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章我们简要说明了是怎样的一部书:(1)它是可靠的;(2)它是无误的;(3)它是清楚的;(4)它是充足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是神的启示之书——是神的特殊启示之文字记录。

  我们说是“无误”的。意思是中所讲的一切都是真实可靠的。但你不能因为是无误的,就不顾及它上下文的脉络和背景,而断章取义的解经。比如,你不能因为诗篇53:1说“没有神”,就断言说:“说没有神”,这只是整句话的一部分,整个句子是:“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所以,只有当我们通读了整本,并明白它的总原则和意义时,我们才可以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不能错误的。

  我们说是“清楚”的。意思是的写成,是要让一般人都能明白的,甚至连几岁的孩童都可明白在中和他们有关的信息,并不是只有教会领袖和学者才能明白(当然我们知道其中有许多深奥之处,不仅我们,就是学者研究一生也不能全然了解)。当我们读或听的时候,神要借着?的圣灵引导我们明白中关于我们得救的要道。所以说,中关于救恩之道都是清楚的。

  我们说是“充足”的。意思是不能在上再加添什么,也不能删去什么。凡是在上加添或删去的教派都已走向异端(在以后的几章里,我们将指出他们的错误),在末日他们必要受到当受的审判。[1]

  我们说是神的“启示之书”。意思不是说,这本书是在天上写成,然后寄到世上来。而是神透过世上的人——四十多位作者,把神的特殊启示准确无误的记载下来。神引导他们了解、明白、记载的方法,称之为默示(提后3:16)。

  我们知道世界上有许多虚伪宗教,若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来化分,可分为唯物的与唯心的两大体系。唯物的大都是用他们的哲学来折服人,而唯心的大都自称有神的默示来愚弄人。最能欺骗人的是双管齐下的手段——哲学加默示,就像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等。

一、释迦牟尼的灵感

  释迦牟尼(Sakya Muni,565-486B.C.)原名叫乔达摩•悉达多,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净饭王的儿子,母亲名叫摩耶。当时在古印度女人都要回娘家分娩,摩耶怀着悉达多,产期快到了要赶回娘家,沿途路过蓝毗尼花园,看到一棵非常美丽的无忧大树,故到树下休息,谁知悉达多要临盆了,传说正当他母亲用右手攀着这棵树的树枝时,他就从他母亲的右肋生了出来。

  相传悉达多一出生,就有三种奇异瑞相:一是运用神通妙力,能够凌空飞行;二是自然出现七宝莲花承接佛足;三是行走之时,脚底离地四指之高,使地上清楚印映出佛脚底的干福轮相。传说悉达多生下后,往东南西北各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骄横地宣称:“天上地下,惟我独尊。”此时天上出现了两条龙,一吐温水,一吐凉水,为他沐浴全身(为了纪念他的诞生,佛寺每逢农历四月初八,都要大过浴佛节)。

  净饭王得知太子生于蓝毗尼花园的消息后,非常高兴,即刻派人火速将母子俩接回王宫。悉达多出生后的第七天,他母亲就去世了,从此便由他姨母波?波提夫人养育。他从小跟从婆罗门教的学者们学习文学、哲学、算数等,知识很广博;又从武士们学习武术,是一个骑射击剑的能手。十六岁时,他父亲为他找了一位德貌双全的姑娘与他结婚(据说后又娶过两个妻子)。由于悉达多从小就对人生的各种现象经常苦苦思索,如:人的饥渴困乏、在烈日下耕田的农夫,绳索鞭打、口喘汗流拖着犁头耕地的牛,蛇虫鸟兽弱肉强食,衰丑龙钟的老人,辗转呻吟的病人,亲朋哭泣送葬中的死人等等,如何才能使他们解脱这些世间苦痛呢?当时印度所信奉的是婆罗门教[2]及其梵天创世说,但这些都不能对解决人间苦痛有丝毫帮助,因此他对他们十分不满,后经再三思考决定舍弃王族生活,为寻找解决人生苦痛之道而出家修行。他向父亲净饭王提出这一请求,净饭王沉痛地说:“悉达多,如果你有了儿子,我就同意你出家”。传说悉达多就用手指着站在旁边的妻子(第一夫人)的肚腹说:“她有娠了。”他妻子后来果真怀孕生了一个儿子——罗怙罗。二十九岁那年(有两种记载,一说是十九,一说是二十九)的二月初八深夜,悉达多对入睡的娇妻爱子作了最后一瞥,就不告而辞,偷偷离开了王宫,为解人生痛苦之谜,遍访名师。

