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到了今年感恩月,在这周的礼拜一傍晚的18:30,手机“叮当”一声响亮,是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兄弟教会一位姊妹发来的。仔细读来,是一篇短散文。收到散文短信是第一次,尤其还是一位姊妹第一次发来。带着好奇心,我仔细读了它。感到这篇散文,像片刚从树上飘落的叶片,驾着傍晚凉凉的风儿来到眼前;也像刚刚拘起的一捧清泉水,顺着指缝流成了串串晶莹剔透的珍珠……

记得第一次认识她,是初秋的一个主日,笔者到她们教会去采访。在采访结束后,教会负责弟兄拉着一位年轻姊妹来到面前,说这是最近刚从圣经学校培训了一年,才结业回到我们教会。她也爱好文字这方面的写作。希望你这大记者把她带带,也让我们教会今后有个舞墨码字的人才啊!弟兄高喉大嗓的这一通喊,把我也搞了个大红脸。忙说:不敢当,可以互相学习。也就在那天加了她的微信,但因为忙没怎么联系。 

没有想到,一个月后的今天,她给我发来了这篇散文。说让我给她看看,还说她过去曾经给市报和电台投过稿,偶尔也被发表过好几篇散文。只是后来十多年没有再动笔了,文思枯干了,怎么也写不出东西了。去年被教会推荐到圣经学校培训,在学校期间,她说她脑子里忽然再次蒙发出一朵亮亮的火花,想重新拿起笔来。可苦于没有目标,不知道朝哪个方向努力,让我这位“记者”帮帮她。 

前段时间因着去外省采访,忙了个一踏糊涂,淡忘了曾经认识的她。今天她发来的这篇散文,重新唤起了对这位姊妹的记忆。看在她所在教会弟兄推荐份上,也该帮帮她。也许在今后若干年后,我们市里基督教界,会多出了一位爱好文字侍奉的投稿人。下面是这位姊妹写的散文,大家一块读读。如果你也读了、看了,是不是有点小荷才露绿尖尖了的感觉。这篇散文题目是我以她文章中结尾话语,单独提出后加上去的。 

《心安处,是归宿!》 

今年刚进入八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清晨的习习凉风里,便感到秋天的气息。漫山遍野还开着各种各样秋天的花儿,原野里满是正在成熟的庄稼,各样的果树正红着脸儿在风中轻轻摇摆,明显的一幅繁荣的景象。大自然一直都这么美,而自己内心却因秋来到而哀婉! 

其实,我们人类并不先于动物界早觉早醒。人类不过是惯于思维,已早作预备;所以常常在安逸中,也就习惯了时间季节的变换。但对于秋天,我是逃不过去的敏感。从扑捉到那一丝的凉风到庄稼的成熟、收割,再到树上卸完了果子。接着那原野上各样的花一天比一天的少,一天比一天的枯萎。再到塬畔树林里叶儿一片片都黄了,落了厚厚的一地。原来世界也这么渐渐凄凉没落,使自己空落落的心也无处着落。 

地上的草黄了,干了。远远望去,天空是低沉的雾霭,地上已经覆盖了薄薄的寒霜……每一年都这样,年年如此。总觉得从繁华到凋零是那样的漫长,直到看见那朵朵飘舞的雪花,才仿佛走进了另一个心静的世界。 

那一年的冬天去追雪,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无意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优美动听的歌声。不经意间,忘了追雪。便朝着飘来歌声的地方寻去,一步、两步、三步……终于找着唱歌的场所。是一座大大的房子,屋顶一个红色十字架,歌声就是从这所房子传出的。我跑了进去,屋里很温暖。歌声像一双充满爱的手,紧紧握住了我这冰凉的心……

 “欢庆圣诞”!什么是圣诞啊?走进教堂我问一位弟兄。他微笑着回答:“就是耶稣今天降生的日子”。噢,是这样!那一年的那一天,我第一次在神的家,过了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喜乐节日。 

从此,我的心灵里便有了一个新的概念——耶稣,我的救赎主。我本人也有了一个新家,那就是基督教会有神大爱的家。原来,人可以不用因失去而忧虑,也不用为最后的落幕而伤感。“我以永远的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茫茫世界,我终于找到了灵魂得救的新家了。心安处,是归宿! 

后记:那天晚上,把姊妹发来的散文反复读了几遍。想了想拿起笔,只是改了几个错别字;个别句子做了调整,就直接回发给了姊妹。不曾想,手机再次“叮当”一响,是姊妹的回复。微信对话框里显示出一个动画笑脸,还有一句谢谢! 

再后来又过了几天,到了昨天傍晚。姊妹又发来了短信,她说,感谢你对我文章的修改,看了你的回复鼓舞了我的勇气。明天是感恩节了,教会有个小型感恩聚会,安排我证道。我是第一次上讲台,心里多少有点紧张。望弟兄为我祷告。阿们! 

没有想到,我一点点小小的对她的帮助,竟让她有了这么大的勇气和进步。我明白这不是我有什么能耐,而是有神的爱在鼓舞着每一位弟兄姊妹,坚定的走在这条路上。来到窗前,夜幕已是很浓了,稀少的星辰依旧不顾寒冷在闪烁着。望着冬夜星空,我在心里默默为姊妹祷告祝福。以马内利的神与姊妹你同在,感恩节这天的证道你一定会成功。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