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指出:“这些千奇百怪的超自然事情——神迹奇事,虽是超自然启示,却并非特殊启示”——

  在前一章里,我们讨论了在人里面所共有的宗教性,并且根据得知:世上没有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大卫说:“恶人面带骄傲,说,耶和华必不追究。他一切所想的,都以为没有神”(诗10:4)。又说:“他们眼中没有神”(诗54:3)。又再三说“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14:1,53:1)。由此看来,所谓的无神论者原来是由于他们骄傲的缘故,在他们一切的想象中“以为没有神”。因此,我们可以说,他们的理论也是形而上学的,是全无根据的,虽然他们以强暴对待基督教,好象“眼中不怕神”,但在他们的良心深处却不能否认神,反而惧怕神,他们在“心里说没有神”,是因为他们行恶太多,以至于成为愚顽人的结果。虽然他们自称是无神论者,但并不承认,以的总原则来看,应该称他们是“反神论者”(或敌基督者),因我们已经知道绝对的无神论者是绝对没有的。

  在反神派的阵营中,德国的费尔巴哈(Feuerbach,1804-1872)可算是他们的健将。他的代表作《基督教的本质》是对基督教的最大诬蔑与诋毁,这本书发表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不仅为德国甚至为整个西欧的反神派卖了大力,还有更重之罪,即是本书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产生提供了理论的前提。尼采(Nietzsche,1844-1900)与恩格斯(Engels,1820-1895)等人也都深中其毒,直到如今,仍有许多人继续中其毒受其害。费尔巴哈比马克思长十五岁,当他1841年完成这本书后不久,1842年11月马克思与恩格斯初次相识,此后二人并肩作战,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他们二人于1848年2月发表了著名的《共产党宣言》。为了革命的成功,正当马克思面对宗教问题束手无策之时,《基督教的本质》助了他一臂之力,故能于1867年写成《资本论》第一卷,论证了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的必然胜利(他所说的资本主义当然也包括宗教在内,因马克思总是把宗教看成是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的工具)。他以黑格尔的辩证法和费尔巴哈的反神论为基础,创立了共产教。费尔巴哈虽然是一个反神论的能手,但由于内在不能压制的宗教性,在马克思《资本论》的影响下,终于在晚年,即1870年加入了共产教——德国社会民主党,并交了一年的党费,接着就死了。

  费尔巴哈在《基督教的本质》第一章就提出:宗教是人的本质的异化这一命题。他认为神的本质就是人的本质,人把自己的本质对象化、神圣化,虚构出一个上帝,反过来又让上帝来主宰自己。他的这一理论完全指出了所有虚假宗教的产生与发展过程,尤其是共产教就更是如此。他首先是把神给人化了,然后再把他们所崇拜的人或理论给神化了,让其来统治与主宰人的意志,使人都成为他们的奴才,然后再把这人本的宗教作为他们统治广大人民群众的工具。

  费尔巴哈对各种宗教的产生及发展的论述与的观点基本上是吻合的,因为堕落后的人都是以己为中心。论到他们说:“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彷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1:22-23)。由于他和马克思都不能超脱自身,同在堕落后的族类中,所以在他们批判其它宗教的同时,自己也犯了同样的错误。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所有的宗教都是从人本学的角度,来建立自己的理学,然后以真理自居,并僭越最高权威来驾驭人薄弱的意志。

  试想:假若神不存在,人根本不可能会有对神的观念或谓宗教性;若神是存在的,人就不可能用人为的方法找到神或认识神,如同蚂蚁不能了解并认识人,即便蚂蚁能够认识并了解人,人也无能认识或找到神,因为神与人之间的距离远远超过了人与蚂蚁之间的差距,人与蚂蚁就本质而言同为受造之物,而神与人之间,一位是创造者,另一位却是受造者,因此受造之物也就更不可能有丝毫的能力反对与抵挡神——创造者。