  一连奔波了六年,跟随苦行僧们修道,饿得是皮包骨头,满身污垢,还是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正当三十五岁那年的某一天,他到尼连禅河洗了个澡,便在一棵菩提树下盘膝而坐,发誓说:“如不成佛,决不起坐”。就这样经过了四十九天的冥思苦想,说是当一颗“明亮之星”从东方升起时,他忽然彻悟了人生苦痛之谜[3],即人类苦难之真正来源乃是“欲念”,如果人能摆脱一切欲念,即可开通去涅?[4]之路,从此起而创立了佛教,《金刚经》即是他生前的说教之记载,直到八十岁因背生毒疮而死。[5]

  明显可见,他的出生、出生后三种奇异瑞相、刚出生即能行走、天上出显二龙为他沐浴,以及指腹成胎等传说,都是后人受了婆罗门教的影响而编造的。至于“天上地下,惟我独尊”乃是他一生傲气之象征,当东方的“明亮之星”升起时忽然得到灵感,这倒挺有稀奇,值得我们研究思考,“明亮之星”出现于以赛亚书十四章十二节,是堕落天使的名字,拉丁文的武加大《》译本译为路西法尔(Lucifer),难怪他能有如此大之魔力创建佛教。他虽从未教导人敬拜神和偶像,只是教人虔心修练,可其结果却是,所有相信他鬼话的人,都崇拜他为神并膜拜庙中偶像。

二、穆罕默德的默示

  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A.D.570-632)出生在阿拉伯半岛麦加城的一个没落贵族的家庭,生前父亲就已去世,六岁时又死去母亲,自后受祖父和伯父抚养,在他们的影响下对麦加的宗教大有热心,当过牧童,学过骑射。十二岁就随商队往返于巴勒斯坦、叙利亚等地,到过不少世界著名城市,为此接触了犹太教与基督教的信仰。二十五岁时和一位比他大十五岁的有钱寡妇结婚,成为麦加城里一位很有名望的人,此地位和身份为他以后宗教的发展给予极大帮助,膝下生有三子(全都夭折)四女(仅有一个活到他死后),在他五十岁那年(即A.D.620),妻子也死了(后又娶了八个妻子),这些实在都是神对他的惩罚。

  由于他对阿拉伯多神教的许多恶性(如:争吵、拜偶像、不道德与放荡,甚至把不要的女婴活埋)所困扰,所以就经常到麦加城郊外的一座希拉山上的一个小山洞里隐修,此洞只能容纳一个人,他日日夜夜沉思冥想。据他自己说:在伊斯兰教历九月末的一个夜晚,他正闭目冥思,昏然沉睡,忽然听到一个声音。有一天使对他说:“你读!”他说:“我不会读”。“你读!”又是那个声音,他说:“我不会读”。那声音第三次命令他:“你读!”他说:“我读什么?”后来就把《古兰经》(中国旧译为《可兰经》)在二十三年内逐渐降示给他。并自称他是耶和华打发来的一位先知,他虽说伊布拉谦(亚伯拉罕 )、伊撒克(以撒)、雅谷伯(雅各 )、优秀夫(约瑟)、穆撒(摩西),达五德(大卫)等都是耶和华的使者,但他同时也说尔萨(耶稣)和其他先知一样仅是普通的先知,他自己却是最后的、也是最大的一位先知[6],又说《古兰经》是耶和华逐渐降示与他的最后一部经典[7],“古兰”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意思是“诵读”,因此信徒天天都要诵读。

  《古兰经》中记载着许多被篡改过的故事,说成是他得的启示,并说曾用魔法使月亮破裂过两次[8]。又说他到过七层天上[9](称之“圣人登霄”),目睹了天堂和宇宙的一切,见到了以前所有的圣人,还带领他们作了礼拜,特别是他也见到耶和华[10];据《邪正理考》记载:他不仅见过许多天使,还亲自摸过耶和华的手,说耶和华的手冰冷至极;又载:他曾向耶和华求过三样恩典,即:吃好、喝好、睡好(难怪他们都不吃猪肉),耶和华都应允了,但有一条件就是不要误了祷告[11]。

