得的份对神或对人不满,殊不知天上地下各家都从?得名(弗三15),也由?定位。彼得曾追问约翰将来的结局,耶稣的回答竟是:「……与你何干?你跟从我罢」(约二十一22)!神为爱?的人所量的地界,必是坐落在佳美之处(诗篇十六6)。为此,应当安静,要知道?是神(诗篇四十六10)。听?说:「你去等候结局,因为你必安歇,到了末期,你必起来享受你的福分」(但十三13)。顺服神的安排,守住本位,尽力做你当作的事。因为?是你的产业,是你杯中的份(诗篇十六5)。

  3)对权柄的识辨。畏惧强权是人性常情的常态。权和势形成了威和严的根基,要人归顺服从。在强权下的畏和惧都是因为对真理的不识和乏解。真正的顺服不应出于畏惧,乃是出于信靠。在这种的认识架构中才有敬爱的产生。我们信服基督,并肯为?受苦绝不是因为怕神,乃是因为被神的大爱所感化而敬爱神。顺和服也不再是理性和感性的反应,而是心灵渴慕的成全,为此我们可以无论在身内或在身外,都可立志要得?的喜悦(林后五9)。虽然没有见过?,却是爱?,如今虽不得看见,却因信?就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彼前一8)。有了权柄的识辨,必会有顺服的信心。

  C. 信心的追随意义

  主对?门徒的呼召和要求,是舍己,背起十架跟随?。凡信靠主的人都被称为跟随耶稣的人。这是信心的表现和效能。走主的道路,追随基督,尊?而行是门徒的印证和标记。约翰为跟随基督所下的定义是:遵守主的道,爱神的心在里面得着完全,住在主里面,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约壹二5~6)。耶稣临别时对门徒的嘱咐是: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十三34~35)。因?凡事都给我们做了榜样,叫我们照着?向我们所行的去行(约十三15)。这是基督徒生活的特征。信心是本乎主的道,存爱主的心,也在主的爱里,效法基督。中世纪圣徒所留下的文集和灵修沉思录,岂不都是追随主,尊主而行的榜样?真叫现今基督徒感到惭愧。因为我们诚然可以了解基督,宣扬基督,但在信服基督,追随基督和效法基督的事上,真的还差得甚远呢!
 
五、结论

  信心诚然是一个简单又复杂的课题;简单乃在于,人人都有能信,但人自从始祖堕落之后,一切?都始于怀疑和不信。可信的不信,结果凡不可信不应信的却都信了。难怪历史家杜兰(Will Durant)曾说:宗教时兴时衰,惟迷信永远长存。在人的历史中,迷信竟超越了宗教、理论和学说。为此,破除迷信的灵方并非政治、主义、学说,也非宗教条理,而是真正的信仰,因为神说:糠?怎能与麦子比较呢(耶二十三28)?神的道是一切虚谎迷信的?星。为此让我们常在至圣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圣灵里祷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爱中,仰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直到永生(犹20),守住所信的道(提后四8),能信、能顺、能服、能从,在神面前做一个信心得称赞的人。

                                  July 2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