  《诗篇》论到反神论者如此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基督)……。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那时,他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说,我已立我的君(基督),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你(基督)必用铁杖打破他们,你必将他们如同窑匠的瓦器摔碎”(诗2:1-9)。他们如此联合起来抵挡神,说什么“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这在神面前能起什么作用呢?只能为上帝将他们一网打尽提供方便。又多处论到神自己说:“耶和华超乎万民之上,他的荣耀高过诸天。谁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呢?他坐在至高之处,自己谦卑,观看天上地下的事”(诗113:4-6)。

  是的,若不是神出于?无限的怜悯与慈爱,自己卑微,来让人认识?,渺小的罪人就根本无法认识?。神让人认识?的各种方法和手段或言作为,在正统的基督教神学中称之谓“启示”。

一、启示的来源

  接下来我们来讨论启示的问题。有关启示的定义,虽然每一本系统神学的书几乎都有较详细的说明。但值得注意的是,启示到底是神的作为,抑或是人对神的反应?巴文克说:“神的自我显现往往以启示一词来说明。”又说:“启示总是由神自己而来的,出于?自己的行动。在启示上正如在其他的事上一样,?是有绝对的主权而且?以完全的自由来行动。”[1]神是自我启示的神,?之所以能够自我启示,因为?是一位完全自知的神。神向受造之物启示?自己,并非为了人而是为?自己的荣耀。人本主义的现代神学都认为启示并非神的作为,乃是人对神的反应,他们在神学问题的第一步就窃取了神的荣耀。

二、启示的种类

  按性质来分,神的启示有两种:一是普通启示(或一般启示),一是特殊启示。所谓“普通”与“特殊”是为了让人更容易明白而采用的神学术语,其实神的启示没有什么普通的,都是特殊的。

  简单说来,普通启示就是神使人以内在的知识——宗教性,透过外在的大自然能以认识神存在的具体而明显的知识,无论是内在的宗教性或是外在的大自然,都是神所赋予的。换言之,也可说是神借着外在大自然对内在具有宗教性的人启示?自己。加尔文说:“上帝为要使每人都可以达到幸福的境地起见,不但把宗教的种子撒在人心里,而且在宇宙各部分创造中表现了自己,又每天向众人显现,叫他们睁开眼睛没有看不见?的。?的本体真是不能了解的,所以?的威严不是人的感官所能看到的;但?却已把?的荣光象印记般清清楚楚地表现在?的一切工作上,虽下愚也不能托词无知而自恕。”[2]诗人说:“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他的量带通遍天下,他的言语传到地极”(诗19:1-4)。保罗也说:“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然而由于罪的缘故,“对于宇宙美仑美奂的构造,我们在仰观天象,俯察地形之时,有几个人会想到创造主呢?我们岂不是只看?的工作,而完全忽略了创造主吗?我们对于每天所发生异常之事的一般见解,岂不是以人为盲目的命运所支配,而不是受上帝的旨意所统御吗?”[3]

  普通启示由于罪的缘故,虽然还能让人们知道有一位神的存在,但已不足以使人正确清楚地了解并认识神。所以,神再赐下特殊启示:第一,更正人对普通启示的错误认识;第二,使人借着特殊启示可以清楚地认识上帝,好使人获得永生并能够真正的来荣耀?。特殊启示与普通启示一样都是神自己的作为,借着?的显现、直接的传达、历史的作为,以及异梦异像、神迹奇事,最后由耶稣基督达于特殊启示的最高峰,再由使徒们为之见证来完成。简而言之,凡成形于之中的都是神的特殊启示,此外别无他有。

  无论是普通启示还是特殊启示都是神的恩典,前者是普通恩典,后者是特殊恩典。“先有一般启示,然后才有特殊启示。一般启示为特殊启示预备道路,而特殊启示支持一般启示。特殊恩典引领普通恩典,而使其发挥作用。结果此二者都有其保守人类的目的,前者支持人,后者拯救人,如此二者达到荣耀神的目的。”[4]并且为着这一目的也将?自己启示给人。

三、启示的方法

  那么,神又是如何来启示?自己的呢?按方法而论,神的启示也有两种:即自然启示与超自然启示。

  需要注意的是:在一般的神学书籍中往往都把启示的种类(普通与特殊启示)和启示的方法(自然与超自然启示)并列或是混淆,他们说普通启示就是自然启示,特殊启示就是超自然启示。但是严格来讲二者还是有区别的。