  在《古兰经》中他描述了耶和华曾用三种方式降示与他:(1)直接把启示降在他的心中,不需要任何媒介,但他在接受这类启示时感到非常困难。他说耶和华在降示的时侯,有时只是听到一种声音,当声音结束,心中便接受到了启示,随后就突然明白启示的内容。(2)有时耶和华从帷幕后与他说话,就像当时和摩西说话一样。(3)耶和华派遣天使把启示送给他,有时天使以人形出现,就如易卜拉欣(亚伯拉罕)所遇见的,把启示教给他,有时只把启示诵读给他。他又说在降示的初期,由于非常害怕不能把启示完全地背记下来。

  约于主后610年,穆罕默德开始在麦加城宣传他的教义,他的妻子是他的第一个信徒,后来就是他的一些亲族,初期发展并不快,四年仅发展了40多人。

  “伊斯兰”也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意思是“遵从与和平”,即顺从安拉的旨意。他们的信徒被称为“穆斯林”,意即信仰安拉、服从先知的人。伊斯兰教有五项基本教义[12]和五项基本功课[13]以及各种教规和刑罚[14]。除此之外,他们还教导信徒多妻制[15],每人可娶十几个女人,后来又减为四个,也准许抢夺与休妻,但要善待被休的女人[16],禁戒淫、饮、赌与猪肉[17],并要交纳天课税作为宗教用途,以赈济贫困的穆斯林等方为正教之标记[18]。

  当穆罕默德的传教活动大约进行了十年后,受到阿拉伯贵族势力的反对,甚至有人想要杀他。于是,主后622年7月16日晚,他率领教徒逃出麦加,来到麦地那城。他在此城将政教合二为一,以麦地那为根据地,并以武力手段开始传教活动——圣战。

  主后624年3月,穆罕默德率领一支三百人的军队袭击了一支去麦加的商队,并打败了麦加一支上千人的军队——白德尔之战[19]。主后627年,古来氏族再次来征伐,被穆罕默德所挫败。但他认为这次征伐主要是犹太人支持了古来氏人,因此目标又转向犹太人,在麦地那的三个犹太部落中就有两个被穆罕默德驱逐出城,另一个约有600-800男人全被他砍头,妇女、儿童被卖为奴。他们的确是一手拿着古兰经,一手拿着战刀,顺我者接受此经,逆我者接受战刀,就这样再次打进麦加城,并占领了整个阿拉伯半岛,使他们都信奉了伊斯兰的独一神教。

  穆罕默德死于632年6月8日,后由阿布巴克(Abu Bakr)继位,继续以军事力量扩展他们的地盘,于637年进入伊拉克,638年攻陷了耶路撒冷,641年侵入埃及,649年进入波斯,652年占领亚细亚大部分地区,后又用武力进入印度,在穆罕默德死后不到一百年,整个北非及西班牙的部分地区都成为伊斯兰教,在欧洲的扩展于主后732年为马尔泰(Charles Martel)在法国土尔斯之役所阻止。但从摩洛哥直到巴基斯坦仍属伊斯兰,至今他们仍在北非及别处继续扩张。

  自穆罕默德死后,他的信徒在继承权问题上发生了激烈争执,从此分为两大派:一派主张继承人应由穆斯林公社根据资历和威望选举产生,称为“逊尼派”。(由于该派把穆罕默德早期追随者的言论和事迹编成一本《圣训经》,阿拉伯语是《逊奈》,故称“逊尼派”)此派占世界伊斯兰教的90%左右,他们广泛分布在西亚、北非的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并自称“正统派”。另一些人主张世袭原则,支持这一主张的穆斯林被称为“什叶派”。占全世界伊斯兰教的10%左右。其中大部分都居住在伊朗。什叶派在伊朗有着坚固的势力和基础,但在海湾地区其他多数阿拉伯国家占的比例并不大。两大派长期对立,经常发生矛盾和冲突。[20]
  从第七世纪开始,至今仅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为何像这样一个无根无基、无头无绪苍蝇般的宗教,竟发展如此迅猛?其主要原因有三:一是邪灵的工作;二是情欲的诱惑;三是武力威吓。今天在基督教内所出现的东方闪电这个异端,有许多方面都效法了他们,似乎是同一个邪灵在工作。

