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感觉自己像一只蚂蚱,
在岁月的秋风中蹦跶不了几下;

常常感觉自己活在全世界的屋檐下,
喘口气都要把嘴巴张大;

常常感觉教会不再是一个家,
里面太多复杂让人疲乏;

常常感觉自己早已趴下,
外面的刚强不过是伪装的挣扎;

常常感觉自己早已被撇下,
一百次求问不曾一次应答;

常常感觉自己早已失落天涯,
心中举一百个火把也找不见他——

主啊主啊主啊……
原来我们都不曾强大——

求你让十字架燃起的火花,
再一次烘干我满枕的泪花——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