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十五世纪德国改教人)---我们所信的上主乃是给人拯救的上主,靠着他我们得脱死亡。

  约翰•诺克斯(十六世纪苏格兰改教人)---活在基督里、活在基督里,肉身便不用害怕死亡。

  亨利•马太(十七世纪英国牧师)---罪是苦的(罪令肉体死去),但我感谢主,他给了我内心的力量。

  李查•巴克斯特(十七世纪英清教徒神学家)---我虽痛楚,但却满了平安,我有平安。

  约翰•卫斯理(十八世纪英国布道家)---有上主与我们同在,真是好得无比。再会,再会。

  威廉•克理(十九世纪英国宣教士)---我走后,别提克里博士,请记得提克里博士的救主。

  A•耶德逊(十九世纪在缅甸开荒的美籍传道人)---对工作我没有厌倦,对世界,我也没有厌倦,可是基督要召我回去时,我欢天喜地接受,就像儿童放学跳跳蹦蹦的回家。

  慕迪---现在是我光荣凯旋的时刻。现在是我得荣耀冠冕的日子。何等光荣!

  胡司---何等喜乐,我将以自己的鲜血,证实我所写过、所传过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