  从古兰经和他们的宗教信仰来看,可以说伊斯兰教是穆罕默德从犹太教传统、基督教和当地多神教的恶习混合而成的。关于他的著作,有许多词句和故事都是从曲解、篡改而来。在《古兰经》中处处都有攻击基督教和的思想,满篇都是与神作对,实为基督教之大敌[21]。他们的教义和生活让人感到恶心,若不是属魔鬼的没有人会喜欢他们的宗教,因为他们教导人有规矩有次序的去放纵情欲。关于教义方面的许多错误,在以后的各卷中都会加以讨论,此处,只要能了解穆罕默德的简史和魔鬼如何借着他狡猾地伪装神的默示来欺骗人也就够了。

三、的默示

  无论是释迦牟尼的《金刚经》,还是穆罕默德的《古兰经》,都不能与《》相提并论,其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所得默示与是神所默示的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我们不难看出他们二位所领受的默示都是在冥冥中得到的,而且整个思想自始至终都由一人来完成,又没有见证者。虽然他们的作品被许多人认为有超世之说,但却不像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之所以能在各种环境和各种人身上历经考验,就是因为它是神的启示之书,从头到尾都是神所默示给四十多位作者,历经一千六百年左右所写成的。

  神默示这些作者,并不是在冥冥中完成,而是清楚地使他们把神的作为、异梦、异像、神迹、奇事和耶稣基督道成肉身及其言行都清楚无误地记载下来。神并不是默示他们去写一个渺雾茫茫、海阔天空、漫无边际的幻影,而是默示他们记载神已赐启示之事实(虽然有时是预言的性质,但也是先向他们启示,后经默示记载)。如,创造是神的属性之一,为了启示?的创造性,?就开始了创造的工作,六日创造之工的本身是神的启示,但到了摩西的时代,才拣选了摩西作为创世记的作者,那么要如何记载,在这漫长的历史当中,又要选那些事情记载,这就需要神的默示,若神不默示,摩西就不知当如何写,在圣灵的默示下,神要他记下神六日的创造之工、亚当的堕落事实、该隐与亚伯、挪亚与洪水、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他的儿子们在埃及等,有的详细,有的简略都有圣灵的默示。而这些事情都不是凭空想出来的,而是在历史中曾发生过的事实——神的启示作为。所以圣灵的默示乃是为神的启示服务,而作者直接来讲是为默示而用,间接来讲也是为神的启示而效力。每一位作者都是如此,正如彼得所见证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为了能正确了解何谓神的默示,我们简要谈及五点:

  1、突如其来的灵感

  默示绝不是释迦牟尼那种突如其来的灵感,因灵感是一种内在的感觉,正如我们在读时也常常会有的那种感觉,但这种感觉若不是借着神的道——,往往都和邪灵有关,正如释迦牟尼的灵感来自“明亮之星”。所以使徒约翰警告我们说:“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壹4:1)。借着读经、听道产生的灵感,一般称之为“圣灵的光照”或“圣灵的感动”。

  但无论你的灵感是来自圣灵,还是来自邪灵,总之都不是神的默示。因默示乃是来自天上的一种强大的超自然能力,作者不仅是能清楚知道何为神的特殊启示,并且有能力将之完全无误地记载下来,虽然在中有几处数字不同(撒下24:9-13与代上21:5,王上5:16与代下2:2,民25:9与林前10:8等等),这正说明的真实性:(1)若仅是人的作品,为了能欺骗人必然要改为一致;(2)这些经文有待进一步研究,可能没有冲突;(3)从有此问题的出处来看,作者主要都不是在统计数字,乃是在说明一属灵的教训。这一切都不会影响的无误性。

  如果我们认为仅是神感动作者们所写(无论这感动有多么强烈),那就意味着全本都是人的话,不过其中仅有神的意思而已。这种观点正是卡尔巴特(Barth Karl,1886-1968)的默示观,又称新正统派(Neoorthodoxy)或新现代派(New Modernism)。他们就是这样认为:全本都是作者用他们可能会错误的话被圣灵默示所写成,文字虽然会有错,但神的默示不会错,所以,当你在读这些有错误的时,圣灵也会借着错误的文字继续感动你明白?的意思。其实这种观点等于是把贬低为一般人所受的光照或感动的属灵作品,其结果必然使人把《》与《金刚经》看为同等,实乃极大的亵渎。

  2、直接降示

  穆罕默德说:有时神直接把启示降在他的心中,不需要任何媒介,并说:接受这类启示时感到非常困难,又说:有时只是听到一种声音,当声音结束,心中便接受到了启示,随后突然明白启示的内容。他这样瞎诌,乃是把启示、默示与混为一淡,类似这样的启示法在中的众先知身上连一次也不曾有过。

