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马内利来临
《赞美诗(新编)》第66首
O COME,O COME,EMMANUEL

看哪,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赛7:14

基督教会很早就以救主的诞生与复活作为重大的节日,以后就形成了教会周年节期。在圣诞节前有4个主日,作为教会周年之始,称之为降临节(或称将临节、将临期、教会节期;指自圣诞节前第4个星期的星期天“11月30日前后”起至圣诞节为止,为迎接主耶稣的降生和他将来的再临这段时期,是基督教历年的第一个节期。5世纪末,始于法国一些教区,7世纪传到西方各地教会。12世纪末规定该节期为4个星期,沿袭至今,惟原定节期的大小斋则免),一方面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圣诞节作准备,另一方面也念念不忘救主二次再来。所以降临节的主题是:“引颈渴望神子降临”(第一节末句)。起初信徒用拉丁文简单的长音“哦”字来表示渴望之情,以后觉得如此单调的“哦”字不足以表达渴望的意义,乃逐渐形成若干更有意义的呼吁,轮流启应对唱,诸如:

“哦!恳求以马内利降临,拯救我们!”
“哦!大卫之钥匙,敬求开启铁牢之锁!”
“哦!伟大的太阳,赶快赐给我们光明。”

这就成为这首诗的内容,后来有人将这些短句组合成为许多首长诗。这首《以马内利来临》,便是由这些长诗中选择出来的几节。歌词表现从历史上以色列民“沦落异邦寂寞伤心”的情景,渴望弥赛亚来临,到新约时代救主已经来临,为“安排我众登天路程”的情景——

清晨日光恳求降临,藉主降临欢慰众心;
冲开长夜幽暗愁云,驱散死亡深沉黑影。
……

此诗源于13世纪拉丁圣诗,1851年由尼尔(J.M.Neal,1818-1866)牧师译成英文。

曲调原是15世纪的“平咏调”(见第4首注)中的第一种调式,18世纪时开始以这首诗而流行于法国教会,调名《以马内利来临(VENI EMMANUEL)》,曲调与一些弥撒曲中的“恳求主,重赐怜悯”的曲调相似。原曲第一句与第二句连接在一起唱,第三句与第四句又连接在一起唱,“欢欣,欢欣”之后的两句又连接在一起唱,这就特别把恳切等候救赎主来临的心情表达了出来。配写和声的托马斯·赫尔墨(T.Helmone,1811-1890)牧师将副歌(合唱)前的曲调,按小调来处理,只在“欢欣,欢欣”的词上,按大调来处理,然后全曲的结尾在小调上,这就更进一步将渴望与救主来临的欢喜结合在一起了。

这首古老的圣歌宜用中庸的速度来弹唱,正歌和副歌的情感处理应有不同。

歌词由刘廷芳1934年译为中文。刘博士是浙江省永嘉县人,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后,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受教育,曾在北京高等师范学院、北京大学、燕京大学任教,也曾任北京基督教青年会干事。他学识渊博,信仰虔诚,有正义感,热爱祖国。在抗日战争时期,他痛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宣传抗日救国。他支持“一二·九”学生运动,亲自为参加“一二·九”运动的学生送去食品、面包。孙中山先生逝世后的追思礼拜,刘博士是主持人。他一生翻译了上百首赞美诗,文笔流畅,不失原诗意境。他的著作有《现代中国》、《中国文明之方向》、《教育测定法》等。

他的事略参阅第219《供应生命饼》;第301首《耶路撒冷新天地》。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教会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