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介绍:希望儿童福利院位于昌吉市郊区,坐44路公交车到终点站污水处理厂后,步行几步就到。

希望儿童福利院只收8岁到18岁之间的未成年的孩童和青少年。对于8岁以下的,先寄养在一些有爱心的家庭里,然后等孤儿长到8岁后,有了自理能力,才送到这里。这里一切都免费,政府给他们提供读书的机会,他们的衣服以及生活用品很多都是有爱心的人捐赠的,这当中包括一些当地的企事业单位,也包括有爱心的基督徒和国外的一些基金会,如美国的磐石基金会。福利院现有成员八人,其中有一家四个兄妹:大姐刘丽18岁,偶尔患有癫痫症;二姐刘萍,16岁读初一;三弟刘龙(市一小四年级学生,昌吉州三好学生,校足球队队长);四妹刘凤(市一小四年级学生,与哥哥刘龙是龙凤胎,比他晚出生几个小时)。四个弟兄姊妹都生活在一起。

儿童福利院其他几个孩子:吉平(侏儒,9岁);李伟婷(市一小四年级学生,心态很不错);王亚梅(大概十岁,市一小一年级学生,胆子很小,不善言语,总是处在被惊吓的状态);李伟东(市一小四年级学生,也是校足球队成员)。

福利院现有五个工作人员:一个厨师,专给孩子做饭;一个专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司机;一个院长以及两个负责孩子日常起居和处理院里具体事务的老师。

 

在快要离开新疆昌吉市之前,有机会去昌吉儿童福利院看望孤儿乃是天父给我的一个恩典和机会。我因N大学的派遣,到昌吉学院支教一学期,2005年3月2日到昌吉的,6月17日支教结束。在这段日子里,我与昌吉当地的很多信徒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我被他们对主坚定的爱而感动,也为他们在这样空气有些紧张、并不很自由的氛围中经常聚会对自己灵命长进一刻都不放弃而感到欣慰,也为他们自己在困苦艰难中依然去祝福别人、依然去援助他人而身同感受。当他们决定6月11日的端午节又是周末的机会,去看望那些孤儿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们。是的,主教导我们,做在他最小的弟兄身上也就是做在他的身上(太25:40)。作为一个基督徒,在灵命塑造的四个向度上,其中就有一个是社会关怀(另三个向度是理性、感性和神秘)。我一直想跟孤儿面对面的接触,希望充溢在他们周围的是爱心和温暖心编织的生活的花环,而不是世界的冷漠、破碎和过早的对人生的负荷,他们已失去了亲人,更需要象亲人一样的、有爱心的人陪伴他们一起游戏、玩耍、成长。在南京的时候,我就曾有这个愿望和打算,但一般的人很难进到儿童福利院去看望这些孩子们。如今,这个愿望终于在昌吉实现了。

与我同去的一个姊妹对社会关怀一直很看重。她五月份已去看望过这些孤儿了,是带着几个外国的朋友(基督徒)去看望他们的,并给孩子们带去了新衣服、碟片、DVD机和足球。这次我们带着糖果和粽子去看望这些需要爱、需要被人关怀的孩子。同去的人中还有两位小朋友,都是弟兄姊妹的孩子,希望自己生活在福中不知福的孩子去感受一下那些孤儿的生活,让他们更好的学会感恩的生活,同时也希望这些孩子与孤儿交朋友。

孩子们初次见到我们,很默然。我们去的时候他们还在午睡,那是午后三点,太阳还很炙热,孩子们一个个地被叫醒,陆续地围了过来,在一位阿姨的带领下,礼貌而又有距离地和我们打招呼。第一次看到吉平的时候,我的心猛地感到一阵震动,上帝啊,他长得太矮了,个子不到70公分,就象2岁的婴孩一样。他个子那么小,就要从此负担起他的一生?我们试图靠近他们,但他们始终与我们保持着距离。他们都叫那位阿姨为妈妈,由于“妈妈”的在场,他们都不敢说话。