  启示从来都没有直接降在人心中的,都是神先用各种方法启示?自己,然后再由圣灵默示作者将之记录。这样看来:(1)有人仅领受了启示,但没有领受默示,所以不是作者,如亚伯拉罕、挪亚、先知以利亚等,神都有与他们讲话,却未曾写过。(2)有人仅领受了默示,但没有领受启示,像摩西写创世记、路加写路加福音等,都不是他们亲自领受的启示,而是由圣灵默示他们去考察、选材、加以整理而写成。(3)有人既领受了启示,又领受了默示,就是把先前所领受的启示再记录下来。如旧约的众先知、使徒约翰等,但他们都不象穆罕默德那样会存在接受启示的困难问题。

  今日中国教会,我们见到穆罕默德式的信徒和传道人比比皆是,有多少人都信口开河地说:“神启示我如何如何”、“我看到异像怎样怎样”、“我听见声音说……”、“我作了个异梦……”等,似乎神的启示随时都会直接降在他们身上如同降在穆罕默德身上一样,信徒在启示论上如此放肆,教会怎能不混乱!?许多异端的产生都和这些人有直接的关系。

  3、书记式的抄录

  默示也绝不是象穆罕默得所说,是天使把启示送给他,再由天使一句一句教给他,让他诵读、背会,更不可能因恐惧而忘记许多内容。这种默示简直就象书记在为别人抄录文稿,甚至有时因不忠心而常常会出错一样。这种错误的默示观在神学上称之为“机械的默示论”(Mechanical Inspiration)。

  其实神使用作者并没有把他们看成是打字员或录音机,而是完全地使用整个人,包括思想、感情、意志,以及他们的性格、周围的环境、历史背景和文化程度等。因此在他们所写成的书卷中,这些因素都可清楚看到。

  那些接受“机械式默示论”的人,往往是把当作启示的本身,正如穆罕默德把《古兰经》看成启示的本身[22]一样,这种观点必然会导致迷信的产生,以为能避邪,当作枕头不做恶梦,甚至可以当作护身符等。他们在解经上往往是按字意解释,而忽略其精意(参林后3:6)。

  4、秘书式的代写

  默示更不象穆罕默德所说,是神从帷幕后与他说话,因这种方式简直就象上级在向他的秘书述说他的大概意思,然后秘书只要不违背他的思想,间或也引上级的原话,为他写出发言稿一样。穆罕默德甚至夸口说:神对他说话就象与摩西对话一样,这纯属胡说八道。此错误的默示观在神学上常被称之为“动力的默示论”(Dynamical Inspiration)。以下分三点说明:

  第一,因明说:“耶和华与摩西面对面说话,好象人与朋友说话一般”(出33:11),耶和华说:“我要与他面对面说话,乃是明说,不用谜语,并且他必见我的形像”(民12:8)。又明说“以后以色列中再没有兴起先知象摩西的,他是耶和华面对面所认识的”(申34:10)。这就充分证明穆罕默德是一个假先知,难怪他曾夸口说:到过七层天上(登霄),岂不知想“升到天上”、“在高云之上”、想“与至上者同等”(赛14:13-14)的那位正是魔鬼,又叫撒但。从此我们知道原来他就是撒但的大儿子,在山洞里与他说话的天使就是他的“撒谎之父”——从天坠落的基路伯。

  第二,此“动力的默示论”否认了完全是神所默示的,即逐句逐字的默示,他们说中有神的话,但也有人的话,也有魔鬼的话,也有驴的话,所以不全都是神的话。然而我们相信全是人的话,但同时也全是神的话。因耶稣一方面说:“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太5:18)。另一方面又说是“摩西的书”(参可12:26,路20:28),又如保罗在罗马书九章二十五节说:“就象神在何西阿书上说……”一方面提到神,一方面提到作者何西阿,这就说明全部,甚至每一个字,都是神的话,同时也是人(作者)的话,因神在默示他们的同时,也完全地使用他们。至于魔鬼说的话和驴说的话,是因为神在上告诉我们,这些是它们说的话,我们就相信,我们之所以相信,乃是因为是神说的——神的话。
等三,这种在中只有部分是神的话,其余则是人的话的神学观点,在今日教会中常称他们为“新神学派”(Liberalism)或“旧现代派”(Old Modernism)他们也否认中的神迹奇事,企图排除中所有难以接受的地方,处处都以理性来解释,他们以“高等批判学”(Higher Criticism)的眼光来研读,企图以科学的、历史的与文学的原则来重新分析的作者与著作日期,他们十分狡猾,并不在的内容上大做文章,而是用他们的理学把著作日期往后推迟几十甚或几百年,再为另找一位作者,当人们以这种背景再读时,其权威和力量都被撒但夺去了。他们又以人的爱来掩饰他们的虚伪,把基督教信仰变成了纯粹的“社会福音”(Social Gospel),狡猾地在教会中问信徒说:“你想想:如果是耶稣,他会怎样行?”以这样的问题把基督教导向完全的行为主义,在此,我也要提醒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在这一个问题之后,你们要再加一个问题:“想一想:耶稣为什么要这样行?或为什么有能力这样行?再从上下文中多看看,其目的何在?”当你们用心这样读经时,圣灵必带领你们进入基督教。现在新派这个狡猾的老狐狸正在中国教会非常活跃地活动着,除了丁光训还有很多小狐狸,盼望弟兄姐妹能以警醒祷告,查考,明辨是非,识透魔鬼撒但的各样诡计。

