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信(Benjamin Hobson)为近代英国伦敦会来华医疗宣教士,他于1816 年1月2日生于英国北安普顿,1835年毕业于伦敦大学医学院,他在从事四年的医疗工作后,决定前往中国宣教,1839年,他加入英国伦敦会,被派往中国。

来华后,他在澳门的教会医院工作,除了治病救人(1年多时间里,门诊病人达 5265 人次,住院病人达 433 人次),还学习汉语,此外招收了两名中国学生。1843年合信主持香港医学院的工作。1845年,陪妻子回国治疗,不久妻子病逝于英国。

1847年,合信续弦,妻子为宣教士马礼逊之女,同年合信夫妇返回中国。1848 年,合信在广州西关外金利埠开设了惠爱医馆。合信为人谦逊诚恳,待人和蔼可亲,被人称为“有古君子风”,而且医术高明,治病“无不应手奏效”,仅在1850 年,医院就诊治了25497 人次。虽然英国商人出于极端的利益,向中国大量倾销鸦片,毒害国人的健康。但主却感动祂在英国的仆人到中国帮助饱受烟毒痛苦的中国人。惠爱医馆很多病人是瘾君子,合信帮助他们戒烟。他的义举赢得了当地人民的信赖与赞扬,使惠爱医馆门庭若市,史载:“合信氏之名遂遍粤东人士之口”。

合信致力于推动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他认为中医的水平不及希波克拉底(古希腊医学家)时代,“不明脏腑血脉之奥,于解剖学茫然无知,”为中医的最大缺陷之一。他编译西医书籍,向国人介绍西医的成就。1851年,介绍解剖学的《全体新论》出版,在社会上引起巨大轰动,一时洛阳纸贵,“远近翕然称之,购者不惮重价”。此后他和管嗣复合作,共同编译的《西医略论》(1857)、《妇婴新说》(1857)、《内科新说》(1858)等医疗著作相继出版,都得到广泛好评,不仅多次再版,还被译成韩文、日文。合信的译作不但在中国医学史上,而且在中国近代科技史上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此外,他还为中国培养了最早的西医人才,他的助手和学生陈亚璜、陈亚泉、何敬文等都有精湛的医术,为医疗事业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合信牢记传福音的大使命,出版了不少属灵书籍,《上帝辩证》、《祈祷式文》、《信德之解》、《圣书择锦》、《基督降世传》、《圣主耶稣启示圣差保罗复活之理》等等。

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广州民众出于对英法等国的仇恨,焚毁了惠爱医馆,合信被迫前往上海。在沪,他与艾约瑟等人同工,主持墨海书馆的工作。1858 年底, 合信因健康原因离开上海,次年返回英国。1873年2月16日,合信在英国安息主怀。

合信的中国同工王韬曾这样评价他,“活人无算”、“两袖清风,家居况味肃然,门可罗雀”,这正是合信医生在华荣神益人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