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与男性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利十八22

「我必使灾祸临到这百姓……因为他们不听从我的言语。至于我的训诲,他们也厌弃了。」——耶六19

「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来十31

圣经从头到尾讲到神的爱,也讲到神的公义。若只是爱没有公义,则成为溺爱;若只有公义而没有爱,则无人能得救。唯有爱与公义并行,才可使罪恶的人类因信主耶稣而罪得赦免,得到永生。

神对人有无限的爱,但当人类一意行恶,违背神不肯悔改时,神的审判(有时即刻,有时延缓)就要来到,正如父母则责管不受教的儿女一样。

神对罪恶人类的管教方式很多,其中的一种是借着灾祸(或允许灾祸的来临)。关于灾祸圣经用不同的名词表达,如:灾、灾祸、灾难、灾病、灾殃等,而这些灾祸有可分两大类,即天灾(水灾、旱灾、风灾、地震、海啸等)与人祸(冷战、热战、政治战、经济战、种族战等)。从二十世纪初以来,各种灾祸急剧增加。本期仅专注其中最严重的一项——同性劫。 

关于灾祸,中国文化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字——「劫」。此字在这里的意思非指「抢劫」而指「劫运」,其意思是指某些伤天害理、不道德、反伦常、非天生、自我残害的行为。此种行为有个人与集体两方面,个人方面伤害自己或者少数的人。集体方面可以伤害广大人群。例如六O年代的文化大革命,造成十亿人的伤害,千万人的死亡,中国官方称之为「十年浩劫」!

近年来的同性恋运动与以往不同,他们有长远的谋略,周密的计划,众多的人才(学者及律师等)及大量的金钱。半个世纪以来,他们以「自由」、「平等」、「人权」、「反歧视」等美丽口号,步步为营,「合纵连横」及「远交近攻」,利用社会的无知,人心的愚昧,政客的讨好,传媒的随风,以及教会的沉默,已经取得了不少江山(人的世界观及行为)。

纵观今日东、西方的社会状况,同性运动已经发展了「劫」的地步。此罪恶歪风之扩展,欧洲抢先一步。荷兰、比利时、丹麦、西班牙、英国及北欧诸国已通过同性婚姻为合法。北美方面,去年七月加拿大也通过了同样法律。美国似乎也在亦步亦趋,紧紧跟随。

美国今天同性恋者,据统计只占全人口约2%。但他们的声势却大得惊人,并且他们不以得到法律承认为满足,他们的终极目标是使世上的国家,一个一个成为同性恋社会,使世界成为同性恋世界。表面看来,他们是一个「生活方式的革命」(Lifestyle revolution),但是基本心态是反神,反神的创造,反神所建立的制度,是对神彻底而大胆的反叛!

为要达到他们的终极目的,他们更有短期的目标,一步步进行。其中包括:

一、娼妓合法化
二、降低甚至废除性行为合法年龄规定
三、成人与儿童性行为合法化
四、一夫多妻合法化
五、一妻多夫合法化
六、三人或者以上之人结婚合法化
七、乱伦(家人结婚)合法化
八、由同性恋者编写教科书,从幼儿园开始,向儿童灌输同性恋意识。
九、通过传媒及教科书,将同性恋描绘为「受欺骗者」(Victims),争取同情。
十、通过传媒及法律,将反对同性恋者定为「恐同症」(Homophobia),并将反对同性恋之言论定为「仇恨言语」(Hate speech),更将反对同性恋之出版物定为「仇恨文字」(Hate literature)。如此下去,将来可能圣经会被列为「仇恨文字」而被禁止,因为新旧约圣经都定罪同性恋行为。

可惜的是,社会里面的正派人士以及较保守的人们,看不出其严重性,多半以「君子保身」的态度不出声音。有少数的人敢于发言,但立即被对方攻击,甚至威胁而消声敛迹。英国的思想家Edmund Burke的名言说,“W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an to do nothing.”(好人无行动,罪恶便得胜。)

更可悲的是,今日的教会(领袖们、神学家们、同工们及弟兄姊妹们),面对此灵性荒凉、西面楚歌的情况,竟也三缄其口,一语不发。好像我们只能在讲台上或教会内讲说「作光、作盐」,但是在真正的战场上,面对现实社会的时候,教会就暴露出来本身的懦弱、关闭、伪善,甚至妥协,跟着世界走!哀哉,主的教会!

在此我们不能不想到的一件痛心的事,就是中世纪以后的一个神学思想——「圣经二分法」。此一思想之教导是将世上的事情,划分为「圣」与「俗」两方面。前者包括修道院,教会中的圣工和事务;后者包括世界及社会中的一切。而基督徒只应作圣工,而不作、也不接触其外的一切。此一思想害了教会也害了社会,使教会及基督徒退守到修道院及教会的墙壁之内,而将广大的世界及社会留给了魔鬼。更可叹的是,他们将这种退却逃避的态度,解释为「清高」与「属灵」。今天此种思想仍然存在于许多教会中,尤以华人教会为甚。

笔者年轻时也是处于如此教导之中,直到后来事主多年后,开始了解神给人的责任之广大,包括「福音使命」与「文化使命」,二者应平衡发展。我们对于传福音、建教会、普世宣教有责任,我们也对于社会福音化、文化基督化、教会圣经化有责任,二者不可分开。

所多玛、蛾摩拉、庞贝古城,以及末期的罗马帝国,都是今日全世界的警戒!更重要的是 神永不改变的话语:

「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罗一26,27

「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管家起首。」——彼前四17

但愿今天二十一世纪的教会,包括华人教会,大家刚强壮胆,
「兴起发光」、不畏艰险、不怕代价,不追求人的称赞(popularity),只求神的喜悦、神的心意,在此黑暗下滑的时代,为真理举手,为神发声,直到见主面!

王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