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教育虽有异于一般教育,但从教育学的角度来看,除了其真理和信仰基础启示题材,灵性专注及事奉原则和对象的特别关切外,仍不得异于教育和教育学的基本关切。本文目的乃本乎教育学原则提出一些有关神学教育质素性的必要关切供从事神学教育者参考以作必要的商确,望有?砖引玉之效,造益教会。
基本辨识:

  一般人将神学教育与教牧训练混为一谈,早期教会亦以神学院为造就牧师的学校,形如旧约中的先知学校及近代犹太教中的拉比学院。但观察神学院的发展历史过程,特别自从宣教运动以来的教牧培训,我们会不难发现宣教士在设教后自然会发觉人手奇缺而开始训练同工,初期以示范为模,技能为要,直接培训传道技术人才,以助理教会事工之进展。一般是以三五人开始,设立培训中心(training center),直到教会事工发展略为健全,才设有正规的学校(Bible School),继后成立学院(Bible College),最后为了应对文化需求及挑战,转而设立道学院(Divinity School)最后成立神学院或神学研究院(Theological College, Theological Seminary),整个演变过程都循一般教育学院式的必然发展途径,以技能为要,唯在最后发展阶段之神学研究院一项,倒会有归元意义性启示文学及神学性的关切。

  其实字源追塑,Seminary一词含有「种子及苗圃」之意,乃是中古时期修道院的模式,以学院为神道种之苗圃,盼望造就出来的人能成为日后伟梧大树,播种四方,为教会及神的国度建立伟业。为此,传统神学皆以及教父思想为基础教材为经,罗集各项人文学识之大成,以灵修生活为纬,来成全教牧的全人之教育,目的是在为教会,为神的国度造就不朽导师教牧。所以在真理信仰关切以外,更是重视宗教灵性操练,学术精神,文化职责,诚有百年树人之气魄,为教育界中之精华。难怪当时圣品人员一旦学成膺职,无不饱学多才,精英过人,大有完人之范,能为教会、社会、文化之中流砥柱和模范。这当然是神学教育的最高理想。

  以现在的教育制度来看,这种理想似乎是高不可攀。博专双兼,虽难能可贵,但几乎没有可能。为此从事神学研究者常以舍鱼以取熊掌之态度,舍博以取专,而专注神学学术性的特点,取其精髓弃其体躯。就是为了这缘故,一般人视神学和神学研究为不切实际的理论,也以神学家为不务教牧的学者。神学家和神学院也无形中成了脱离教会、与教会无关的学者和学术机构;神学家不但成了象牙塔里的幽士、也成了无林独秀、海中孤岛,神学也更成了断了根,无命派的体系。这些人最后竟成了信仰界的游子和神教会里的浪子。故竟然会有神学生、神学教授,不知福音和未曾得救之败笔。

  其实神学和神学教育乃以神的启示为基础题材,而神的启示乃以文载为具体文本,并以中的基督耶稣为救恩真谛。这一切本就在教会和教会历史中体现于人类生活和文化中,神的国度亦因此建立在人的历史中,直到基督再来,万物归返真神的日子。

  所以,在这种识辨的架构中我们确定神学和神学教育的基本要素,就是以神在基督耶稣里,借着记载,所给人的特别启示为经,又以神的圣灵在教会及教会历史和传统中的运作见证,思考成果为纬,以神普遍启示与人文通识为面,并以教会和社会事务需要为主要关切,能真切又实际的造就出一些神所拣选、所设立的人,来带领和主理教会的事务,让神的儿女能安心事奉主,能同心同劳,为神的国度效劳,荣神益人。

  为此,很明显的,神学院虽非牧师学院,但仍绝不能离开为教会造就牧师的宗旨。虽然神学生毕业后未必都作牧师,但都不能没有教牧的品格和心志。当然神学院虽不是纯学术性的研究院,但也仍不能离开学术性的关切,神学生也不能没有学术研究的能力和治学的才华技巧。为此神学教育亦当然要有治学质素的基本关切。总之神学教育和神学院的教育宗旨绝不能以舍博取专或取博舍专为方针;亦不得以笼统兼得为路线,只能本乎保罗的原则凡事看得合乎中道,专博适宜得体,以博为本,以专为务,先博而后专。凡事规规矩矩,按着次序而行,理论实务并肩,形如道成肉身之基督,为主为仆,为师为友,能在神的家中尽忠到底荣神益人。

  下文乃依据上述要诀,针对神学教育质素的实务关切,作些必须的反省以为自勉。

  从教育评鉴的角度来看,神学教育的评鉴除了从信仰本体性的评估以外仍必须逊位于一般教育评估标准即由成品的质素为评鉴根据。换句话说,神学教育不能因其神学的特殊性不肯受制于运作性和量化性的评鉴。故此,神学教育的主要质素性关切就得以下列各项为出发点,这就是在于其基本质素(Basic Quality);可靠性(Reliability);耐久性(Durability);审美性(Aesthetic);变通及适应性(Flexibility&Adaptability)和维修性(serviceability),六个要点为关注,详述于次。

