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恩典如江河
WONDROUS GRACE LIKE RIVER
《赞美诗(新编)补充本》第159首

我要在光秃的高地开江河,在谷中开泉源。——赛41:18

这首诗的词曲作者罗慕光姊妹,在50多年中(1967-2020)共创作圣诗(作词谱曲)110多首。她的哥哥罗黎光牧师很有写作圣诗的恩赐,亲自帮助她的作品进行指导修改,最后将她几十年积累的圣诗汇集成册,取名为《天路诗歌》(Songs of the Pilgrims),已出版了五集以供主内弟兄姐妹分享。罗慕光姊妹写的圣诗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每写一首诗时,都附上一篇感言,这就是她写这首圣诗的由来了。

她说:“我不是诗人,也不是作曲家。《天路诗歌》的产生绝不是文学的造诣,也不是音乐的艺术,只是个人在天路历程中的一点认识和经历。这是在黑暗里铸成的音符,在忧伤时练就的音韵,在急迫中串出的调子。藉着苦难的训练,唱出了幽而沉的低音,又有爽而脆的高音。

不少时候,是圣灵的感动和催促,藉着这不配的人释放出他自己的话语。记得有一天清早醒来,我感觉到主的爱温馨地包围着我,从里到外,我的全人好像沐浴在主恩典的江河之中。这时我心中有旋律涌出,我马上拿来录音机,装上电池录音。唱了一段,倒带来听,发现什么也没录上,原来电池用完了。于是拿起笔来,歌词和曲谱几乎同时完成。不过,多数的诗歌是经过反复琢磨修改才写成的。

做这首诗的时候,我正面临很大的难处,意想不到的麻烦,而我远离家乡孤单一人,得不到任何帮助。感谢主,他让我在难处面前经历他更丰盛的恩典。这恩典之浩大犹如江河涌流不息,所以就从我心中涌出诗歌来赞美他。

是不是因为主解决了我的难处,我才如此感谢呢?不是,外面的环境一点也没有变好,但是在我内心却饱尝了主的甘甜。在黑云压城的日子,在没有理由可以欢笑的时候,我的心竟然能被主奇妙的恩典所系住。主的恩典实在太大了,主不但救我出死入生,得着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参彼前1:3-4),而且他的恩典倾倒与我整个人生,滋润我心,充满我灵。这奇妙的恩典更在苦难中显得格外丰盛,主将胜过苦难的信心、力量,加倍的赐福于我。”

20世纪属灵伟人陶恕博士说:“对于一个追求神的人来说,唱诗是最甜蜜的事。因他知道,他找到了诗人所寻找的那一位神。”罗慕光通过几十年的写诗谱曲的实践,她对诗歌的重要作用和功能有了很深刻的认识和很精辟的概括:

一、藉着音韵和旋律,诗歌将人的心灵提升到父神那里,神的儿女向神歌颂的声音能直达天庭,藉着歌声与主相连,与主更亲近。所以,向神歌唱是神的心意,当所唱的诗歌蒙神喜悦的时候,神的心意就得到满足。

二、基督徒的诗歌是采用精炼的语言,含义丰富的词句唱出来的一篇信息。字句虽简短,其意深远。
三、诗歌是作诗的人在神面前的领受和亮光,是基督徒心路历程的结晶。作者与众信徒分享生命的经历,使人得到造就。
四、一首诗歌会拨动人的心弦,引起人们的共鸣,使人扎心、落泪、喜乐,使人心中豁然开朗,让生命得到更新。
五、诗歌如同福音的翅膀,载着救恩之道飞往万邦,将福音真理生动活泼地传递出去。

罗慕光姊妹在写本诗时有一段感言。她说:求主赐福,是我们常常讲的一句话。若所求的能合乎主的心意,当然会蒙主赐福。在一次牧师讲道的启发下,她体会到蒙主赐福的另一层含义,是她不曾想过的。自己本来是一个该灭亡的罪人,神竟然救赎了她,又将她迁到神爱子的国里,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和父家一切的丰盛。得到耶稣,什么好处都有了,得到耶稣不就是最大的祝福吗?神带领我们用云柱也用火柱,按神自己的时候,该行或该停。有时风和日丽;有时狂风暴雨;有时绮丽的彩霞镶着乌云,有时漆黑的天空映着彩虹。不论何境遇都是主的祝福,平安稳妥是主的祝福,遇见难处也是主的祝福。难处使我们的灵命更加成长,更与主亲近,这是更大的祝福。

罗慕光的诗歌,还有收集在本收集第396首《求主改变我自己》;第460首《信心生活真奇妙》。

我们当以感恩的心唱颂此诗歌,速度不宜太拖。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教会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