  我们之所以使用“自然”与“超自然”这神学术语,也一样是为了方便解释及让人更容易明白。其实神启示?自己的方法没有自然的,都是超自然的。因为神创造的所有自然规律,都是用了超自然的方法。比如:太阳升起,太阳落下这是自然的,但神创造太阳并命它照此规律运行确实是超自然的;再如,水从高处流向低处是自然的,但神起初命令水如此运行却是超自然的;那么,当神再使水从低处流向高处时,人们必然会惊讶地认为发生了一件超自然的事情,其实对神而言,二者都是超自然的,?都不用任何力气一命就成,?起初能创造自然律,?也照样能改变自然律,这有什么不可呢?但我们为了将这二者加以区别,我们就说前者是自然启示,后者是超自然启示。

  当我们明白了这一概念,我们接着就讨论神赐下“一般启示”和“特殊启示”时,是用自然法,抑或超自然法??用自然法赐下一般启示,又用超自然法赐下特殊启示吗?不是的。而是用自然与超自然法赐下一般启示,又用自然与超自然法赐下了特殊启示。比如,我们睁开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奇妙而无变化的事物,都是自然的,但有时在民间(包括在基督教及其他宗教内)也常发生一些超自然的事情——神迹奇事,诸如此类并非科学所能解释的。关于这方面的事情我不想找出实例,是因为人们对听说的事情不大相信,除非发生在本地或是亲眼看见,我相信每个人从周遭都能找得到。但这些千奇百怪的超自然事情——神迹奇事,虽是超自然启示,却并非特殊启示,因为它不能与并列。关于中所记载的特殊启示,同样用了超自然的方法,如变水为酒、瘸子行走、死人复活等;但也用了自然法,如耶稣所讲的比喻:天国好象……(参太13:24-50),以及耶稣走路困乏、口渴、饥饿等,这些都是用自然的方法来向我们启示?自己。

  因此,我们不要把启示的性质与启示的方法混淆。不过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就是在一般启示中,神所用的自然法远远多于超自然法,而在特殊启示中神所用的超自然法也远远超过了自然法。自然法的启示称之为自然启示,超自然法的启示称之为超自然启示。

四、启示的目的

  神赐予人普通启示的同时,即赐给人普遍恩典,“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也赐气息给每一个人,不分白人和黑人,主要目的是“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徒17:27)。?用普通启示引领每一个人,使他们知道在宇宙万物的背后有一位至大的神,好叫世人能归荣耀于?,无论?用自然启示或超自然启示都是为这同一目的。

  然而,一般启示只能让我们知道有一位神存在,却不能告诉我们这位神是怎样的神,更由于罪使人里面的宗教性成为昏昧,大自然也由于罪在原初被造时的情形上已有所改变,所以人对神的一般启示已不能有正确的认识。他们已不再把所领受普遍恩典的荣耀归给上帝,而是归给受造之物(包括人自己)。因此,要想恢复与神原有的正当关系,则需要在神的特殊启示中方能得到。

  所以,神又把特殊启示赐与人,与此同时也把特殊恩典——耶稣基督赐给人,使人透过耶稣基督可以清楚、完全、正确的认识神:认识神的属性、三位一体、救赎计划、神的审判、永远的荣耀,还能让我们在今世认清自己的罪污与渺小,并借着特殊启示更正我们对一般启示的错误认识和误用、滥用,以致于使我们能够照着?自己的旨意荣耀?、感谢?。

五、启示的对象

  普通启示的对象并非为所有的受造之物,而仅仅是人,并且是所有的人,包括基督徒在内。比如在同一地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在同一地区降灾,同样对信徒也对非信徒。然而对悔改的人来讲,灾难实在是神的恩典,它使我们悔改更加仰望信靠神,对不悔改的人,灾难既是刑罚也是恩典,因为灾难能抑制罪恶。

  而特殊启示的对象并非所有的人,仅仅是神所拣选的人——真心相信耶稣是基督的人。正如彼得所说:“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领受了特殊恩典的真基督徒,就成为“世上的盐”和“世界的光”,在这末后的时代就成了“主的见证”,并“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2:16)。