一、 神学教育的基本质素关切:

  神学教育的基本质素乃在于这教育的基本题材内容及这基本内容的应用技能的操使。这也就是说受过神学教育的人除了在人文通识有足够的教育和主使或操作能力外,还得对神的道和真理以及基本教义的神学知识及应用技能能熟练和运作。当然,每间神学院重点各异,但凡受过神学教育的大都应有起码的及神学知识,这些知识的广博和精确肯定了受过的神学教育的基本质素。有了这些基本质素,虽未能被称为神学家,但最低限度会有神学人的称谓,会有自发性对信仰真理和神学思考的兴趣和追求。谈吐间必会有起码的学者风度和知识,在的讲解和注释,神学的思考和论坛上都能应付自如。这是神学教育的基本衡量。如同汽车,最低限度能作为可靠的交通工具,不会成为车主的重担和负荷。神学毕业生在教会中,应能承担教导牧养职责,不应成为教会重担。

二、 神学教育的可靠性关切:

  教育成果的可靠性和产品的可靠性相似;这一般是指产品的平均失败次数率(Mean time between failure),也就是人对产品的信任程度。以汽车来说,车主能不能把自己和自己的生命和工作计画交付这汽车,并相信汽车不会在紧急的关头败事,造成麻烦。应用在神学教育上,这就是说教会能不能安心地将教会的事工和事务交给神学所造就出来的教牧,相信他能如船长的掌船行驶,使人安然入港,更可远渡重洋。

  这当然是指神学教育的应用性,实践性和教导牧养性的基本关切,这也包括了神学课程中教牧神学的实践及应用,治会学和教牧关怀神学的理论和实践。多少的神学毕业生就任时常会显得手忙脚乱,慌张无主,这样怎能得着教会的安心信任。

  一般神学教育都有实习时期,有如实习医生在毕业就业前需在导师下实习,其原因乃以敬业的态度,视医务为生死关键。教牧关注人的灵命生活,何能在教育上草率,没有完善实习课程,难怪神学教育的可靠性常叫教会提心吊胆。

三、 神学教育的审美性质素关切:

  审美性(Aesthetics)一词含意极深,它不单指一物的美观悦人,更指该物本体的美和善的质素,使它能增加使用者生命时艺术和气质。换句话说,它是美和善的代表和楷模,不但有美观、善观更能叫人尚美向善。从神学的观点来说,这自然是指教牧的美德品格和灵性生活了。在神学教育上这就是指神学生的品德塑造和灵性塑造(Character formation and Spiritual formation),因为一个好牧师绝不会叫教会变坏,也不会叫坏教会不好,再坏下去。

  品德和人格常被视为相对性的文化和文明质素。但从本体的分析来看仍不会与基本德行(Basic Virtues)有所差异,在任何文化里,圣灵所结的果子: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都是一般可嘉许的美德,保罗之提醒腓立比信徒应思考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等德行,又劝勉提摩太作信徒的榜样,这一切的一切都无非说明了美德的重要性。「玉不琢、不成器」,神学教育中之品德塑造,诚如教育中之德育,除精神教育外,也含灵性因素,没有这些美德怎会不与人争竞。

  美德当然是内在精神,其外在表现即为姿态风范。为此一般传统高等学院常会设有仪态风范课目,修饰学员言语行为,免得举止有碍体统。欧洲学院以仪态为必修课程号称Finishing Class,一般是毕业前的最后琢磨,有如产品出炉前之最后点缀修饰,以悦人眼目,叫人舒畅。

  当然耶和华不看外貌,保罗也是一位气貌不扬的人。但神的仆人也未必要故意做作,衣着举止不合传统,仪表行为令人反胃。近日常听教会中长执怨言说:「当今的传道人,事事都会做,只是不会做人」这些话真要叫办神学教育者深省,在人格品德,仪表举止为人的教育上多下功夫。

  前文曾述,审美关切自然包括灵命的塑造,这方面除了以神的话语为基础外还应能经常平顺颂读,让神的话在心灵里的默思过程中熏陶人外,亦能藉灵修的生活和对前人灵修著作的领悟感受沉思,效法先贤,有如保罗所说:从前引导你们,传上帝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当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来13:7),神学教育中灵命塑造一科也以此为根据,是生命性,是超学术性的灵性与神的教会先贤的对峙和冥思(contemplation)并盼望落实这种对神冥思性的操练,来体悟灵里的神秘契约性经验(Covenantal mystic experience),让我们在基督教灵性生活传统的洪流中得着滋润和冲激,同归于那位爱我们的主和主的教会。这是灵命塑造的高峰,是神学教育审美关切的标准。

四、神学教育的变通性(Flexibility)和适应性(Adaptability)关切:

