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蒙祝福的前提是经过试炼

午夜的乡村,沉睡在墨色的夜色中,只有如柳家的灯亮着,夫妻二人对现实的情况都深知杜明,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如柳的丈夫提出:“我们把现今的教会改成养老的模式,让那些老人的儿女少负担一点老人的生活费,我们帮助他们照看老人,他们也会安心在外工作、生活的。这样可以减轻一点教会的经济压力,或许能让教会存活下去。”

“那样好吗?”如柳问道。

“有什么不好?我们可以在照顾老人的同时还不会停下牧养的事情,其实是可行的。”

“那还是教会吗?”如柳说道:“有条件的可能会为老人出一点钱,没有条件的那些老人该如何办?总不能有钱就是“爹娘”,没有钱就不认了吧!这是行不通的。”

如柳的丈夫叹了口气:“是啊!那跟世俗没有什么两样了。”苦思冥想还是没有出路。

夜好像也与他们辗转难眠,不多时外边起了风,隐隐约约远处好像有雷声响起。如柳想起教堂的窗户还没有关,便带上雨伞与丈夫一同向教堂走去。

来到教堂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丈夫在关教堂的窗户,如柳注视着讲台后背景墙上的十字架,她流下了泪,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维持多久,不知道自己今后还能不能站在这讲台之上牧养信徒?多年的牧养,让她对教会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如今不乐观的农村形式,有可能促使自己再无法进行下去,而自己又无计可施。思想起这些,如柳开声祷告说道:“主啊,我对不起你,你赐给我们的那一千两银子可能连本钱都无法保全了……”话语还没有说完,泪水从女人秀气的下巴处滴落,如颗颗晶莹的珍珠,如柳用双手捂住面孔,圆滑的双肩随着抽泣声微微颤动。

有一种爱,世人无法看清,也无法明白,那份爱深深地植根于心灵的深处,使得追求信仰之人,会变得如此地执着。

丈夫见如柳忧伤的样子,他的心碎了,他双膝跪在十字架的下面,他想祷告,但只说了一句:“主啊!你如果不做事,孩子无能爱你!”便也流下了泪水。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一旦泪雨倾泻,那就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如柳知道丈夫的思想正在无奈中软弱。如柳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她要把教会的服侍工作也交给丈夫,自己走出大山,首先要保证家庭和教会的生存问题。如柳把自己想法告诉丈夫,丈夫是坚决不同意。

丈夫知道,对于一个打工人来讲,外边再好也不如家好,他舍不得如柳在外受苦,因此他不同意如柳提出的主张。即使要出去也是自己出去,“男儿养家”的观念一直根深蒂固地影响着现代人的思想。不能让如柳在外遭罪,如柳的丈夫决定自己出去。

基督教里有一种说法叫作灵里相通,如柳完全知道丈夫的想法,丈夫是因为爱她才选择要外出的,他与自己的想法是有区别的。

一个人的心态和出发点,这是决定事情蒙不蒙福的前提,因为在基督教中有这样的启示,上帝在暗中查看人的心思意念,按照人所行的报应他们。作为传道的如柳是深知这一点的,她要让上帝来决定这件事情。

如柳拿起一张纸,写上了“去”和“留”两个字,然后搓成两个纸团,放在讲台的抽屉里。如柳对丈夫说:“我们谁去谁留让主做决定,现在在抽屉里有两个纸团,谁抓到“去”,谁就外出,谁抓到“留”谁就留在家里。二人祷告完,如柳让丈夫先来。最终的结果是如柳外出,丈夫留下来。

这在外人看是“迷信”的做法,其实是在无奈中做出最佳决定的唯一方法,而且在基督教中,因尊重神的主权,会产生很多的神迹。

通过与早期外出打工的弟兄姊妹取得了联系,如柳来到了一个大都市。外出就是为了多赚一点钱,如柳选择来到了一处建筑工地,在工地做起了搬运的小工。虽然工作量很大,但这里有公棚可以住,有食堂可以填饱肚子。这样可以让自己在这里先站住脚。这一干就是三个多月,因工作的原因,如柳剪去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变成了齐肩的短发,梳向脑后,用皮套在脑后扎起了一个马尾。户外的作业,风吹日晒,如柳的皮肤已经变得很粗糙,宽松的工作服很不合体,昔日苗条淑女的形象荡然无存。

