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法律界人士罗翔对“爱”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罗翔首先指出了现代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对于爱的误区——只喜欢爱抽象的人。“陀斯妥耶夫告诉我们,要爱具体的人,不要总是想着爱抽象的人。知识分子的一个经常性的倾向,就是我们喜欢抽象概念,我们胜过具象的事物。但是一个越爱抽象人的人,往往越难对具体的人表现关爱。因为抽象的人是美好的,抽象的人存在于理念之中,但具体的人都是有缺陷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越是感到抽象人的美好,你越会发现具体人、你身边人的可恶、可鄙、可耻。”

然后,罗翔说了他所理解的爱是什么。

“但是真正的爱,一定是对具体人的爱。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现代社会里人会越来越孤独。因为你的朋友圈越来越多,你感觉认识你的人和你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你甚至可以跟三千公里以外的人聊天,但是你却跟你身边的人没有话聊。而真正的感情,一定是要投入时间的;真正的情感一定是附着在一个具体人的对象。所以我们需要有抽象,我们更需要有具象。

抽象是对自己的,抽象不是对别人的。当你看到了人的美好,你要努力让自己变得美好,而不要因为人的美好,就要强求你身边的人变得美好,因为连你自己都不美好,你为什么要强求别人呢?你自己都做不到,你为什么要强求别人呢?但你看到了抽象的美好,它提供了一个标本来改造你自己,让你自己能够更关心你身边的人。”

“不要去剥削他人,不要去利用他人的痛苦。不要去只是为了追逐名利,用附随后果来吞掉了你本来的追求。也许我们的解读是错误的,也许我们的解读是带着我们的偏见,虽然我是法律专业人士,但作为这种专业人士,我也只是站在当时的背景下,作出的这样的解读,而这个解读是有限的,这个解读是有可能有错误的,要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历史的经验提供给我们,人类的文明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可能真的是火山口上的一层薄纱,轻轻一捅就破了。我们终其一生要防止的就是火山喷薄而出的这种无序,但是人类历史充满着这种野蛮对文明的战胜,充满着这种无序。这不是悲观,这是现实性的勇敢。我只能做好我当下该做的事情,做好今天的那层薄纱的加固工作,接受未来的不可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