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一部电影,名字叫《I CAN ONLY IMAGINE》,中文译作《超乎想象》,虽然觉得名字译得稍有缺欠,但我暂时也没有想到什么更好的译名。

这是一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故事中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主角巴特摔门离家出走的情景。巴特的父亲亚瑟年轻时是一个富有理想的人,然而命运使他饱受挫败,终于,亚瑟被试探击垮,把所有失败带来的怒气和压抑,全部发泄在妻子和儿子的身上,那时巴特还是个孩子。

作为局外人,我能感觉到此时的亚瑟需要的不仅是简单的陪伴,他还需要内心深处的理解和怜悯,更需要家人在他发泄时给他以引导。

巴特的母亲做到了暂时的陪伴,并且能够理解他的丈夫;但时间一长,因为实在忍受不了丈夫的暴力,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家庭。我想,巴特的母亲缺少的就是怜悯和从怜悯而生的引导。当然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这位妻子不称职,因为大多数人都无法忍受长期的家庭暴力,并且这样的日子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

因为尚且年幼,巴特只能继续与这位自暴自弃、易于动怒的父亲相依为命,可想而知,巴特要积攒多少对父亲的怨气——不仅是多年怨气的累积,更有失去母亲的愤恨。在这样的心境中,想要他对父亲产生怜悯的心,是多么难的一件事,事实也是如此,他对父亲只有怨恨,没有怜悯。

当巴特长大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到了一所教会服侍。一天晚上,在空无一人的教堂里,音控室里的巴特戴着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工作,当他情不自禁跟着音乐唱歌的时候,他美妙的歌声,被路过的诗班指挥听见,于是巴特就成为了教会的歌手。

从此,他就有了一个成为职业歌手的梦想,而当他向父亲说出这样的想法时,得到的却是父亲的冷嘲热讽,父亲告诉他,梦想都是骗人的,不要痴心妄想。其实,这时的巴特也需要父亲的怜悯,怜悯这样一个即将为自己的梦想而拼搏的年轻人,他需要从怜悯而生的支持,哪怕是一句鼓励的话。然而,父亲的心已经刚硬了,对生活毫无盼望,对儿子的梦想更是嗤之以鼻。巴特再次陷入与父亲的争吵中,也许对峙的状态在二人中间是常有的,但这次显得尤为激烈和漫长。

一天早晨,本来巴特已经愿意去吃父亲早起为他预备的早餐,然而两人却在吃饭的时候又因语言不合而争吵起来。亚瑟甚至走到儿子巴特的身边,端走了巴特面前的食物,我本以为他会把食物倒掉,以此泄愤,出乎意料的是,亚瑟把盘子砸向儿子的头,餐盘碎了一地。巴特大吼一阵之后,摔门而出。当他再次回到家中时,就是收拾东西,离家出走了。

因为没有怜悯,这个家庭彻底破裂了。

离家后的巴特和自己的演唱团队到处演出,并且始终不愿意回家。

再后来,巴特被一个音乐人相中,决定给他一次加入顶级音乐团队的机会。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只要通过评委们的考核,他的人生将会有华丽的转变——从一个不入流的流浪艺人,变为一流歌手,并有顶尖团队和他一起成就音乐梦想。

然而,他并没有通过考核,评委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否认,让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父亲当初拦阻自己的样子。突然他的脑海中有了回家的念头,这似乎是每个遇到重大挫折之人的选择——回家。

这次回家是在深夜,巴特没有直接找父亲,而是选择回房睡觉。第二天一早,父亲再次做了早餐,并邀请巴特一起享用。然而,这对父子在一起吃早餐,并没有任何“享用”的感觉,不出意料,仅仅几个来回的对话就让巴特有了不愉快的感觉。他再次起身要离开,这次的父亲显得有些弱势,他已经无力去怜悯自己的儿子,他在寻求儿子的怜悯,他请求巴特给他一次做称职父亲的机会。巴特毫不迟疑地说:“NO”。一句“不可能”之后,又是摔门离开。

当巴特因自己的摩托无法启动,准备开走父亲车子的时候,在车里找了半天钥匙,却翻出了父亲保留的自己演唱会的宣传单。

显然,巴特的父亲是用一种无声的方式在爱着他,甚至以有这样的儿子为荣,但他失控的情绪总是干扰彼此的沟通,无法把心中的怜悯表现出来。虽然父亲有错,但起码他是有怜悯而没有表现出来,巴特却从来没有怜悯过人生失意的父亲。后来,巴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一直陪着父亲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去世前,父亲留给他一笔遗产,并鼓励他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故事的结局虽然温暖人心,但如果巴特的母亲能够有力量支撑自己去怜悯丈夫、引导丈夫,她就不会离开;如果亚瑟能把藏在车里的怜悯表达出来,那么父子关系就能和好;如果巴特能够怜悯父亲的失意,那么父亲的心就会变得柔和起来,那么温暖的将不仅仅是结局,而是整个故事。

盼望我们都能有力量去关心和怜悯我们的亲人,让家庭更加和谐。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