终于,我们决定在他们播放碟片的娱乐室里聊天。一开始围成圈做游戏,第一个游戏是介绍自己。游戏的规则是用一个形容词形容自己的性格,第二个人在重复前一个人性格特点的同时,接着介绍自己性格的特点,这样下一个人讲自己性格特点时必须先说出前面两个人的性格特点。依次类推,到最后一个人在介绍自己性格特点之前必须把前面所有人的性格特点都说出来。游戏从我这里开始:有些可爱的奇奇,接下去是好动的刘凤,活泼的李伟婷,游戏到王亚梅那里停住了,这个小女孩胆子很小,她很想参与,但又不敢说话,如惊吓的小鹿,我们一直鼓励她,她还是不敢说,搓着衣角,眼睛望着地面。这个小女孩是从昌吉市下面的一个收容所转过来的,来这里大概有一年了,一直胆子很小,也不太爱说话,也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性格和喜好。她怕这个世界,怕周围的每一人的背后肯定隐藏着属于她自己的很多的故事。最后,活泼的李伟婷跑过去一字一句的教她:我叫王-亚-梅,她跟着重复:我叫王-亚-梅,当王-亚-梅三个字从她口中清晰发出来时,我们一起激动地鼓掌。

第二个游戏是每人依次轮流做一个属于自己的招牌式或习惯性动作。这次王亚梅没有做,吉平也没有做。在上一个游戏中,吉平也没有自我介绍。他冷冷地看着我们,仿佛世界离他很远,快乐和热闹离他很远。于是我们决定进入第三个游戏,由大伙一起参与的游戏,每个人都要参与其中的游戏,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伸直自己的右手,平张开右手,伸直自己的左手,作握拳状,竖起一个食指,这个食指的指尖正好在另一个人右手手掌中心下。当主持人说“小蜜蜂,嗡嗡嗡”时,大家都原地不动,当主持人说“小蜜蜂,嗡嗡嗡,抓”时,参与者必须迅速用右手去抓住另一人已用左手食指顶在他手掌中心的指头,不让对方指头逃脱,而同时参与者的左手的食指则要迅速逃脱另一人右手的抓。王亚梅和吉平都参加了,显然,他们更需要在集体中成长,而不愿过早地把自己暴露在众人面前,因为他们都是“压伤的芦苇”,他们都是随时要逃开的小鹿。

我们决定教他们唱一首《主爱永偕歌》:“愿主的爱与你同在,无论你在何方……在那漫漫的黑夜里,见主面,愿主的爱,如流水淙淙,……”这个世界缺少的就是爱,愿我们之间都用爱来传递。回过头来看见李伟婷唱的时候若有所思,痴痴地想着,真想上前去,牵牵她的手,拍拍她的肩膀,抱抱她。她也许想起了往事,想起了那些父母对孩子的爱,而自己没有。但李伟婷,还有王亚梅,吉平,还有很多很多的人,你们真得不用怕,因为有一个人正在无私地爱着我们,那就是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基督,就象歌中所唱到的:无论你在何方,无论在漫漫的黑夜里,主的爱都如流水淙淙,与你同在。因为“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赛42:3)。他是这个世界所有压伤者的治疗者,而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压伤者,被这个世界的黑暗、冷漠、邪恶、残忍、自私、强暴所压伤。

当歌唱到最后的时候,我们都情不自禁地相互握手,相互用肢体表达我们对对方的爱和真诚,爱里没有惧怕,爱是人与人之间交往最好的通行证,爱打开了我们紧锁的心门,我们把最小的吉平抱在膝上,把王亚梅紧紧地围在怀里,与刘家兄妹热烈地拥抱。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下午五点半了,我们陪刘龙、李伟东在院子里踢了一会足球,打了一会乒乓球。

临别的时候,我们又一起唱了《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这时,吉平笑了,他给我们唱了一首腾格尔的歌《我的天堂》。是的,每个人内心里都有着美好的梦想,每个人对生命都有着美好的憧憬。愿上帝祝福这些孩子,让主的爱成为他们最坚强的后盾,成为挡风遮雨的盾牌,愿他们破碎的心因为主的爱和大家的爱而重新愈合。愿人人都成为对他人的祝福,哪怕这个世界不美好,哪怕这个世界伤害了你,你还是拿出最美好的祝福去祝福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