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前夕,女儿向我透露了一个秘密:她的好友阿嘉妈妈给阿嘉找了个一对一的家教(在今天“双减”背景下)每天三小时,一小时四百元。但是,阿嘉说:“其实这个家庭教师也挺不负责的,就是看着我做卷子,他玩他的手机,只在我不会时才问他一下啦!”又说“我觉得妈花这一万多块钱挺不值的,可是我又不敢给妈妈说!”

因为,上次二模,阿嘉的成绩惨不忍睹,太令妈妈失望了!然而,我也很怀疑这一万多元钱,究竟给孩子换来几分的提高,只不过是尽了一下妈妈的心愿罢了!

多年前,女儿的表姐(阿楠)上高中时,她爸爸当年没考上大学,也是“望女成凤”心切,于是,焦虑于阿楠的成绩,花高价请私教,但阿楠学不进去,一对一家教课上,她都能睡着,气得老爸暴跳如雷,声称:“考不上一本不给你学费。”

岂料,阿楠高考果真只考了四百分,连二本也够不着,阿楠爸爸说到做到,不提供女儿上学的费用。无奈之下,爷爷出手相助,才圆了阿楠上一专科学校的梦。自此,父女反目成仇。每每提起,阿楠伤心落泪,痛恨父亲的冷酷和自私,多次声称大学毕业,要离家远远的、永不再回这个家!

有一则报道:某处一九年级男生,学习名列前茅,性情温顺柔和,也从不与同学发生争执。然而有一天,被人发现在厕所中以塑料袋套头窒息而死。并且,是他自己用手拼命拉紧袋口,自杀身亡。在其手臂上一面写着“妈妈对不起!我也没办法”;另一面写着“爸爸,你总是打我,这回随便你了!”

一个悲哀的故事!真不敢想象这个孩子的父亲该有多么后悔。中国有“打是亲,骂是爱”的俗语,也许这位父亲一定是爱极了他的宝贝儿子,对其倾注了满腔的爱与期待,岂料,打骂之下,竟伤害儿子丧失生存的志气,亲手酿下无法挽回的悲剧。

记得女儿幼年时,妻子认为女孩子就要练舞蹈,身材好,也健身、培养气质,就逼女儿从幼儿园起一直跳,直到考过了民族七级。每次我送女儿去舞蹈班,女儿都在挣扎,直到有一天,女儿哭着告诉我:“爸爸,你和妈妈说说吧,我实在不想跳了,压腿太疼了!”

我震惊了!女儿如此厌恶这个,我们为什么还要坚持?于是我找机会,很严肃地与妻子商量,终于结束了女儿的“舞蹈生涯”。而之后,我再没见女儿公开或私下场合跳过那么一下,她实在已经为了妈妈的期待付出了太多太多,倒是这些年,女儿学唱歌、自学吉他,在自己的兴趣爱好里遨游,开心得不得了。我知道她成不了歌唱家,也做不了吉他手,但她开心就好。

圣经上“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那么,我们今天的基督徒父母,如何在溺爱与管教中求得一个平衡,既不使儿子失了志气,甚至走向极端;又不养出一个放纵、愚昧的儿女?

我想:管教是必须的。但管教的时候,必须有爱,正如耶利米书上:“我每逢责备他,仍深顾念他”(耶31:20)天父所疼爱的,他必管教。因此,我们疼爱儿女,也当管教他走当行的义路。但是,却不是以儿女为满足我们私欲之目的。我没考上名牌大学,所以,儿女一定要为我实现未竞之理想;我喜欢围棋、国画、钢琴……儿女就一定得学,甚至一生走这条道路……这些,皆是人的私欲!

再有,尊重儿女的独立性和选择权。

前文那个女儿同学阿嘉,没有请不请家教的选择权,虽明知是白花钱,却不敢给妈妈说,只能偷偷流泪;也因此承受更大的压力——中考考不好,对不起妈妈的巨额补课费。(成绩已出来,阿嘉果然又考砸了,上不了公办了。)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他(她)是属于主的。因此,我们同有一位在天上的阿爸父,我们在属灵层面上,是平等的。尊重,从幼年我有意让女儿在自己的事情上自主选择,自己做决定,这倒养成了她在许多事上与我们商量的习惯。因为,她也怕做错了决定,就要自己承担后果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降低期待。我们在世事之上,不与人比较,只尽上自己的努力,就是最好的。女儿从上小学到今天,我从来没有对她的成绩表示遗憾或不满,因知她每次考试都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哪个孩子不想考好呢?

所以,无论成绩是优还是B\C,我都接纳并以惊喜来表示。女儿也常说:“爸爸,你对我的期待太低了呀!”这样才有惊喜嘛。哈哈!

但是,女儿的表现总是不俗,且真的超出我的期望,令我从心底惊喜。感恩天父赐我如此勤奋上进的宝贝!

天父上帝对我们,是满了怜悯和接纳。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表现,并没有那么好,一直都不好,但天父仍以永恒不变的爱来爱我,没有说我常做错事而少爱我一点。

天父对我们的接纳和慈爱,是我们对儿女爱与接纳的原动力。我们管教儿女,是为了让其走在那条生命之路上,一生敬虔爱主,追随主的脚步,不偏左右。

但在世事之上,放松一些吧。撒但诱惑我们重看这个世界,拼命追求这地上的荣华富贵,我们岂能以撒但的标准来苦害天父的儿女呢?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