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非播舍之家的创办人之一新玮姐妹去世将近4年了,觅非播舍之家现在的情况如何?怀着这个疑问,笔者6月4日走访了位于山东临沂市莒南县大店镇一处山上的觅非播舍之家。

笔者首次见到新玮和她丈夫斯蒂夫是在2015年4月,就是新玮姐妹离世前的三个月,当时新玮处于癌症晚期,来北京的几个教会分享她的信仰见证。当时她分享道,她不强求神来医治她,而是希望神能使用她,藉着她得胜癌症的见证,吸引1万个灵魂归主。

这次见到斯蒂夫时,斯蒂夫谈到了新玮生前的这个愿望,他确信这个愿望成就了。因为当他们到各地教会分享时,有许多的听众;新玮的追思礼拜,有三千多人参加;还有人通过赞美诗、视频、文章等形式分享了新玮的故事。

斯蒂夫说,新玮是带着对天堂的向往离开的,她离开时,把手举向了天空。

对于大店镇的觅非播舍之家,新玮生前希望这里成为孩子们尽情玩耍的地方,让孩子们释放天性,斯蒂夫也希望孩子们都能喜欢这里。新玮去世后,觅非播舍之家的建造工作没有停止,现在仍在继续完善之中,预计再有1年完工。

走进觅非播舍之家,笔者感觉到这里充满生气,很像一个山庄:房子用一些石头装饰外墙,显得不呆板;有人造溶洞,有养着羊、鸡、孔雀的农场,有游泳池,有花草树木,有小桥流水,蔬菜大棚……在带笔者参观园区时,斯蒂夫兴奋地说,近期买的两颗大树长叶子了,用树枝做的围栏也长叶子了。

除了屋外,屋内的设计也很用心。有的屋顶采用玻璃,既可以透光,还可以在上面养鱼;屋内做了大树造型的柱子;看似一扇普通的门,里面却有斯蒂夫说的“秘密”,里面是一个小工作室,可以编程操作小机器人,还有飞机模型;墙上悬挂着多幅自创的板画……

园区的建设从2009年开始,当时是一无所有,建造工作至今已经用了10年的时间。在园区即将完工的时候,这里的孩子却少了许多。四个月前,因为一些政策的原因,住在这里的大部分孩子都送回了所属地的孤儿院,园内只剩下6个收养的孩子。

因为新玮的离去,加上孩子们少了,来这里探访的人也变少了。斯蒂夫说,以前每个月都有上百人来访,新玮的追思礼拜更是有3千多人参加。一位前来探访的姊妹说,以前这里的厨房堆满了送来的食物,都插不进去脚,这次发现里面的食物不多了。

即便如此,斯蒂夫仍坚持做觅非播舍之家的工作,他觉得还有很多可以开展的工作,他希望除了收养弃儿,这里也能成为无家可归的、饥饿的、抑郁的人得医治的地方。

斯蒂夫称,他做这个事工是想经验神话语的真实,以赛亚书58章是他所倚靠的经文,这里有神的应许,而且有神与人的互动。他在做第7节“岂不是要你把食物分给饥饿的人,将流浪的穷人接到家中,见赤身的给他衣服遮体,而不隐藏自己避开你的骨肉吗?”他期待着神实现第8节“这样,必有光如晨光破晓照耀你,你也要快快得到医治;你的公义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他做第*节,期待神实现第*节……

觅非播舍源于圣经中大卫恩待已故好友约拿单的后人“米非波设”的典故,取其谐音“觅非播舍”,意思是寻觅那些没人要的、看似没有价值的孩子,给他们一个家,为他们播撒一片希望。该机构主要收养来自全国各地被父母遗弃的患病儿童,例如:脑瘫、自闭症、唐氏综合症、脊膜膨出和先天性心脏病等。

觅非播舍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1年7月,当时新玮来到河北的一家孤儿院,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有那么多的孤儿因为各样的疾病而被父母遗弃。孩子们的不幸遭遇,深深的地触动了她的心。从那一天起,一个信念——服侍和照顾这些可怜的孩子,就在她的内心扎下了根。不久,她便成为了福利院的义工。

2003年,她与有着同样志向的斯蒂夫结婚。此后,她和丈夫在美国居住了四年,期间他们的服侍依然在继续。

2007年,新玮和斯蒂夫带着孩子一起回到中国继续从事服务残疾儿童的工作。2009年8月份,他们投入了自己的积蓄以及社会各界朋友的奉献资金,在山东莒南大店镇的一片山地上建立了觅非播舍之家。