第一个月的工资是叁仟七佰多元,如柳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如柳把这些钱做了分配,她首先在二手手机市场买了两部手机,自己留一个另外一个邮寄给了自己的丈夫,两部手机花去了一千多元,是工资的三分之一,但如柳认为这奢侈是值得的。有了手机就可以与丈夫随时通话,听到彼此的声音,就会减轻在外的孤独感。如柳只为自己留下伍佰元的生活费,其余的钱都寄回了家里。她知道家里和教会都需要这些钱,其实自己出来就是为了这些的。

天气渐渐变得寒冷,建筑工地即将停工,其他的工友都陆续回家了,如柳坚持到最后,还是要面对失业。她祷告上帝,能为自己安排一个工作,既要有吃有住的地方,工资最好多一点。祷告交托后,如柳外出的时候,开始留心注意一些招工广告。

在繁华的市内,有一家大型酒店招后厨人员,供吃住月薪3000元,最诱人的是,礼拜天可以休息,如果格外加班另有提成。如柳便在心中问上帝:“主啊,这是你为我预备的吗?是,让我顺利通过面试,否则请你阻止我。”一切居然是那样的顺利,当天面试当天就上班了。

神赐给人的超出了人的所求所想,离这个酒店不远处就有一座大教堂。如柳在酒店上班后,有一次,如柳随后厨的人员一起外出,她偶然发现了这座大教堂,她停下脚步,默默地感谢主说:“主啊!你真是知道人心思肺腑的神啊!”如柳告别一同外出的同事,自己独自向教堂的方向奔去。那天正赶上教会有活动,如柳便随着人群走进了教堂。

一次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教堂,里边的人并不多,一打听才知道,是诗班为下个月的圣诞节演出在提前排练节目。穿着相同服装的诗班人员整齐地排列在前台上,他们正在唱诗,教堂里现代的音响设施,产生的混响效果,更能触动人的心灵。

如柳哭了,自己在外漂泊半年多了,今天她有了回到家的感觉。她很激动,不时地用手擦拭流下来的眼泪。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姊妹走过来,一只手递给如柳纸巾,一只手轻轻地抚在如柳的肩膀,她对如柳说道:“孩子,耶稣爱你,你要常常来聚会,听祂的话语,神是每个人的安慰,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常与我交通,我是这间教会的长老。”

如柳注视着眼前这位慈祥的老姊妹,她点了点头。

从此后,如柳每个礼拜天都会去聚会,她把自己找到教会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丈夫,丈夫在电话中不住地说:“感谢主!感谢主!”

自从如柳离开家后,家乡教会的老弟兄老姊妹便为如柳祷告,求神与她同在,看顾她的一切。丈夫还告诉妻子:“如柳,我们和这些老弟兄老姊妹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他们是如何地在意我们,当你离开后,很多老弟兄和老姊妹一提到你,就会落下眼泪,时常问我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他们想你比想他们的儿女还要强烈。”家人的牵挂让如柳情绪变得激动,她眼含热泪久久没有说话,她其实更想回家。

两颗相爱的心,是相通的,无需多言,各自都会感受到彼此的思念。如柳的丈夫轻轻叹了口气:“咳!如柳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我们总不能这样一直下去吧?教会的光景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呀?”

“我们要一起祷告!明天正好是礼拜天,我去找一下我现在聚会的长老,让大教会的弟兄姊妹也为我们祷告,相信神会给我们农村教会一个出路的。”

“嗯!好!如柳你要保重身体,时间不早了,你要多休息,还是你先挂掉电话吧。”丈夫说道。

“你也是,不要太劳碌了。”

如柳没有及时挂断电话,沉默中可以听着对方伴有心跳的呼吸声,就这样过了许久、许久。最后,如柳挂断了电话,其实她有好多的话要说,她想家,想自己的亲人,但她不得不避开这些话题,她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给爱人造成心理压力。挂断电话后,如柳哭了,她默默地在心中祈祷上帝快快结束这样的生活。

那夜如柳做了一个梦,她梦到有人对她说话:“你已经经过了试炼,即将迎接黎明的曙光。”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辽宁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