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万历年间,耶稣会士利玛窦来到中国,拉开了天主教在华扎根的序幕,同时促进了中西文化的交流。而当利玛窦进入北京,并得以在此传福音时,他的身边有位得力的助手,他就是西班牙人庞迪我。虽然耶稣会由西班牙人依纳爵·罗耀拉建立,可是来华的耶稣会士中,西班牙人却很稀少,庞迪我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被著名史学家方豪称之为“最伟大的西班牙汉学家”。

庞迪我(Diego de Pantoja,字顺阳),1571年生于西班牙塞维利亚教区瓦德莫拉城。18岁那年加入耶稣会,于1597年来华。他本来要到日本传教,可当时日本发起对天主教的逼迫,庞迪我只好转变传教地,作为利玛窦的同工在华宣教。

由于长期与利玛窦一起同工,庞迪我自然深受其影响,在宣教策略,对待中国文化等问题上跟利玛窦一致。他积极推动“基督教中国化”的事工,撰写了不少有用的书籍、文章,博得了很多中国士大夫的好感,促进了福音在华传播。

1610年,利玛窦安息后,庞迪我与一批对天主教有好感的中国士大夫帮助下,请万历皇帝赐予利玛窦一块墓地,得到了应允。此事被视为天主教得到了认可,可以在华合法传播。当时耶稣会称“这个成就或许比前三十年漫长而艰苦的奋斗所做出的任何事情都更重要”庞迪我也因此声名鹊起。

此外,庞迪我还对中西文化交流做出贡献,他所翻译的《万国地海全图》,让国人对于世界有了更深认识。庞迪我是利玛窦时代,重要的传教士,其著作也对后世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七克大全》一书就得到了教内外不少人的认可。

《七克大全》以天主教会七宗罪入手,讲述人们如何通过基督信仰的真理,去战胜各种这七宗罪恶。此书促进了不少基督徒更加明白真理,促进其生命的成长。而有些士大夫通过本书得以熟知基督信仰的伦理,并因此受洗入教。比如“康熙帝皇族成员之一的某王。洗名若望,深通文学曾记其入教始末,有云:“使其人教之动因,是在研读《七克》一书后,得到的启发。”

《辩揭》是一部护教著作,当时南京教案爆发,朝野对基督信仰产生了误解、反感。庞迪我于是写下此书,为信仰辩护,以反击各种恶意攻击。虽然未能阻止教难的结局,但却让有些士大夫消除了误解。

《庞子遗诠》是中国最早系统介绍《使徒信经》的书籍,对这个信经进行了深入的阐述、注释,为《使徒信经》在华传播做出贡献。

而《耶稣会士庞迪我著述集》一书,是目前为止收录最为齐全的庞迪我文集,部分文章是整理西班牙原文后首次在中国出版。本书是理解庞迪我思想最好的第一手材料,也是研究明朝社会生活情况的重要档案文献,对于了解明朝中外文化交流有极重要的意义。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