  5、机体的默示

  历史性的基督教信仰所采纳的是“机体的默示论”(Organic Inspiration)。“机体一词所着重的事实,乃是在于神并未使用著者好像一架机器,乃是用一种机体(属乎器官)上的方法在著者身上作工,与著者内在的本性、习惯相调和。神用他们正如他们本来的面目,连同他们的本性与气质,才能与恩赐,教育与修养,以及他们的用语、语法和文体都为神所使用;神开导他们的心思,唤起他们的著作意识,在他们的文体活动上压制犯罪的倾向,并在语句的选择以及思想的表达上引导他们。此说与的陈述完全一致、协调,并描述了著者并非仅仅是个抄写员,乃是真正的著者;虽然有时记述神的直接传达,但有时也写下他们自己的历史调查;有时记录他们的犯罪与赦免,喜乐与悲哀,并恐吓的危险与恩慈的拯救等种种经验。此说又解明各卷的个体性。因为各书著者有其本身的文体,所以他们的著述中不免带有他们个人的色彩,以及当时社会的标记。”[23]为此,我们相信整本(包括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都是神的真理,就是不信耶稣的人读,他们所读的也照样是神的话。正如《韦斯敏德小要理问答》在第二问的答案中所表明的:“神的道载于新旧两约,就是唯一的准则,指教我们怎样荣耀神,以?为乐。”

四、小结

  启示即是神的作为:借着?的创造、护理、拯救等,向具有宗教性的人显明?自己;在大自然中显明称一般启示,为的是让具有宗教性的人,对神存在的事情无可推诿;借着历史的作为、神迹、奇事、异梦、异像、预言及耶稣基督亲自道成肉身向人启示?自己,为的是让人真知道?,称为特殊启示。

  一般启示仍在继续,天天都在借着大自然向人启示,直到世界末了;而特殊启示是渐进的,直到耶稣基督死而复活才告完成,它的作用与功效由圣灵借着来执行,也是直到世界末了。

  特殊启示逐渐完成,也是逐渐记载,神将已完成的启示逐渐的默示作者,将它笔之于书——。从内在看,是神的作为,全部都是神的话,因为是?默示的;从外在看,是由四十多位作者所写成,其个人风格及所在历史背景等都悠然存在,因神使用他们的时候,是完全地使用,包括这一切在内。所以作者所有的一切和神的话就有机的合在一起,写成了没有错误、清楚而充足的。天下所有的最伟大的书都不能与之相比,因为它们与之间有着本质的差别。既然是神的话,就非有神的光照,否则不能明白。

  所以,愿我们能和保罗一同祷告:“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他。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并知道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1:17-23)

-----------------------------------------------------------

  [1]此处三段关于是“无误”、“清楚”、“充足”的,系参考《基督教要道初阶》(G.I.Wilianmson著,赵中辉编辑)第二课整理。

   [2]婆罗门教是多神教而又带着一神教的色彩,崇拜各种自然神?,盛行祭祀祈祷以招福禳灾,而以梵(Brahmq)为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梵从口生出婆罗门,从肩生出刹帝利,从腹生出吠舍,从足部生出首陀罗,以此定四姓的贵贱,这就成为种姓制度的根据。人应服从梵天的意旨,因此应当信奉《吠陀经》,奉事婆罗门,严格遵守种姓制度。后来婆罗门教义有所发展,它把"梵"抽象起来做为宇宙的本体,或宇宙生起的最高原理;一方面又从个人观察,认为"我"是个人的主宰和本体,人的身体由"我"而生,人的活动由"我"而起,外界万物也都因"我"而存在。由此推论出"我"与"梵"本来不二,人所应努力的就是经过修行达到梵我一致的境地,这样才能免去轮回之苦而得到大自在。(赵朴初著《佛教常识问答》第一部44问)