六、应用与使命

  1、对启示的了解,主要目的是让我们知道,有限的人无法认识并找到神,只有神来亲自寻找人,这就是基督教与其他虚伪宗教本质性的区别,所有的宗教都是人找出来的——人本,惟独基督教是神本的宗教。

  2、对普通启示的了解,主要目的是让我们知道,由于罪,虽然普通启示不足以让我清楚认识神,但仍能让我们知道神的存在。并且神透过普通启示天天都在向世上每一个人启示?自己。因此,我们就“不能高估或低估一般启示的价值”。[5]

  3、对特殊启示的了解,主要目的是让我们知道,神不但把特殊的恩典给了我们,同时,也把普遍的恩典赐给了我们,使我们知道应当加倍的存感恩的心在世生活。

  4、对普通启示与特殊启示的了解,主要目的是让我们知道,有限的理性无法证明神的存在,但神用普通启示已使所有的人对?自己的存在无可推诿,使我们在传福音时,可以直接以特殊启示——为前设,好把中的耶稣基督提供给人,使人都能因信?而得到永远的生命。无须费时费力去证明神的存在,这也是根本作不到的,反而会弄巧成拙,越发显出自己的愚昧。

  5、对启示之对象的了解,主要目的是让我们知道,基督徒不单在特殊启示中领受了特殊的使命——传扬福音、建立教会(太28:19-20),我们还和世人在普通启示中同样领受了另一使命——生养众多、治理这地(创1:28)。所以,基督徒就不能是那么单纯地读经、祷告、躲在家里灵修就够了,而是不单单要好好学习研究与神学,也要学习这世界上的一切知识,因为我们肩负着双重的使命。要象摩西一样,前四十年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徒7:22),后四十年在旷野领受了神的启示(徒7:30-34),最后四十年才能有能力、忠心地事奉神。

  6、对“自然与超自然启示”和“普通与特殊启示”彼此间关系的了解,主要目的是让我们能够在信仰与生活上分辨是非,既知道在普遍启示当中也会有超自然的事情发生,就不觉稀奇。并知道普通启示仅能叫我们知道有神,却不足叫我们认识神。

  如果在你周围或你的教会中发生了一些神迹奇事——诸如医病赶鬼之类的,虽是超自然的,也当知道这只是普通启示,并非特殊启示,而当中所记载的医病赶鬼则是特殊启示,而非普通启示,应当严谨地加以区分。

  神迹奇事虽是超自然的,却是普通启示,对这一普通的超自然启示,已更正我们对它的认识,即:为把我们引到基督面前,为了证明神的道(可16:20)。神迹奇事告诉那些看见、听见及亲身经历的人说:“神确实是存在”,但惟有相信耶稣是基督的人,才能得救。就象耶稣洁净了十个麻疯病人,只有一个信耶稣是基督,并将荣耀归于神的(路17:11-19)虽然十个人经历了神迹,却只有一个是得救的。对已经信的人而言,是要我们更加信靠神的话——。那些单求神迹而不悔改的人当注意听主耶稣的话:“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太11:21,路10:13)。所以,那些看到或经历到神迹奇事的人,无论是信徒还是非信徒,无论是平信徒还是传道人,他们都在神面前负有更重的责任。

  最后,我想提醒各位弟兄姊妹:在我们开始神学课程的学习时,都能摆正自己的学习心态,不要单为了增长知识而学神学,而要把神学教义灵性化、生活化,使我们在今后的事奉中,都能做神忠心、良善、有见识的仆人。

-------------------------------------------------------------------

  [1]巴文克著《基督教神学》第三章,赵中辉译,改革宗翻译社1989年版,第17页。
  [2]加尔文著《基督教要义》卷一,第五章,第一节,基督教文艺出版社。
  [3]加尔文著《基督教要义》卷一,第五章,第十一节,基督教文艺出版社。
  [4]巴文克著《基督教神学》第三章,赵中辉译,改革宗翻译社1989年版,第20页。
  [5]巴文克著《基督教神学》第四章,赵中辉译,改革宗出版社1989年版,第2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