  教育质素的优劣亦常由教育成品的变通性和适应性定案。这就是为什么社会对一般高校毕业生的尊重过于专业职业学院的毕业生的主要因素。职业学院既以专业为教育前提及目的,也就在教学过程中忽略了人文通识,所造就出来的人才常因失博而死板,难有变通和适应的可能。

  神学教育早期被视为教育之最,一般需以人文、历史、哲理、通识为先决学科,再以神学教牧技能为主修专业。早年英制教育,神学士(Bachelor of Divinity)一衔顶得上哲学博士之衔,乃因得于修完文学士后最少再修三年。目前道学硕士亦仿此辙,但因过份注重教牧事奉而造成教育的专业化,因专而失博。

  曾闻某神学院毕业生自逞只专于教导讲道,不肯探访关怀,或只管主日讲道,不肯教主日学也不肯做布道差传工作。听来真是令人心寒。好的神学教育成品,基于神学教育本质的必然方针,所造就出来的人应当是什么都能做,在必要时,也什么都肯作。因神学教育含有内在的变通性和适应性。神的仆人既然是交付了神,都应效法保罗:自己因耶稣,作众人的仆人(林后4:5)

  在此特别提出早期天主教修道院神学教育的优势。他们所造就出来的人都能,也都肯,被派定在任何岗位上事奉神。只要教会有需要,有派定,无论任何工作,随处随地都可去,也都肯去,更难能可贵的是都能胜任,博专兼备,并靠着神的恩典,做成了各事,还能谦虚的站着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我们应该做的」(路17:10),神学教育成果若有这么高度的变通性和适应性,必能满足教育性质素的高度期望。

五、神学教育的耐久性关切:

  耐久性(Durability),在产品中和可靠性(Reliability)有密切的关系。一般是指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神学教育一般只是三年五年,而教牧的事奉竟是一生。神对他仆人的要求是致死忠心。其实没有一间神学院能担保其毕业生的一生事奉的持久性。但从神学教育的立场来说,这全在于信仰和信仰生活的造就。神学生对真理的认识和对信仰的体验,以及对神信实的倚靠,诚然是事奉持久性的衡量和保证。正为了这缘故,传统神学及神学生都常要学习信心生活的楷模,如先知以利亚之于基立溪旁和暂居于的撒勒法寡妇家中;耶稣之于世上,周游四方,无家无园甚至没有枕头的地方;保罗之于布道途中,日日仰望神的供应和保守。又如使徒们虽身无金银,却有主耶稣的名。这种信心的操练才是日后持久事奉的本钱。也才能如同保罗潇洒激昂的说: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我知道怎样处卑贱,必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1-13)

  教牧的恒久性大略可从其守节、坚忍、耐劳、平顺和忠心看出,这一切除神的怜悯和恩典外,大致在其首轮神学教育中的信心操练得着奠定,这是神学教育不可忽略的要环之一。

六、神学教育成果的维修性关切:

  维修性(serviceability)一项指一般工厂对成品的维修责任感和成品损坏时的维修方便性。以汽车为例,产品一旦有毛病,车厂能及时维修,若是小毛病,车主随时亦可随处随手找人维修,非常方便。名车(Rolls Royce)即有前者维修方便;而日产丰田(Toyota)汽车则有后者方便,二者也都因此闻名天下。

  从神学教育来看,神学院有否为毕业生提供就业后进深课程,有否关照毕业生在职技能,及提供及时支持等都是神学教育质素评鉴的要点之一。但从实际的运作来看,神学教育的维修性关切乃在于毕业生(成品)的维修方便性。在教育上通称为学生的受教性(Teachability)和长进性(Advanceability)。

  一般高校毕业生的败笔乃在于态度高傲,不肯委屈,不肯请教,自以为是,亦难于受教。神劝人不要像那无知的骡马,必须以嚼环辔头勒口,不然不能驯服。当人硬着颈项时,最后的结果必是断颈折项,一事无成。我们的主是柔和谦卑,神的仆人应有受教的心肯为孺子牛,能任重道远,更能谦卑受教。这种人自然会有同工,蒙人接纳,神的教会才能和气兴旺。神学院不可能造就出十全十美的教牧,但他只要毕业生肯请教,能受教,那么成品的维修方便性必然成了成品质素保证的要素之一了。

结论:

  笔者蒙召不久即深悟神学和神学教育的重要,在教会中事奉不久即加入神学教育从事神学教
育行列,前后近四十年。曾直接参与及观察评鉴之神学院有四、五十间,近日特为神学教育质素
作些应有的反省和思考,除作自我检讨外乃写下成文盼望能同道共勉,切望华人教会能为神的国
度办好更完美的神学教育,亦对教育质素有更深切的关切,是为至祷。

  2003年六月30日印尼万隆福音神学院

跋:

  本文的著作适逢印尼万隆福音堂设教建堂八十周年大庆,就其所开设之神学院,作些深入的神学教育质素性的思考,以作此神学院日后教育质素关切的导向和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