  [3]参简丰文编著《佛学入门》第一章“释迦牟尼佛简史”之五“成道”。

  [4]涅?意指超脱生死的一个非人格或失掉一切个人意识的属灵的平安境界。

  [5]本段关于释迦牟尼的简史系参考赵朴初著《佛教常识问答》、天主教的《邪正理考》、中国大百科全书、魏司道著《基督教与世界宗教》等。

  [6]参《古兰经》三十九章12节,及“伊斯兰教五项基本教义”之四。

  [7]参《古兰经》五十六章80节,三十九章1节,及“伊斯兰教五项基本教义”之三。

  [8]参《古兰经》五十三章1节,及本章《降示的背景》。

  [9]参《古兰经》七十一章15节,六十七章3节,五十三章1-26节。

  [10]参《圣训简介》第十二(资料来源:开远阿专网,kyaz.com)。

  [11]参看天主教《邪正理考》卷四,第二节“论回教”。

  [12]五项基本教义:①信安拉。相信安拉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恩养者和唯一的主宰,是全能全知、大仁大慈、无形象、无所在又无所不在、不生育也不被生、无始无终、永生自存、独一无二的。②信天使,相信天使是安拉用光创造的一种妙体,人眼无法看见。天使只受安拉的驱使,只接受安拉的命令。它们各司其职,但?无神性,只可承信它们的存在,不能膜拜。天使数目很多,最著名的为四大天使,其中尤以吉卜利勒地位最高。③信经典。相信《古兰经》是安拉的语言,是通过穆罕默德降示的最后一部经典。④信先知。相信自阿丹(亚当)以来,安拉曾派遣过?多使者和先知。穆罕默德是最后一个先知,也是最伟大的先知。⑤信后世。相信人都要经历今生和后世,终有一天,世界一切生命都会停止,进行总清算,即世界末日的来临。届时所有的人都将复活,接受安拉的裁判,行善者进天堂,作恶者下火狱。

  [13]五项基本功课:①念功。就是要用阿拉伯念诵清真言:“我作证:除安拉外,再?有神,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只要接受这一证言,并当众背诵,就可成为正式的穆斯林。②礼功,即作礼拜。教徒都要履行每日五次的时礼,每周一次的聚礼(一般在星期五举行),宗教节日的会礼(每年开斋节和古尔邦节举行)。礼拜前必须按规定作大净或小净,礼拜时面要朝麦加圣地。③斋功,即斋戒。伊斯兰教历(此历是从穆罕默德到麦地那这一年算起,元年1月1日,即公元622年7月15日)的九月为斋月,在斋月期,每天从日出前到日落禁止饮食,因此月是古兰经的颁降月。④课功。信徒个人财产达到一定数量时,要交纳天课税。因穷人是真主的眷属,帮助他们就等于纳入真主之库,故名为天课。⑤朝功,就是到麦加朝觐天房——克尔白圣殿。规定每个信徒只要身体健康、经济条件许可,一生至少要到麦加朝觐一次。凡朝觐过的,即被尊为哈吉。除麦加外还有麦地那,甚至把耶路撒冷也看作他们的圣地。

  [14]参《古兰经》马坚译本,二十四章1-24节。

  [15]参《古兰经》马坚译本,第四章3节。

  [16]参《古兰经》马坚译本,第四章20节。

  [17]参《古兰经》马坚译本,第五章90-91节。

  [18]参《古兰经》马坚译本,第九十八章5节,五十八章13节。

  [19]参《古兰经》马坚译本,第三章123节。

  [20]本段关于穆罕默德的简史系参考《古兰经的故事》、《古兰经降示背景》、《古兰经的降示》、魏司道著《基督教与世界宗教》等。

  [21]参《古兰经》二章111-114节,135-136节,三章67节,五章51节,二十二章17节,五十九章2节等。

  [22][参《古兰经》马坚译本,二十一章45节。

  [23]伯克富《基督教神学概论》第三章,改革宗翻译社1989年版,2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