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化蝶重生 

今天,赶巧母亲要去娘家赵庄为一位幼年的好姐妹做拆除和重建的圣工:拆除的,是姊妹家里的偶像;建立的,是主的十字架。

这位姊妹,在与母亲阔别近四十年之后,偶然在县城遇见了母亲,母亲向她传福音,而她,也有两个亲姐妹信主,于是,就信了!

寒风中,我们赶到这位姊妹的家。进门,就见院中敬着假神的龛、正屋挂着**神像。我们为她的家流泪、祷告、唱诗,并邀请了她村子里和邻近村子信主的姊妹们一起来,我们祷告后,一起动手,撕掉、烧毁一切偶像之物,然后,把一个鲜红的十字架,贴于正堂墙上。

一个新生命,重生得救了!

感恩!

在乡间,又见到这么多位信心坚刚的灵胞肢体,真的谢谢主!

之后,这位老姊妹又把珍藏的黄纸和香全扔了出去,彻底与偶像迷信一刀两断!  

                 (二)我父母离弃我 

这位姊妹流着泪,倾诉了她的两难处境:

大儿子十年前离婚,留下了两岁的儿子给母亲(自己),然后,到平顶山重组了个家庭,从此再不管这个年幼的儿子;孩子的妈妈也改嫁到了洛阳,亦不顾孩子,不闻不问。

而老姊妹的丈夫前些年因盖房从房上跌落,后不治而逝,留下姊妹与孙子孤苦度日。

姊妹的二儿子在县城成家立业,买了房,也生了孩子,之后,因小夫妻都上班,就逼着老母亲为他们看孩子。

但老大家这个可怜的孩子被父母遗弃,老人也要照顾,只好让孩子住校,现在吕店上初一。姊妹周一至周五在县城老二家看小孙子;周末赶回老家赵庄,为大孙子做饭洗衣。

而老人常常在两头救火队员般奔波的路上流泪不止,因为,两个儿子皆抱怨老娘偏心,怨老娘不能专一照顾自己的儿子。

这倒罢了,老姊妹已六十多了,农村妇女,没任何收入,但大儿子却总不愿意给母亲和儿子抚养费,老人流泪哀求:“老娘你不管就算了,可你儿子正上中学,吃饭、学习,都是要花钱的哟,你不能不管啊!”

结果是,大儿子一周勉强给奶孙二人72元生活费。

老姊妹在县城为老二看孩子,因媳妇嫌弃,还得在外面租个小单间住,老二每月给娘300元,除去170元房租,所剩无几......

这位母亲谈到这些,泪如泉涌,唉!可怜老大孙子已十二岁,性格太过内向,见人低头不语,其实内心之痛苦,堪与谁语?

老人谈到亲妈来看孩子,给孩子掏了五元钱,这亲妈也太抠了吧。

老人在人生的苦难中,遇见了主耶稣,愿主施予怜悯! 

主耶稣曾说:“上帝所配合的,人不能分开。”

然而,今天这社会多以结婚、离婚为儿戏,数据显示,在大城市离婚率高达30%以上。如此,酿成了多少家庭悲剧,有太多悲惨的老人和被离弃的儿童。

这些孩子,大多是关闭心门的,他们受到了生命中最沉重的打击。父母去寻找他们新的欢乐、新的幸福了,惟“我是多余的,我不生在世上倒好!”

这是怎样的感受?而他们又如何阳光灿烂、无忧无虑地生活、成长?

天父,求你怜悯我们!

我们罪孽深重,我们是一群该死该灭亡的罪人,极端自私,不懂基本的孝道;更不懂如何爱护、教养儿女。求主改变人心,让我们的良心苏醒,不要让母亲继续流泪。不要让这留守儿童心如死灰。阿们。  

                (三)期待 

随母亲去娘家赵庄,邀母亲去立十字架的,是那家的老三,她姊妹七个,全是女子。那天,除一个之外,老姊妹六个都到了。

人群中,一位母亲不认得的男子,黑绵袄、小寸头,沉默不语,但眉眼刚毅,是个中年汉子模样。

母亲问:“这是谁家的女婿?”

众笑,后才知:这就是老七。

老七,不是女子么?为何一身男儿打扮?

老七三十多岁了,但决不愿嫁人,一有提亲便泪流无语,死活不愿嫁人。老娘只得由她。

她做了乡间赤脚医生,给人输液治病,也算有个营生。但,她柔弱的内心,每每为春节无处可去而忧苦。

今晚看了个电影《假小子》,又让我思想这个女扮男装,始终不结婚的乡下姑娘,她怎么了?

其实,她一直活在父母的“期待”中,父母在她之前已有六个女儿,极渴盼的是个男儿,而老七为不让父母失望,就扭曲心理,假想自己是个男儿身,以至于终于无法正视现实。

父母愚昧的心理,扭曲了女儿的健康成长,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

今天,我们身为父母的,对儿女的期待,是什么?

以上是回乡的一些所见和感想,希望益于弟兄姐妹。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